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i Harmonic

10.12.2018

動力來源

間唔中和朋友聊得興起, 就會想出一些較新潮的玩意. 我通常不是吹吹水就算. 緊隨其後就開始進行網上調查工作. 看看有沒有獨具惠眼的朋友已經把我的構思實踐中. 有時會見到一些比我想法更高明的朋友, 我就會為他們鼓掌, 希望他們在這個範疇上將來會有更大發展. 而我當然收得皮.


當然也會見到些比我想法差的, 這時我就會想是不是可以在這方面發展. 因為連這樣的公司也可以運作的情況下, 應該只要比他們做得好就有生存空間. 就正如我當日其實只是買不到想要的帽子, 所以就上網找, 才知道這個世界根本沒有我想要的帽子, 所以才決定自己去做.


話說上星期又有些好玩的主意想了出來就和朋友分享一下. 一路說著, 整個畫面和可能性都開始變得越來越清晰了. 事實上當時就可以決定開始行動. 想不到朋友卻在這時問了一句:"為什麼不把你剛剛想出來的點子應用在你帽子的事業上?". 我當刻都呆了一下, 其實我真的沒有這樣想過...


可能是帽子這事業已經運作了七八年. 好像很多方法已經試過但都不見得成功. 潛意識就開始想做其他事情去逃避這個不知如何 GROW UP 下去的狀況 (強調不是運作下去, 運作下去一點難道都沒有, GROW UP 才是要思考的問題.) 所以我很多謝朋友問了這個問題, 令我又尋回一些在帽子世界向前推進的動力.

10.08.2018

帽子發佈會 - 小立人

小金人製作完藝術系列, 大力人的男裝帽子, 來到第三撃也是最後一擊當然是女裝系列. 頭箍依然是我最喜歡的女性頭上飾物. 雖然只是一個小立人, 但只要是戴在頭上無論去到什麼都會立即成為全場焦點.


一踏入十月就過了一個不見天日的星期. 我的生理時鐘又被瞬間打亂了. 每日睡不多過四小時就自己彈了起床, 在濛濛濃濃的情況下唯有繼續工作. 製作我每一年最重要的 CASUAL 系列. 在製作過程中, 每天也覺得 CASUAL 系列真的一點都不討好.


原因是藝術系列放了幾多時間就有一頂幾多時間的作品. 但 CASUAL 系列可以是放了二十小時之後而覺得行錯了路需要推倒從來. 而這二十小時就好像水蒸汽般蒸發了. 而就算我這季的 CASUAL 系列是多精彩, 但我也可以確認在世人眼中這季的作品和以往的其實沒分別.


當然有分別啦! 比之前輕了, 更透氣了, 外型比之前前衛. 而當我在工作室完成了這季的初型時, 我真的忍不住起身為自己鼓掌了十五秒. 最開心的原因當然是我已經期待著有新帽子戴出街了! YEAH~~

9.24.2018

Before Our New Collection

既然展覽之後是一個新開始. 所以在這幾個星期就開始了吸收天地靈氣的生活. 看幾套一直未看的藝術電影, 上網看看現正進行中的 FASHION SHOW, 到各大名店摸摸最新的時裝, 到圖書館和書店打書釘之類等活動.


而最近我出街戴少了帽. 原因竟然是我覺得自己的帽子不好看, 當然同時也買不到好看的帽子. 想不到做了這樣多年, 還會回到這個階段. 真的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 但這可能是因為我近來的衣著風格有輕微轉變.


也可能是年齡的問題, 也有機會是大圍的轉變吧. 以前我必須要 JUST FIT OR 更甚是細一個碼 OR 女裝男著之類. 但現在就不同了. 衣服不再是 SLIM CUT, 取而代之是鬆身一點, HEA一點, 顏色不再鮮艷, 全身大至灰和黑, 間中一個顏色帶出主題.


所以在戴上以前的帽子之後就顯得格格不入. 就正如現在買鞋也想買大一個碼之類. 當然, 帽子就不是放大一個碼這樣簡單, 而是由物料再到剪裁都需要有一個大改變. 而這樣的帽子在市面上是否已經存在呢? NICI HARMONIC 又可以擔當什麼角色? 這就是我在製作新系列前需要思考的事情.

9.17.2018

帽子發佈會 - A SILENT MAN

由2017年開始, 在製作完藝術帽子之後, 我就會嘗試將它的概念應用在其他帽子上. 今次也不例外, 在完成 PEOPLE 之後, 就構思出 A SILENT MAN 的念頭. 只得一個男人的帽子就會變得不夠霸氣嗎? 但一個頂天立地, 開山劈石的男人又如何?
Name : A Silent Man
Model : S40/ Weight : 100g  / Color : Black

你可能會說, 帽子開了這樣大的洞, 戴上之後就直接看到額頭了. 不是正正遺背了 NICI HARMONIC 嗎? 放心, 其實我在未製作這頂帽子之前已考慮了很久. 甚至我也有想過在洞內加一層黑布. 但最後我還是很想突顯這個男子氣魄, 所以就依照了現在的做法.


而我也相信戴得起這頂帽子的人應該能夠理解帽子背後的意義. 就正如你不會說 VIVIENNE WESTWOOD 的衣服只用扣針來連接, 不會說 THOM BROWNE 的衣服像縮了水的童裝. 不會說 RICK OWENS 的衣服剛好露出男性的生植器官.


這頂帽子其實在兩星期前還未發佈之前已經在展覽中展出. 我當時沒有加任何注解, 也只是隨便放在一角. 想不到也會有記者和朋友特意走來問我這頂帽子的意思, 也出乎意料地讚美和說出我大概的想法. 一頂帽子佔領的空間真的很有限. 但其實帽子帶出的意思和信念可以是無限大, 而且可以傳播到不同人的心. 謝謝

9.07.2018

NICI HARMONIC HEADGEAR EXHIBITION

在展覽前的幾天, 我不停為這次展覽做準備, 當日包括 POSTER, POSTCARD, SIGNAGE 的 QR CODE, 帽子簡介, 飲品, 食物, 帽 STAND 等等...由於我住三樓, 到樓下再去到馬路最近也要幾分鐘的距離, 由我執帽子, PACK箱的時候開始, 我內心不停問自己, 為什麼拿自己來搞? 為什麼拿自己來搞?


星期四總算把需要帶去的東西 PACK 好, 總共是十大袋. 即是說就算我每一轉拿兩袋, 我最少也要行五轉, 還未計算在車尾箱的酒水和小食. 而最令人沮喪的, 是這十多大袋東西, 有八袋在展覽過後需要拿回家. 我有一刻閃出不如展覽完了就把所有帽子棄掉的念頭. 為什麼拿自己來搞? 為什麼拿自己來搞?


我一直在想, 時間總會過去, 時間總會過去, 星期六我就可以安坐家中休息, 頂住! 加油! 星期五終於到, 早上九時半出發, 多謝上天暫時停雨, 令我在搬運時不至於太狼狽. 而我到了展覽當日的早上, 我才醒覺一直沒有考慮如何展出作品. 四十多頂帽子, 四十多支STAND, 應該如何散落在畫廊的不同位置才可以令到來的朋友以最好的形態示人.


最後我以最有氣勢的兵馬俑排列法. 效果好到連我自己也被這場面震懾了一會. 多謝各位記者, 長輩, 朋友和同事到來支持, 感謝當中參與過的各位, 謝謝 BROKEN LIGHTER 各成員留到最後幫我收拾帽子, 有你們幫忙, 將原本一小時的工作變成十分鐘. 我其實當時已經醉到扑街. 感謝當日幫忙的 HELPER SALLY. 由接受邀請到展出只是兩星期的事, 當中經歷了不少. 只能說這是一個階段結束, 又是一個新開始.

9.05.2018

展覽的主題

作為 NICI HARMONIC 第一個藝術帽子作品展. 除了一張 INVITATION CARD 之外, 當然就是 POSTER 和 LEAFLET 了. 所以我上個星期五,六就乖乖躲在家中工作. 但不知怎樣的總是做不出想要的東西出來. 真的! 兩日, 什麼都做不出來, 因為我不想拿舊照片來用, 很悶, 很沒意思, 很想為這個展覽來個主題.


我想為了這個展覽做點新的東西出來. 一些新的, 吸引你想來這個展覽的東西! 一個金髮妹妹戴著我最新的藝術作品系列的大頭照! (我在自己WORKSHOP叫了出來) 所以我立即打電話問朋友 "喂, 你手頭上有金髮妹妹好可以外借嗎? 答案是 "當然沒有!!" 我灰了半秒, 我再問 "那你知道香港那裡有最多金髮妹妹嗎?" 答案是"赤柱"


所以我星期日就帶者這頂帽子直入赤柱. 在小巴的路上, 我才開始覺得自己有多白痴, 1)其實清水灣都好多外國人 2)其實無人會想戴我的帽子 3)其實現在的外國人不再友善 4)其實街上的金髮妹妹不是MODEL, 就算她的家人願意幫忙, 戴上帽子之後也不會太高興, 而我也沒理由要小妹妹跟著我的意思去做.


所以我在小巴上後悔到不得了. 我竟然天真到以為隨便在赤柱街上便有很多金髮家庭, 隨便和他們家人說兩句就願意戴上帽子和開心的對著鏡頭微笑. 終於到達赤柱, 下了車, 行出了赤柱廣場, 眼前真的出現了一家外國人, 我立馬箭步去問了金髮妹妹的爸爸, 爸爸聽完後說 "WHY NOT?" 我拿起相機, 拍下了這張照片, 由落車到完成工作, 前後不到五分鐘. 神蹟, 感謝主, 完.

8.24.2018

意想不到的展覽

有些事情原來在發展過程間會有意想不到的變化. 一開始決定搞這個展覽, 目的只是想請班朋友來聚聚舊, 喝喝酒. 但坐下來想想之後, 反正也有個場地了, 不如就弄張邀請卡出來, 發給曾經訪問過我的記者們. 一來證實我還在生, 二來感謝多年前的訪問, 三來也可以介紹一下 NICI HARMONIC 的現況.


就是這樣的情況下, 這次展覽慢慢開始變得有意思, 也開始收到各路英雄的回應才知道她們還未忘記我. (同時也了解到記者這行的 TURNOVER 有多快). 得到了一些親善的問候之後, 個心開始定了下來, 再次坐下來想想. 反正邀請卡都做出來了. 不如就試試發去一些久仰大名的前輩, 一些一直都想, 但又未有機會合作的單位之類, 那刻才發現這其實是一個很好的自我介紹機會.


所以又當收到前輩的回應時, 立即又打了一枝強心針, 心諗"原來我這幾年的作品真的有人會想看看". 無論是將會出席的, 善意拒絕的, 回應的, 不回應的. 我也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去介紹我這個香港的帽子製作人. 所以我可以做的就是把這個展覽盡量做好一點, 雖然這刻我真的不知道有多少人會來, 但我只希望到來的朋友和記者會享受這場展覽.


還有剛好一星期就是展覽了. 我希望我的帽子可以以最佳的狀態示人. 也希望為這一場沉悶的展覽加一點有趣的元素. 雖然這七年來參展過不少展覽, 每次也沒有任何期望, 今次也不例外. 但最特別的, 是今次的展覽在未開始, 但我已經有意想不到的收獲. 這才是最難能可貴和意想不到的效果. 8月31日 無二畫廊 見!

8.17.2018

NICI HARMONIC X 無二畫廊 帽子展覽

多謝各位多年來的支持, 本月31日(星期五), NICI HARMONIC 將於 無二畫廊 舉行品牌首個藝術帽子作品展. 屆時將會展出由2011年至2018年共四十多頂藝術作品. 希望大家能抽空出席.


展覽由8月31日下午2時開始, 下午2-6時主要給記者和買家. 下午6時後開放給所有朋友. 到時還會送出 NICI HARMONIC 的新款頭飾(數量有限), 大量酒水和小食供應.


無二畫廊 (Above Second) 是香港唯一一間專注城市藝術的藝廊,尤其鍾愛出自國際及本地頂級藝術家之手的插畫、塗鴉、漫畫風格創作、流行文化創作和街頭藝術創作。藝廊曾先後為赫赫有名的 Pure Evil 和 Alec Monopoly 及本地藝術家 Parent’s Parents 及 Kristopher Ho 舉辦作品展。


地址: 香港仔, 田灣, 新英工業中心22樓 – ABOVE SECOND ART GALLERY. 如有任何問題, 可隨時 EMAIL 或 MESSAGE 給我. 謝謝大家. 到時見!

8.10.2018

帽子發佈會 - 人

在完成這頂帽子的時候, 其實我內心是有千言萬語, 不如我就簡單點由技術層面去說說好了. 我不知道選其中一隻成為焦點是否一個最好的決定, 因為這樣做就好易令人集中在焦點的這一隻而忽略了其他的角色. 而重點一是其實每一隻我也是用相同時間來製作.
Name : 人
Model : S39/ Weight : 100g  / Color : Black/Gold

重點二是只要我將間中一隻成為焦點, 整個帽子的背後故事都改變了. 例如每個都是相同的顏色, 很容易就能令人聯想起團結或是個人的微小之類的題材. 而當我只將一隻轉成金色之後, 最簡單就是聯想起與別不同, "我", WE ARE GOLDEN之類的名題.

圖二

其實我覺得兩個名題都已經玩到好悶了. 但當我嘗試在云云眾多角色中找一個出來做主角的時候, 反而令我思考了新的事情. 由於製作上的限制, 令每個角色和角色之間都有某種程度的關聯. 最直接就是有些只靠其中一隻手或腳與對方緊接, 而其他手手腳腳都是自由的.


而當然有些角色是兩手兩腳都剛好需要和其實角色接觸, 一望到已經覺得佢周身唔得閒(圖二). 我坐在帽子前面, 靜心觀看這兩個最為突出的角色. 最後我選擇了較自由的來轉色. 因為我比較喜歡四手緊接的. 而喜歡的東西不用太突出, 留給自己欣賞就可以, 轉色反而破壞了那區的整體效果, 如果將來大家有機會看到這頂帽子的真身, 不防找找那一隻最能代表你自己.

8.03.2018

TOUT A COUP

這星期很充實, 好幾晚都外出和朋友吃飯, 同時發現自己真的很少在外面吃飯. 朋友介紹的餐廳我一間也沒去過, 吃過之後發現價廉物美, 只是本人一向討厭排隊, 這次有朋友介紹真的大飽口福. 也開始覺得在銅鑼灣尖沙咀這些地方有不少好餐廳.


昨晚終於可以安坐家中製作帽子. 這頂帽子已經製作了十多小時. 昨日終於去到不用腦的上色階段, 通常一頂帽子製作時間多於二十小時之後, 我都開始會在埋怨自己為什麼要製作一頂這樣煩瑣的帽子. 所以通常最後階段的時間都是死頂下去把帽子完成, 也不斷在內心說我這輩子也不會再製作這頂帽子.


當然, 我也明白完成之後我會感恩自己有這麼的耐力去把帽子完成. 也會覺得這段辛酸的日子是值得的. 最簡單易明的例子應該是跑步吧. 每次我在跑十公里以上的路程, 最後一兩公里總是特別難捱, 或是要上斜坡之類, 我內心總是在罵為什麼要選這條路? 為什麼要跑這樣長, 這樣快?


也不停對自己說要是今天可以完成這條路線這個目標, 我就一星期都不跑了之類的勵志自問自答時段. 但又理所當然地在完成之後就會覺得今天跑得特別爽. 不如明天再來一次的重複犯錯. 人類真的是非常犯賤的生物. 而我也知道當我完成這頂帽子之後, 我過兩星期之後又會開始製作一頂更廢精神的作品. 完

7.30.2018

Nici Harmonic in tout a coup

有件事在我內心一直思索了好長的時間. 由讀書開始我就夾BAND一直夾了八年, 開始時有很多演出機會, 也羸了不少獎項, 覺得玩音樂有得做. 也知道目標和終點是什麼. 但之後在音樂圈子耐了, 認識的人多了, 也聽了很多前輩的話. 慢慢覺得音樂在香港無乜得做.

Address : L107, The One, TST, HK

直到開始製作帽子, 我覺得好有得做. 但隨著我對帽子世界, 時裝行業的了解, 我反而覺得越來越難做. 我思考的問題是, 越是了解一件事情, 不應該越能掌握發展的機遇嗎? 直到我發現, 身邊都是一些接受自己失敗的人, 他們只想找一些同路中人, 令自己看起來不太失敗和孤獨.


而當我認識到 BANNER SHOP 的 BANNY, SUPPER MOMENT 或 DEAR JANE 等故事之後. 我就知道就算幾難做, 其實都有得做, 而且好多時成功的人也不是太了解這行業生態的人. 反而是有自己獨立見解的新丁. (重點是遠離眾多失敗者和負能源區. 當然, 失敗者每日都睇住你點死. 這是他們的興趣)


而我也明白, 世界上應該有一百個新丁, 才會有一兩個在芒芒死海中脫穎而出. 但總算是給我們小小的希望和堅持下去的動力. 我知道成功離我好遠, 更可能是越來越遠. 但起碼我在追尋著的叫做成功. 而不只是一份安份守已的工作. 所以時不時也要幫自己 REROOT. 問下自己存在的原因.

7.23.2018

帽子發佈會 - REVOLUTION 3.0

話說最近有朋友直接找我買帽子, 朋友細心選擇和試戴之後選定了一頂, 我當然感謝朋友的支持, 但其實我覺得這頂帽子和朋友總是格格不入. 朋友帶著我的帽子開心地離去, 而我卻開始在苦惱. 明明我朋友五官端正, 平時著衫也講究, 我的帽子也是我七年來不斷改善的成果, 但為什麼一戴起總是感覺怪怪的呢?

Name :REVOLUTION 3.0
Model : C48 / Weight : 80g  / Color : Black

我甚至開始質疑自己的設計是否夠成熟去售賣. 或是 FINISHING 做得不夠好之類. 這件事令我數天製作不了帽子, 因為我不知道問題出在那裡, 我也開始覺得好地地一頂簡單的 CA4LA 帽子其實已經夠好. NICI HARMONIC 根本就沒有存在於世的意義.

直到剛過去的周末, 我一個人漫無目的地 SHOPPING, 不停把貴到不正常的衣服穿在自己的身上. 一件又一件, 一件又一件, 直到 RICK OWENS, 我突然對著鏡子停了下來. 我心諗, 如果這件漂亮到不行的 RICK OWENS 穿在朋友的身上. 其實也會與他格格不入. 而如果 RICK OWENS 當時看見, 他會覺得苦惱嗎? 應該就不會了.


就正如, 我的帽子賣出的時候有分那個方向是前面. 但我到現在還是不明白為什麼有一半以上的顧客總喜歡以我帽子的背面視人. 是不是他們覺得我所設計的"正面" 太前衛 (比較多LAYER, CUTTING較新)? 後面看起來和市面的較接近? COMMON SENSE 應該不會覺得嘜頭是放在額頭的位置吧? 下季開始我是否要加個"前"字在帽上呢?



但如果你把 RICK OWENS 方服反轉來穿. 說不定 RICK OWENS 會為你拍掌. 拍掌的原因可能是因為你的創意, 可能是你帶給他的新靈感, 也可能單單是因為你真金白銀買了他的衣服. 總知, 我需要學習的有太多. 完

7.16.2018

WORLD CUP 2018

世界杯終於完了. 又要回到正常的生活, 再沒有藉口放工回家什麼都不做就只為了等待開波的日子. 話說我由讀中學開始都有踢波的習慣. 也不算是隨便踢踢, 而是一星期也起碼踢5-6日的踼波生涯 (返學前, LUNCH TIME, 放學再踢). 只是當年沒有什麼正規訓練, 每日就是一班同學在鬥波.

This is Monday...

之後在暑假期間也有參加什麼什麼青訓之類, 也去到什麼什麼階段, 誰知一踢草場就完全不是這一回事. 無論腳力和位置, 體力和速度都追不上. 看樣子應該看不出, 其實我當年是打 KEEPER 位置的. 雖然我身高只有170+, 在石地可算是剛剛好的高度, 但一踏入草場, 我立即就變成了小矮人.


在標準足球場的龍門, 我要行十多二十步先可以由一邊龍門柱行到另一邊. 全力跳起先剛好碰到橫眉頂. 大到要找出龍門中間的位置也是一個考慮, 有幾次站得出了一點, 以為敵方在橫傳而且這個波距離我非常的遠, 所以我還在觀察階段. 誰不知這個很慢很慢的傳球已經傳入了龍門.
(我心諗個波同我起碼一部巴士既距離, 識飛都救唔到個波)


完場之後我和隊友說像守著兩間鋪位, 還有就是基本上射中龍門就會入. 現在想回來, 反而覺得當時的教練很無能, 一落場就只有比賽, 我連步伐都未搞清楚就要開波. 對! 我明白我的身型在你眼中不可能是一個出色的KEEPER. 但培訓不就是你的責任嗎? 所以當年踢了兩場就給人踢走了. 只好回到我的石地繼續漫無目的的街場賽事. 但快樂~~

7.06.2018

帽子發佈會 - Death

學插花之後第一次製作有關植物的頭飾, 我估計只用了大約五分鐘的時間已經把植物的位置排好, 在排列過程中, 我不覺得是因為有學過插花而對製作帽子有任何幫忙. 但當我完成了這頭飾再回看的時候, 我就明白這是學習得來的成果.

Name : Death
Model : W09/ Weight : 50g 

我的結論是, 就算我沒有去學過插花. 我依然可以根據自己的美感角度去把植物排列出恰當的形態. 但經歷了兩個多月的學習, 我開始分清了主花和配角, 花向, 觀賞角度和一寸入泥等等的次序. 我好自然就可以把眼前的材料整理好. 令我可以把更多心思放在帽子的設計上.


排列好植物之後當然就是右邊半個縮細版的胸骨, 是我由一條條鐵線手作而成. 沒有組合比枯葉和白骨來得更匹配. 所以我把這兩樣東西結合放在這個頭飾上. 我原意是想製作出人類的胸骨, 放在頭上當然要把胸骨縮小. 製作完成之後一看才發現縮細的人類胸骨, 其實已經不是人類胸骨...而是變成了老鼠的胸骨...苦笑了一下之後唯有繼續製作下去.


可能我思想比較負面. 所以要帶著悲哀的心情來製作這個頭飾對我來說不算是什麼難道. 頭飾下面的枯葉不是刻意找回來的, 而是剛過去這星期我放置插花作品的位置. 放了不夠幾天枯葉就散落滿地. 謝謝我這雙帶著悲傷的手, 帶領我製作出連自己也被刺痛的作品.

6.26.2018

找個好教練

小時候, 很多不願意做的事, 很多不想改變的性格都會因為長輩的指導而跟隨. 原因是我們相信大人的看法是成熟和正確的, 就算在當下有一萬個不願意, 我會相信這是因為我當時的智慧未能參透而會硬著頭皮做下去, 期望有朝一日證實當年的跟蹤和堅持是正確的.


人大了, 好多事情再不是對與錯, 取而代之是取捨. "大人"也越來越少了. 有時也會覺得所謂"大人"沒什麼大不了. 也沒有人會企出來直接數臭你的不是. 原因一是他也不比你好, 原因二是說了你也不會改, 反而令大家關係轉差, 原因三是為什麼要放錢落你袋? 我的經驗, 判斷和分析可是經歷過無數波折才得來, 為什麼要為你帶來捷徑?


又或者, 小時候的成本比較低, 沒什麼可以輸, 所以單一方向和靠向大眾的決定接近無得輸. 而人大了. 你好清楚只要你做一個新決定, 成本就是你放棄了所有早前得來的果實. 又舉個例, 人生應該是打工還是創業? 這問題應該對很多人來說都不難答. "當然是根據自己的能力, 財力和興趣呀年輕人!"


如果你也是這樣想, 這代表你的智商已經回到一個小學生. "你覺得我應該去追隔離班的校花嗎?" 自以為成熟的同學B會說 "當然是根據自己的條件, 財力和你有幾愛佢!". 但一個真正既大人, 其實可以答" 追啦, 我觀察過你地一段時間, 我覺得你地可以發展, 原因係....". 所以, 我們需要的, 有時不是同學, 而是找個你可以相信的大人. "大人"利害的地方, 是可以將一件你認為自己唔得, 但令你可以堅持做落去直至成功的人. 找一個你可以相信的大人. 如果未看得明白, 可以直接將以上所有"大人" 轉成 "教練". 因為一個好的 "教練" 很值錢. 如果你也開始覺得自己是一個"大人", 下次有人問你問題時, 不如試下直接俾個答案, 之後再用理據去SUPPORT自己的觀點.

6.22.2018

帽子發佈會 - FZ4 & FZ5

話說我最近又造了一頂 CASUAL 系列的帽子. 沒什麼特別, 全黑色, 輕身和透氣的普通CAP帽. 而創新的地方是除了頭圍尺寸可以調較之外, 這次是連頭頂的弧度也可以調較. 盡可能在不同尺寸的情況下保持最佳外形. 以為完成了所以就自己一連戴了十日看看效果, 但問題就來了.

Name : FZ-5
Model : W08/ Weight : 50g  / Color : Black

有一個應該平坦的地方非常堅持地凸了起來, 朋友見到說沒什麼問題, 我也希望自己相信這個不是問題. 但這個凸起的地方就好像西裝的一粒毛頭, 白色衫上的一滴紅酒, 黑色絲襪的一個小洞, 總是令人揮之不去. 而我就每日困擾在解決這個問題的深淵裡.

Name : FZ-4
Model : W07/ Weight : 50g  / Color : Silver

我腦部運動的時候其實有點像 IRON MAN 工作時的投射畫面. 帽子立體的漂浮在中間, 不同的解決方法就會飛來飛去, 其實感覺是不錯的, 但一會已經覺得好累, 想休息一下再來思考, 但腦部開始運作就不容易停下來. 這個狀態維持了好幾日, 解決這個凸起的方法好多, 但好多都是重量問題而令我覺得應該可以找到更好的解決方案.

Name : FZ-3
Model : W06/ Weight : 50g  / Color : GOLD

昨晚我又在家中對著帽子發呆. 可能因為對到太耐了. 解決方案就像好似微波爐叮一聲出現在腦海之中. 之後我只用了十五分鐘便把原有的帽子改裝完成, 而這頂帽子也終於大功告成. 我也安心的在晚上十點就去睡眠, 填補一下這個星期以來的失眠. 再次謝謝我這個有趣的腦袋. 完

6.19.2018

感受

十年前, 我第一次去北京就是工作, 不是一星期或一個月的工作, 而是無限期. 其實"無限期"這三個字好可怕, 當你知道這個地方可以要留一輩子的時候 (而重點是這個地方又不是你好想長期停留), 計劃就會變得很不同. 所有衣食住行都要考慮長遠和可持續發展.



當然, 之後我回來了香港工作. 但其實在北京生活的時候, 真的有幻想自己從此以後就在世界各地不同的地方生活的準備. 也可能是因為這個原因, 之後去世界唔同地方旅行也會想像 "如果我在這個地方生活下來會點?" 的習慣. 所以我去旅行的時候都會比較貼地. 總會想去多些平民的地區看看.


也會留意當地的物價, 車費, 生活環境, 租金, 治安之類. 可以的話也想和當地朋友談談天. 說多些比較真實的話, 例如"真實"的薪金, 稅, 前境... 當然, 要找到一個有以上智慧和你"真實"討論和願意分享的人也不容易. 因為我可以好肯定就算在香港要找一個這樣的人也不易. 你問他們生活是什麼? 他們大底會答你的是如何"生存"而不是"生活".


好. 今日我就講多少少. 其實我去一個地方, 會先了解一下當地的情況, 到達之後又觀察下身邊. 之後在對話的時候先講一些公開資料和觀察得來的分別. 盡量令對方覺得你的觀察是有份量的, 有點幽默的. 他們有同感的. 或許會在談笑間把真實的情況輕輕的告訴你一點點. 這一點點報紙網上不會看到, 但你可以感覺到地底下的巨輪在轉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