Nici Harmonic

2.17.2021

帽子發佈會 - How to celebrate CNY in Hong Kong

 我曾經說過

Name : CNY 2021
Model : S58/ Weight : 80g  / Color : Black

新技術


是可以


製作出任何帽子

2.05.2021

Nici Harmonic @ 大乾爹市集

 由本地 YouTuber 雪姨舉辦,集合一眾香港網紅合作打造年宵市集。「大乾爹市集」由2月1日至11日舉行,


在尖沙咀 Cantonyama 兩層樓設置120多個攤位,售賣不同類型的特色商品、時裝飾品、手工精品、美容護膚產品。


市集有不同網紅名人的品牌參與


地址:尖沙咀廣東道80號

1.24.2021

帽子發佈會 - 無忘花

 BIG PROJECT 過了一個月, 沉澱了一個月. 有兩篇應該非常多字的 POST 一直都不知由何說起. 有時感受太深反而變得無言. 在久久未能道出我個多月來的情感之後, 我決定用我最擅長的方法去表達出來- 製作帽子. 一頂只為自己, 可能只有自己明白, 盛載著無數回憶的帽子

Name : 無忘花
Model : S57/ Weight : 150g  / Color : Pink

大家看到我今天發佈的帽子, 正常也會覺得和平日的沒什麼分別, 甚至有眼利的朋友可以講出和我某頂 2015 年的作品相似. 但其實這是一頂全新概念, 全新技術的帽子. 對我來說是一個大突破. 這個突破可以說是一種超能力. 因為我將來可以用這個技術去完成"任何帽子"! 

十年過去. 其實, 製作帽子就是製作一個空間. 來來去去點線面和立體. 而其實我在這十年也在追逐著最後的立體. 衣服通常製作時是平面(不計立體剪裁), 但穿上身之後就成為立體. 但帽子剛好相反. 通常都在製作立體. 這十年時常問自己. 立體其實也是由平面組成. 如何把那些平面都變得更立體, 

這就是我沉澱過後的答題. 十年過去, 不只是立體, 而是一個更完整的空間. 這段時間, 我學習去拿捏輕重, 改變了針著的位置, 都一一記載在這頂帽子上. 謝謝上天給我這次經歷, 令我用心去體驗. 為我將來和下一步打好基礎. 我太渺小, 需要學習的太多. 經歷太少, 路還遙遠. 謝謝

11.25.2020

盛樂 - 張敬軒

多謝 DEREK, 把我介紹給 CONSTANCE, 多謝您們的信任, 令我的作品可以戴在 HINS 的頭上.  


多謝皇上, 把我的帽子帶入紅館. 沒有比這個來記念 NICI HARMONIC 十周年來得更有意義.


十年,我無諗過,憑我雙手一針一線,由板間房走到紅館


多謝各位多年來的支持. 現在只是開始. 

11.11.2020

帽子發佈會 - Lace Hat

踏入11月. 可說是人生其中一個最忙碌的月份. 平均每天只睡5個小時. 有時不是因為太忙碌, 而是精神過度緊張. 幸好昨日看到現屆 F1 冠軍賽車手的報導. 說自己比賽其實沒有"真壓力", 比賽的壓力是來自其他車手, "真壓力"指的是今年以來的疫情, 沒有工作, 或放工沒錢買食物回家給家人. 

Name : Lace Hat
Model : S56/ Weight : 200g  / Color : White

看到這裡我突然也醒覺了. 現在自己面對的都不是"真壓力". 應該要以較輕鬆的心情去面對. 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就好. 雖然很想得到, 但世界始終充滿著變數. 其實每日都在叫自己放鬆, 但當面對一些難能可貴的機會時, 還是努力完成後才來個大解放吧. 

這是我十年來第一次為婚紗製作帽子, 想不到第一次就來個如此的大! 其實, 現在大家看到的已經是VERSION 2. VERSION 1 是一個我以為非常安全而且更完美的做法. 但最終卻失敗了. 用了很多時間, 很多心機. 我不明白為何我每次都要浪費很長時間行一條如此危險的路. 唯有安慰自己今次又賺到了寶貴的經驗.

我想說的是, 其實要裁定一個做法死刑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 因為投放了無數時間和物料, 剩下時間也不多. 應該是努力修改眼前的作品, 還是由零開始用另一個完全不同的方法去嘗試? THIS IS A QUESTION. 其實每次, 每次我都在這個問題上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 而慶幸的, 我還在人間.   

11.04.2020

十年

 十年. 朋友離開了我們十年. 即係由我製作第一頂帽到現在也剛好是十年. 十年是一段非常唔短既時間, 人生又有幾多個十年. 我又仲有幾多個十年? 對好多人來說人生是向前的. 但我由細到大都覺得人生是在倒數. 所以由小學時代開始, 我就習慣在書本上不停寫上"時間"二字. 當時我不明所以, 現在當然明白為何要時常提醒自己.

在NICI HARMONIC 的 BLOG 裡當然要講有關帽子的事. 十年前我對自己說. 要是我可以堅持製作帽子十年, 十年後我的生活必定會是反天覆地的轉變. 到了今日!我想說的是, 其實在帽子領域上一點改變也沒有. 我還是過著和十年前一色一樣的生活. 唯一多了的是經歷. 其餘什麼也沒有. 更沒有為帽子世界帶來任何的轉變. 諗深一層, 在這方面有點失敗.

曾經有好幾次, 我覺得我的生命到達了一個轉淚點. 例如第一次去 PARIS 的 WHO'S NEXT TRADESHOW. 我覺得我的帽子將會賣到全世界. 但原來時間還未來到. 又例如有一次我的帽子在日本 CA4LA 裡發售. 我以為終於可以打入日本市場. 但最後發現銷情並唔理想. 機會已經給了我. 而坦白說我已經把最好的拿出來. 所以一點也不可惜. 多謝所有給過我機會的人.

十年來, 參與過的 PROJECT 不計其數. 大部份是開心的. 不開心的吸取了很多教訓, 令我變得越來越強壯. 好多人一生都在追尋夢想. 而我好幸運地, 十年前就已經達成夢想, 就是製作帽子, 所以我必然會繼續創作. 儘管已預想到十年後大概也是和現在差不多的生活. 但我相信未來十年將會碰上更多有趣的經歷. 而這一切都是石寶寶送給我的禮物. 多謝您, 石寶寶. 我們永遠也會掛念著妳. 

10.27.2020

FLEA MARKET

四天的 HEART OF CYBERPUNK FLEA MARKET 終於完滿結束. 整整兩個星期由早上十點出發, 到晚上十點才回到家, 疲累到一個點但充滿著歡喜. 眼見自己的作品得到大家的支持, 和大家可以面對面去介紹自己的品牌和創作理念, 是多麼愉快的一件事. 

在這四天之後, 我比以前任何時間都更了解自己的戶客群. 知道誰會喜歡那個款, 那個尺寸最多人合適, 知道自己的作品未來的方向和改善的地方. 真心的, 你們每位的支持, 我是真心感動到想喊的. 只是我每次都強忍著淚水, 免的途人以為埸內又多了位怪叔叔.

特別是有一個款需要預訂的. 想不到大家也願意等待, 我必定會儘快完成生產, 再把最好品質的產品送到每一位客人的手上. 一直以來, 我都是以自己為中心, 以自己的需要去製作合適的帽子. 但經歷了這次的市集, 您們的支持令我有點動容. 令我在創作時更會考慮客人戴上的效果和感受. 

以往, 我覺得買我作品的都是我的知音人. 現在我開始相信我的產品能夠幫到人. 因為真的有很多途人看到作品已經明白一般市面的產品透氣度根本不足以應對本港的天氣. 也可能是因為近年大家的戶外活動都比以往多. 最後, 我真的要再次多謝每一位. 無論係現在戴著的, 等待我送貨的. 我都想和大家說 - ENJOY. 

10.15.2020

Heart Of Cyberpunk

深水埗區一直都是香港時裝及設計的基地,令人目不暇給的布料及配件素材,不勝枚舉的創意小店,加以獨特的社區生態,其活力和魅力毋庸置疑。不僅如此,深水埗之豐富、五光十色的街頭元素更使得該區成為不少數碼龐克電影的背景靈感。設計#香港地今年以「蛻變」為主題,連同十組本地時裝和配飾設計單位,及多個不同界別的創意伙伴,以深水埗採購到的物料進行創作,於通州街臨時街市共同塑造「數碼龐克號」創意時尚體驗,連同附近本地小店締造街頭設計廊。


活動日期:2020 年 10 月 17 - 18 日 (星期六、日) 及 2020 年 10 月 24 - 25 日 (星期六、日), 

活動時間:中午 12 時至晚上 8 時 (公眾人士最後可入場時間為晚上 7 時) 

活動地點:深水埗通州街臨時街市第三座

在猶如科幻電影般的場景及互動時尚體驗中,觀眾可一窺深水埗與數碼龐克結合的獨特面貌與文化,成為迷你網絡城市一部分。連串相關主題的精彩時尚活動如數碼龐克市集、迷你藝術店、展覽、講座、導賞團,及其他公眾參與活動,讓旅客及公眾重新發現不一樣的地道深水埗。時裝及配飾設計師單位包括(排名不分先後): 陳景熙及斳子欣、馮子華、黃幸祺、戴嘉昌、梁嘉健、鄒家華及Jarno Leppanen、Nick Leung、馬浚傲、盧子宏及鄭嘉盈和楊展。

數碼龐克文化的核心就是香港。1982年由邵氏兄弟聯合監製的荷里活電影《銀翼殺手(Blade Runner)》,被認為是最經典的數碼龐克電影,奠定了這個獨特的電影風格,而故事中的未來數碼城市就是以香港為主要靈感。自此之後,數碼龐克與香港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為數不少的數碼龐克電影在描繪未來城市的美學形態上,皆以香港為藍本,而電影《攻殼機動隊(Ghost in the Shell)》更是在深水埗取景,電影中密集式的霓虹光管及大都會式的摩天大廈,交織了一個理想未來城市的影像。

「數碼龐克號」活動由時裝設計為起點,透過與多位時裝設計、動畫描繪、3D數碼藝術及互動劇場表演的精英合作,將數碼龐克與社群連接起來,讓參加者身臨其境感受這個獨特的文化氣息。屆時,參加者可以進入一個科幻且超現實的電影場景中,配合數碼龐克式服裝打扮,精心設計的燈光佈置、街頭藝術及科技效果,猶如經典的數碼龐克電影主角般,在超感官的迷你科幻城市裡,互動式體驗未來市場及時裝劇場。

10.09.2020

夜遊深水埗

早兩晚在深水埗工作. 離開時已經是晚上十點多. 而且是北河街,大南街那個位置. 平日人來人往, 原來晚上十點已經人去樓空. 碰巧我剛好在進行一個以 CYBERPUNK 為主題的 PROJECT. 想不到回到街上, 才看得到最 CYBERPUNK 的畫面.

舊區, 密集式建築, 冷氣機滴水, 濕滑且反光的地面, 色情行業的彩色霓虹光. 滿天電線. 連麥記的招牌也配合地在閃爍著. 我笑說如果這個招牌是在其他任何一區, 應該在半日內已經被維修好了. 但在深水埗卻突然變得格外合理. 就像是電影埸影的一部份.

人都這樣大了, 想不到還是第一次有置身 CYBERPUNK 的場景. 近年不知道是否受收看的資訊類別影響, 總覺得現在的生活空間很不真實, 很不合理. 反而在深水埗這亂七八糟的環境下顯得份外真實. 比起整整齊齊的都市更有安全感.

眼見自己辛辛苦苦製作而成的作品落得如此下場, 也感到有點無助和沒趣. 唯有調整自己的心情繼續生存下去. 我又想起了托爾的一段話. "最觸動人心的作品一定不是在幽美零靜的環境下誕生, 而是在畫布被東拉西扯, 槍火連連的情況下, 作者依然用盡最後一口氣去完成的遺作"

10.06.2020

帽子發佈會 - Bring the Beat Back (Red)

四日長假. 外出的時間比留在家的時間更多. 其中一日需要工作, 晚上和家人吃飯. 之後兩日去了露營, 最後一日上午去了跑山, 下午去了游水. 在繁忙的假期中, 其實我還看了一套電影和一堆短片. 唯一沒做是製作帽子...

Name : Bring the Beat Back (Red)
Model : C65/ Weight : 80g  / Color : Red

電影片名是 "熊谷守一在的地方", 說的是一位九十三歲日本畫家三十年沒有離開家門的日常. 無高潮, 無死亡, 無喊位. 平平無奇到一個點的真人真事. 但我卻邊看邊笑. 因為我覺得自己開始有點像他. 主要係似他不善交際.


雖然戲中沒說, 但看得出他本人充滿了佛學思想. 其中由"無一物" 和他的話中, 大概是小朋友的畫不用太美, 太美了將來便少了進步空間, 正正和我最喜愛的空山無人同出一轍. 


雖然三十年沒出門, 在別人眼中過著一色一樣的生活. 兒子也比自己早離去. 但當面對死亡時還是用盡力氣去珍惜生命. 努力去過每一天, 努力去繼續創作. 每個人的存在價值應該由自己決定. 找到自己覺得有意義的事情, 堅持不懈地做. 就是對自己人生最好的對待. (我覺得)

9.28.2020

如果只可留一頂帽子

昨日獨自坐車回家途中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問自己. 如果要我在這九年來的帽子創作裡, 即大約共180個作品中, 只可以留低一頂帽的記憶, 我會選擇那一頂? 想不到我只用了一秒時間就能確定是我最新款最常戴最普通的CAP帽. 


原因不是因為便利自己或收益最多. 而是只有這頂帽子是經歷了十年的改良才有今日的外貌. 所以她絕對值得留在我記憶的最深處. 這同時證實了我到底對 CASUAL 系列有多重視. 雖然好多人都是透過FANCY 系列去認識我. 但對我來說CASUAL 系列才是我的生命.


好了, 第二條問題是, 如果 FANCY 系列也給我留一頂呢? 我又會如何選擇? 應該選 EASON 戴過的? 姜濤戴過的? VALENTINO買過的? 為長沙 IFS 訂製的? 還是用了120小時製作的天空之帽? 或是用手雕製, 之後 3D SCANNING 再用 3D PRINTING 製作而成的 TA-1? 還有為記念 karl lagerfeld 的鉛筆帽.


最後我選擇了上年為 HEART OF CYPERPUNK 而設計的帽子作為我唯一可以帶走的回憶. 因為無論是在創作概念上, 技巧上, 製作時間上都超出了之前任何一頂作品. 我至今還是不敢相信自己雙手可以製作出如此前衛的作品. 可說是有今生無來世.

9.22.2020

帽子發佈會 - Bring the Beat Back ( Cream)

電影院重開. 第一時間去看 TENET. 未看之前已經在 YOUTUBE 看到無數關於這套電影的解讀片(一一不看), 所以也知道將會是一套極深奧的電影. 看完之後也不忍不住在YOUTUBE 上看了不少解說. 但我還是不太明白. 不是不明白電影中的時間排序和內容. 而是雞和雞蛋的問題. 

Name : Bring the Beat Back (Cream)
Model : C64/ Weight : 80g  / Color : Cream

放心, 我並不打算劇透, 但如果你看了 TENET, 又得閒無事, 那一齊去想想關於這套電影裡的時空設定問題. 例如, 如果有壞人要引發世界末日, 我反時間回到過去, 殺了這個壞人, 再回到順時針. 完. 看似簡單. 但這其實引伸了極級超多問題. 

例如, 為何主角要派人回到過去救自己? 咁...他當年是如何渡過難關的? 如果當年過不了...他已經死了...如何派人? 而如果當年過得了, 又何需派人回去呢? 發生了的事已經發生了. 咁逆行是為了什麼? 定還是這句話只是勝利者給世人作息懷? 只局限於第一次? 第一又是何次? 逆轉一刻開始的空間再不是你以往的空間?

我覺得全套戲最好笑的設定是不可以和順流世界的自己接觸. 因為這樣世界就會未日. 但其實我逆流回去做任何事都在深遠影響著整個世界. 有聽過蝴蝶效應嗎? 何需大费周章要和順流的自己接觸才能改變世界呢? 而如果接觸自己就能世界大亂. 根據熵增定理, 壞人又何需要世界末日機器? 直接回到過去和自己打個茄輪就能毀滅宇宙.

9.10.2020

Hong Kong Young Fashion Designers' Contest 2020

大約十年前, 我看了我人生第一個現場 FASHION SHOW. 當時是我朋友入圍了 Hong Kong Young Fashion Designers' Contest (簡稱 YOUNG D) 的 FINAL LIST. 我才有機會第一次看LIVE, 立即被眼前的景象深深吸引, 心想如果人生有幸可以參與一場時裝 SHOW 必定死而無憾.


當時我還未開始製作帽子. 也不知道自己有這方面的天份. 工作和興趣可說是完全和時裝風馬牛不相及. 唯有輕嘆自己年少時無好好探索自己的興趣. 萬萬想不到兩年之後, 我設計的帽子由無到有, 由參加比賽到認識 MODEMENT 的 ARIES. 最後更有機會替 ARIES 的 YOUNG D 參賽作品製作帽子. 


剛好兩年, 我又在同一場地, 看同一個比賽, 但這次我的帽子卻在舞台上展現於人前. 而我也正式可以宣佈自己死而無憾. 無論再過多少年, 每次想起還是想多謝 ARIES 給我這次的機會. 雖然現在回看當日的比賽, 當然不是一件驚世的作品, 但以剛開始製作 FANCY 系列來說只可以說是盡了力. 感謝 ARIES 的接納和忍耐.


七年過去. 七年之癢! 今年我又有機會參與其中! 為其中一位入圍選手 - GIMGIM (Wong Lai Yu) 製作帽子! 雖然今年因為疫情關係改成了網上決賽. 但我相信每一位參賽者必定會在一生人只得一次的 YOUNG D 裡竭盡所能 (反而我就不只一次! HOHOHO!). 希望大家在9月19日晚上, 一齊上網看 LIVE, 支持她和其他參賽者的作品演出! 到時見!!

9.08.2020

帽子發佈會 - Packraft (Cream)

因為本人係極之大汗的類型, 所以自從連出街跑步都需要戴口罩之後, 我終於都放下了這項活動. 取而代之當然就是最近常提及的 PACKRAFTING. 活動量一點都不比跑步少. 一出海就十多公里, 玩完回家還要沖洗所有工具. 晚上未夠十點已經攰到直接瞓著.

Name : Packraft (Cream)
Model : C63/ Weight : 60g  / Color : Cream

終於, 在上星期末運動場重開. 也放寬了做運動時必須戴罩的規定. 所以我在剛過去的星期五晚就立即去了運動場跑一轉. 其實我是有點期待的. 當然不是期待這個政府的放寬, 而是我的體能方面. 

一直以來, 無論是教練或我自己都覺得是因為上半身的 CORE 太弱, 而導致下半身需要承受很多不必要的重量. (對呀, 跑步其實不是用對腳跑的, 而是一項全身運動) 而經歷了這個多月的上半身特訓. 我相信現在跑起來應該更輕盈, 更快捷. 


上到TRACK, 開始跑..................好攰呀大佬~~~~ 個身好重呀大佬~~~~ 完全無幫忙~~~~ 比起之前任何時間都跑得辛苦. 我上半身的訓練到底去了那裡~~~~ 最後在死頂的情況下跑了8KM就停了下來. 半年前那輕鬆完成的16KM體能去了那裡???  第二日瞓醒, 雙腳酸痛(已經有做拉筋)...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 續

8.31.2020

(Behind the Scenes ) Nici Harmonic at Contribautor Magazine

昨日 FACEBOOK 提醒了我. 原來 NICI HARMONIC 的第一個展覽已經過了兩年. 立即望望自己的工作室. 究竟這兩年來我的作品有進步過嗎? 新作有令我感到自豪嗎? 和兩年前的思路或目標有改變嗎? 一堆問題接踵而至. 


剛巧上星期和朋友說起有關拍攝造型照的事宜, 提到當時專為了展覽而去赤柱找金髮女孩做MODEL 的經歷. 回想起來依然覺得是一件難能可貴加上有今生無來世的事. 這張照片將會鐵定成為我人生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 FASHION MOMENT.


幸好, 呆坐在 WORKSHOP 不久就回想到這兩年來也不乏一些 FANCY 和 CASUAL 的佳作. 而如果現在要再開一個展覽, 裡面應該是什麼也沒有. 因為近年的佳作都交貨給客人. 這當然比把作品留在身邊來得更有意義.


好多時都聽到別人說不要回頭看, 努力向前衝之類. 但我個人覺得沒有多年來的基礎, 那來將來的發展呢? 所以我常常回看, 看看有什麼可以改善的地方. 比起每樣東西都由零去研發來得更有效率, 至少我是一個這樣運作的人. 每次想不到新的IDEA, 就去看看自己慘不忍睹的舊作.  

8.24.2020

帽子發佈會 - Packraft (Black)

最近的活動由陸地搬到海上. 太陽由直射頭頂到海面反射可說是全天候避無可避. 所以加快了我對帽子的要求和改良速度. 在剛過去的周末, 我總算穿上了第一套全為 PACKRAFT 而設的 FULL GEAR 出海,  我想套用電影頭文字 D 的一句經典對白來形容 " 簡直係,無得再好"

Name : Packraft (Black)
Model : C62/ Weight : 60g  / Color : Black

每樣帶得出海的物件都經過精密計算, 主要考慮重量, 防唔防水, 快乾程度, 是否有更好的代替品等等, 所有所有都需要全方位考慮. 因為當我帶備如此多裝備出海, 到去目的地上岸收拾之後, 其實只是一個單邊手抽袋的尺寸. 

重量大約是6KG. 而當中已經包括了船, 船槳, 救身衣, 防曬衣, 帽, 防水包, 水, 糧食, 電動充氣機, 乾身替換衫, 電話, 銀包等等. 為什麼要如此的輕? 因為我將來還有更多的必須品要帶到船上. 而這就是 "露營裝備". 

試想想, 一個人, 去到海邊, 打開背包, 將船充氣, 出海, 到達無人島, 打開營帳, 煮食, 看星, 打開吸氣床舖, 打開睡袋, 睡覺, 看日出, 煮早餐, 開始收拾, 回程. 而我現在說的場景不一定是香港, 而是世界各地. 因為輕, 將以前很多不可能變成可能. 不一定要伐幾小時的船去荒島才是荒島. 就算只是離岸五分鐘的小島, 這晚也會是你一人獨佔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