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i Harmonic

8.27.2019

帽子發佈會 - Remember me

這頂帽子是和一個很出色的時裝品牌的聯乘作品. 在完成之後有朋友上來拍照. 我依舊很生硬地在鏡頭前扮演製作過程. 朋友拍了一會忍不住問: "其實除了木條和膠水之外, 你可否拿一些像樣點的工具出來, 令照片出來的效果專業一點?"
Name : Remember me
Model : S50/ Weight : 200g  / Color : Black

問完之後全場爆笑. 其他人爆笑的原因我不知道. 但我是因為開心才笑出來. 因為當刻我知道, 最專業的其實是我的腦袋和雙手, 其他的都不重要. 最後我為了令在場氣氛更好, 我更以 "土耳其撒鹽哥" - Nusret Gökçe 的撒鹽法來拍照. 希望之後會用這張來做封面照.

不知道大家對這頂帽子的外型有何評價. 但在開始製作之前, 這立體的圖案不斷在私腦海在進行修改. 例如分佈不同位置的疏密度, 如何取的平衡之類, 如何在霸氣之餘又能溶入朋友的時裝設計之中. 都是我在製作之前不停考慮的事情.

完成一刻, 放在工作間. 氣勢立即把在場所有帽子都比下去了. 但竟然是近年最易製作的一頂帽子. 再次感謝自己雙手, 感謝朋友的相任. 一個很隨意, 很自由, 很簡單, 很開心的合作. 期待拍攝出來的效果.

8.21.2019

時尚.出行

一部能引起共鳴,燃點你心中熾熱,思考自我的的劇情紀錄片。《時尚出行》還原活動精彩現場的同時,更讓你看見夢想的可能。有夢不易,追夢更難,你有夢嗎?


籌備已久的「時尚‧出行」巡迴之旅正式啟程!!!第一站去到珠海橫琴創意谷創業會客廳,舉辦為期兩週的「時尚設計巡迴展」,由香港與內地6所設計院校以及20位中港兩地專業設計師聯手,合力展出共60件優秀時裝設計作品,保證讓你目不暇給!


展覽將會以巡迴形式進行,第二站將會移師二元橋(深圳前海)深港設計創意產業園舉行,最後將會回到香港,作壓軸展出,賦予不同城市一同欣賞原創設計的空間,見證年輕設計人才的無限潛能。


Fashion Farm Foundation (FFF)首個以大灣區為重心的時裝項目「大灣區— 時尚‧出行」已經順利展開,並成功巡迴至珠海橫琴、廣州和深圳三個城市,舉辦了高峰論壇、音樂巡迴表演、服裝展示秀以及一連三站的設計展覽,為區内的設計院校、年輕時裝設計師和各業界精英提供一個開放、自由的交流平台。

香港站 - D2 Place TWO
08.08.2019-23.08.2019

8.07.2019

Believe in Just World model - 公正世界理論

相信最近大家都面對太多難以解釋的事, 所以今天決定分享"公正世界理論". 下次當你看到不公平或遺反常理的事情, 可以用這條理論去了解一下, 也可以暫時令自己息懷. 當然必須是"暫時", 因為我們不能夠習慣和接受這種失敗的思考模式. 理解後應該是針對他們的弱點而作出反駁.


最無恥的理論:Believe in Just World model 公正世界理論 (受害者有罪論)。目前中國的輿論環境下,每當有人受害的時候,很多人都傾向於給受害者找一個之所以被害的原因。這是認知心理學上比較經典的一個理論:Believe in Just World model 公正世界理論。看名字是不是道德感爆棚?尊信這個理論的人也確實把自己擺在道德高點。然而實際上呢?


這個理論其實是這樣的:有些人潛意識裡認為惡性事件不可能隨機發生,不可能無原因,或者說原因不可能不充分。任何惡性事件的發生都一定是有理由的。因為只有這樣世界才是公正世界,才是可以被這些人理解認可的世界。


潛意識中這些人不會想到違反這個理論,違反了就會讓他們對於世界的認知出現偏差。所以他們會在遇到某些事件時,相信如果被害人更聰明(更理智or穿的更多些or不獨自出門or不去某地等各種理由)的話,是可以避免被害的。


於是,無數人熱衷於給女方按上綠茶婊啊,破鞋啊什麼的的頭銜,證明女方有無法被人諒解的錯誤,遇到這樣的事是活該。這個人之所以被害都是“咎由自取”,不作就不會死。更有甚者,在某女孩幫助別人卻被被幫助人侵害的新聞中,有人竟然給女孩冠上“聖母婊”的頭銜後大肆辱罵。嘲笑其“缺乏社會經驗”,“想當聖母反被日”。


他們在給被害人挑完毛病之後,告訴自己,任何事發生都是有原因的,只要沒有犯被害人的這些“錯誤”,那就一定不會遇到這些不好的事情,他們可以安心了。於是,“一個巴掌拍不響”“蒼蠅不叮無縫蛋”這些看似公正全面,實際上荒謬絕倫的理論誕生了。


這是一種只重視主觀認知而忽略客觀的心理機制,是一種惰性邏輯,主要目的在於通過譴責受害者讓自己安心,通過只要怎樣就不會怎樣的句式或者只要自己不怎樣,就不會怎樣的句式進行自我洗腦。 “你的不幸是你的事。肯定你有問題才會悲劇,你必須和我不一樣,你必須有所謂的作死的行為,我是完美的,所以我不會遇到這些壞事。”這就是這些人潛意識的思想。可是這種話是不符合自我的道德形象。那怎麼行?我必須得站在道德的製高點上啊!


這時,心理防禦出場,開始為這些見不得人的思想粉飾,美化。於是公正世界假設謬誤出現了。將這種不道德的思想冠上公正的名目。順便說一下,這些人甚至感受不到自己的不道德性。這樣的理論盛行,會給那些被侵害者帶來非常巨大的二次傷害,也會為受害者維權豎起本來不存在卻陡然出現變高的門檻。


被侵害人在受到侵害後,因為害怕輿論被引導到指責受害人上,她們往往會選擇觀望和沈默。因為每個人都明白一個詞“百口莫辯”。而這種沉默恰恰是那些壞人最希望看到的!所以,持有這種理論的看似“公正,善良”的各位,你們要真覺得自己像你們自己標榜的那麼有道德,那麼不妨審視下自己的行為!否則,變成了助紂為虐的敗類卻還在沾沾自喜呢!

最後,對每一個持有這種無恥理論的敗類說一句。滾!

原文 : https://zhuanlan.zhihu.com/p/35893450

7.26.2019

老高與小茉

好的, 今天我嘗試在平衡時空寫點和香港現況無關的話題. 因為我相信大家最近已經看得夠多令人苦惱的事. 話說我最近閒時會看一位叫 "老高與小茉" 的 YOUTUBER. 每條片平均是15分鐘. 內容包括有時空, 時間, 宗教, 古代, 外星生物, 歷史, 神畫, 科技, 奇人怪事之類.


很多都是我自少就感興趣的話題, 以前我會到圖書館尋找相關書籍嘗試了解一下. 要找到我想知的內容已經不容易. 而且看了不到三分一就會遇到一些不明白的內容令我難以理解下去. 而要問人或再找其他資料來解釋不明白的事情更是難上加難. 所以三十年過去, 很多想知的事情最終都石沉大海.


直到看"老高與小茉"之後. 他們用輕鬆和易理解的方式去講述一些原本是極深奧和沉悶的事情, 一些需要多方面的資料搜尋和整合再得出自己的觀點和結論. 令你可以在短短15分鐘對未知的領域了解很多. 我介紹朋友看, 朋友看了一集說可能內容是假的, 而我覺得, 他也沒說過是真的, 覺得是假就自己去找真相吧.


要知道, 由完全唔知, 完全唔明唔了解. 到覺得佢講的"可能是假"其實已經是一大進步. 起碼他在很短時間讓你明白了一些事情的外貌, 而你明白了, 開始對這個世界產生懷疑, 題出問題再去尋找答案. 這是一件多麼值得開心的事. 多謝 "老高與小茉", 多謝 KARTO, 令我在一個月內解開了埋藏在我心底裡多年的很多心結.

7.17.2019

帽子發佈會 - C54

有無試過穿上褲之後發現褲袋中有不知何時遺留下來的現金? 明明不是什麼大數目, 明明也是自己的錢, 但當下總是不自覺的開心起來. 所以我就說人其實要開心真的不是一件很難的事.
Name : C54
Model : C54/ Weight : 70g  / Color : Black


今天發佈的帽子也是出自同一原理. 話說這已經是一年多前製作出的帽子. 但一直以來都沒有拍照也沒有發佈過. 當然, 有帽子做出來之後我覺得麻麻所以石沉大海的都不計其數.


但這頂帽子有點不同. 其實我戴得都幾密的. 我一直也覺得非常 ok 的. 所以早兩日在整理nici harmonic online store 時才發現沒有發佈過. 我就像在褲袋中尋到錢一樣興奮.


近幾年來, 我都認為自己越做越懶. 但整理完online store之後. 我才發現其實這幾年無論產量和質量都越來越高. 2019年的 fancy 系列到現在 7 月為止已經有 15 頂 (今天發佈的是 Casual 系列). 比之前任何一年都高.

7.10.2019

追逐

想做好一件事總需要什麼理由吧. 為了開心? 錢嗎? 榮耀嗎? 自由? 由我第一天製作帽子之後, 我就不斷問自己這個問題. 因為時間對我來說太寶貴, 而我又放了太多時間在這個地方, 所以我必須要確認原因是否值得投放在這個位置.


如果是為了開心, 這個原因是說得通的. 但世上可以令我開心的方法實在太多. 坦白說, 帽子至今為止已經為我帶來無數快樂. 但我不會為了感恩而繼續製作帽子, 因為帽子是死物, 我為何不在有生之年創做另一個未知的範疇, 令我可以去體驗一個又一個全新的快樂呢?


這問題一直困擾著我, 感覺就像每次想跳離 COMFORT ZONE 前的掙扎, 不是一定要跳離帽子世界, 而是想跳得更遠更盡去消耗人生. 直到我上月看 ALEXANDER MCQUEEN 電影時看到其中經典的一幕, 這一幕是 MODEL 穿著白裙在中間旋轉, 兩邊的機械直接噴漆在旋轉中的裙上完成作品.


雖然這一幕早在五年已經看過無數次. 但令我難忘的是電影中的鏡頭捕捉到當時 MCQUEEN 的表情. 我當刻立即明白到. 這就是我一直渴望的東西, 就算你已經準備得多好,對每件事也瞭如指掌,只要努力認真地做下去,總會出現一些意想不到的場面。這就是我存在的意義. 也是我繼續製作帽子的原動力. 我就是要繼續努力去製作出一個又一個連自己也感到驚訝的時刻. 這些不是錢買到的, 也不是人生中必然出現的驚喜, 就是我所追求的東西.

7.03.2019

帽子發佈會 - Sun Cap

這一個月以來, 你有走到街上嗎? 有改變你的想法嗎? 有擔心過不認識的人嗎? 有因為一少步而開心過嗎? 有看到某些網上片斷而忍不住流淚嗎? 有因為年青人而失眠嗎? 有因為某些人的冷言冷語而忍不住爆發了嗎? 我這個中佬除了製作帽子之外, 可以為這個地方做些什麼嗎?
Name : Sun Cap
Model : C53/ Weight : 50g  / Color : Black

這一個月很漫長, 也很難過. 好像每個星期都有很多事情發生. 每天也很累. 但當我想到在前線的人. 我所謂的累其實是零. 我的累說到底只是行行企企, 日曬雨淋, 聞別人的臭汗味. 只要一想到別人為自己的地方而被打被拉. 我便立即閉嘴.

到了今日, 還是會聽到有人用"你們"來形容二百萬人. "你們"為何不見好就收. "你們"為什麼要破壞. 而事實上我和我隔離任何一個人也有不同的想法. 只是此刻我們各自尊重. 每個人也有自己的理由. 所以"你們"其實難聽過粗口, 問"你們"的人其實本身沒思考.

"你" 在今天就只有一個, 這就是當權者. 所以如果想問問題. 請直接去問當權者. 問她為什麼不聽訢求, 問她為什麼不撤回, 問她為什麼要射頭. 去問她! 因為只有她是一個個體. 而她有能力有責任改變事情的發展. 不要說當權者很難做要面子之類. 她是受薪的. 她的薪, 也是我們付的.

6.25.2019

初馬

自少有跑步習慣, 但想不到有朝一日, 我會報名參加馬拉松. 而且第一次就抽中. 大阪馬拉松 2019 我來了... 有跑開步, 或身邊不是跑開的朋友, 對這40多公里都好像沒有什麼感覺, 所以我今天就決定在這裡分享一下40公里是什麼概念.

Photo from tout à coup

40公里 = 40,000米, 一個標準運動場的一圈是400米. 所以跑馬拉松就是在運動場跑一百個圈! 一百個圈... 以我平日的操練, 跑二十個圈是沒問題的. 但四十個一定已經很累或開始抽筋. 而當我開始抽筋的時候, 我才發現自己還未完成馬拉松的一半.

Photo from tout à coup

這就是每次我操練長課時心入面的對話. 對現在的我來說, 這根本就是一個不可能的距離. 我自問不是一個懶惰的人. 但就算我多努力, 就算在跑步之前做多少熱身, 過程中補充多少. 左右腳抽筋的情況還是改善不了很多. 而抽筋不是因為什麼特別原因, 而真的是很累.

Photo from tout à coup

所以在餘下來的五個月, 就看看能不能有奇蹟出現. 最近在看一套漫畫時聽到一段對話, 內容是為什麼一些人總是感到絕望, 連最後反抗的精神也沒有. 而原因是他們從來沒有見過奇蹟. 所以當我在香港人身上看到奇蹟, 我也一定會堅持地努力下去, 再次追逐奇蹟的出現.

6.19.2019

帽子發佈會 - REVOLUTION 4

很久沒有製作過一頂帽子需要去到第十個 VERSIONS 才滿意. 我也不知道第一個 VERSION 是從何時開始構思. 可能已經是上年的事, 每造起一個新 VERSION 我都會戴上好一段時間. 之後又進行修改, 又再戴, 又修改. 一年多, 對時裝界來說完全是錯誤的做法.
Name : Revolution 4
Model : C52/ Weight : 80g  / Color : Black

直到最近兩個月, VERSION 的 UPDATE 速度開始變快. 可能是因為新 VERSION 離可以大量生產的距離近了. 所以不斷作最後修改和製作首樣. 但有些技術上的問題還是解決不了. 所以又一直耿耿於懷, 想盡快把這頂帽子完成就可以投身於其他帽子工作.

到了今時今日, 其實我還是放最多時間在這些看似沒什麼分別的 CASUAL 系列身上. 因為始終CASUAL 系列見人最多, 我戴得最多的也是這幾頂帽子. 正如當年辛辛苦苦開發的 LET IT SNOW 系列, 到了現在我還是會戴上街一樣. 因為經歷過長時間開發的帽子是應該可以超越時間的限制.

而今年的 CASUAL 系列都差不多完成. 不知道這系列又可以把我帶到多遠. 或是多久之後又有新的代替系列. 難得的是每當我現在看到新系列也感到滿意和感謝. 盡了力就好, 希望大家會喜歡. 謝謝各位一直以來的支持. 香港人加油.

6.14.2019

穿 JUNYA 的男人

話說我每日食 LUNCH 都需要行一段十分鐘的路程, 一星期五日風雨不改. 而每個星期至少有一至兩日會在路上遇上一位穿 JUNYA 的中年男人. 這樣的關係已經維持了兩至三年. 這男人的衣著主打必然是JUNYA, 有時 TOTAL LOOK, 間中會夾雜著一些 VINTAGE. 每季也見他買入不少 JUNYA 新貨, 絕不手軟. 而且穿得也很好看. 也從未見他失過手 (雖然穿 JUNYA 既 TOTAL真係想失手都難).


昨天又再遇見他, 依舊完美. 令我想起兩年前自己寫過, 是時候集中某幾個喜歡的品牌來整合衣櫃. 風格就是來自不斷的重複. 所以他應該是我的朋友或前輩. 我心裡本應該充滿著欣賞和認同, 但口中卻不少心吐出了兩個字-好悶. 其實我好怕聽見自己說這兩個字. 因為這個悶字充滿著膚淺和無知. 劉德華在賭俠1999 也說過"你想悶悶地嬴, 定還是好精彩地輸?" 正如你都不會說一個有車有樓有老婆, 兩個細佬加隻貓的人打份安安定定的工是"好悶". 你可能會說, 就算悶, 但他也是嬴了.


因為人生太短. 只有年青人, 或未成熟了的人才有資格或需要去不斷找尋自己的目標和風格. 不是說不可以, 但如果到了40歲, 有人說他想學整甜品, 同時想學木工和設計, 目的是為了創業. 這就比較難成功. 又不是說一定不會成功. KFC 也是到了80歲才創業. 但他起碼沒有一邊做雞, 一邊研究相對論和整理自己的後花園. 但我突然又會諗, 著衫多變化/怕悶其實又不是罪, 唔通 YY 晚晚專注填詞又要話你知?


結論是, 我不想成為這個中年阿伯. 因為我已經有足夠需要專注的地方. 我不需要永恆安全的衣著風格. 我寧願犯錯, 寧願發生平民界的時裝車禍, 也不希望自己每日著上一套又一套完美的 JUNYA WATANABE. 又或者我的生活已經有足夠的"悶", 所以我需要得到其他的膚淺和非專業來平衡自己. 反正完美從來沒有接近過我. 開心就好. 而現在需要做的就是搵多點錢, 租個大點的房子, 再次開放我家的衣櫃. 穿我覺得不合身, 但帶給我靈感和好玩的衣服.

6.11.2019

帽子發佈會 - 52g

我覺得好奇怪. 奇怪一些和我政治立場不同的人. 今天就先不說我的政治立場是那一邊 (雖然要估都完全沒有難道) 但我想用另外一個方法去探索這個話題. 原因是我上一篇文章最後一段提到維園阿伯.
Name : 52g
Model : C51/ Weight : 52g  / Color : Black

維園阿伯, 一群無禮貌, 似老賣老, 拜權貴, 拜金, 智商大約只有室溫高, 自私, 眼光狹窄得可憐的一群阿伯. 每日就圍住幾十人活在自己的世界. 你可有想想, 如果你的想法, 價值觀或政治立場和他們相同, 這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 你真的不覺得有需要思考一下嗎? 真的覺得沒問題嗎? 定還是你認同自己有以上特徵?


換一個世界去看, 如果我喜歡聽一個外國歌手的歌, 我沒有時間追看他的周邊新聞, 單純聽歌 ONLY. 有日他來香港開演唱會. 我當然入場支持. 誰知道入場之後發現身邊所有觀眾都像是長期吸毒者. 滿身發臭, 粗口橫飛. 我像不經意進入了他們的世界.

維園 + 我係阿伯

我看完演唱會之後應該也會認真去 SEARCH 下一這位歌手的背景吧? 應該也會預計到有些地方不對徑吧? 管他的音樂多好聽, 雖然我未知 SEARCH 出來的結果, 但我也不想變成他的歌迷呀! 回到現實世界, 我真的不明白為何和我一起長大的朋友, 他們可以接受自己和維園阿伯一樣的思維, 還理直氣壯地罵我們這些"搞事"的同輩.

他們的共通語言是 "我唔理你什麼什麼什麼什麼原因, 總之 XX 就係唔啱." <- 萬能KEY

5.25.2019

佈滿蛙的世界

有些人常會覺得美麗是一件很主觀的事. 他/她覺得係靚就係靚, 佢覺得唔靚就一定係唔靚. 無得解同時唔需要俾解釋. 這樣思考的人很難和我成為朋友. 因為我喜歡去分析所有事情. 當中包括愛情和任何難以解釋的事.


所以我需要很多思考空間. 要是我解釋不了一件事有多唔靚, 我絕對不會就此界定這是一件醜的事. 而我會說 "我暫時不懂得欣賞". 但同時我也很嫉妒他們這種單向和自我的思考模式. 因為這使得他們的行為變得直接和統一.


在他們這無知的世界中充滿自信地以為自己已掌握一切. 當遇上任何未知的事情時, 先套用自己窄得可憐的價值觀, 要不就簡單地否定眼前的新事物. (他們共通點是認為押韻的句子充滿智慧, 常聽到"叻人出口, 苯人出手", "一樣米養xxx")來加強自己無知.


而我卻傻得每分每刻在挑戰自己的想法. 自問自答嘗試去找了一個解釋和平衡點. 這種思考上的圓滑可能反而令決定變得失去特色. 或大家最常聽到的選擇困難症. 所以我說的羨慕是出自真心. 不信你去維園阿伯"女人是什麼?" 他們大多用零點一秒就能回答你"女人是雞!" 這充滿自信和直接的反應是來自那裡.

5.21.2019

帽子發佈會 - Pass

製作帽子已經有八年了. 在製作第一批帽子的時候借用了媽媽的衣車. 因為要輕和透氣所以選用了拉菲草網布. 爸爸看到我戴起由自己製作的第一頂帽子首樣. 以他豐富的知識認定這頂帽子是麻布, 覺得很不吉利, 不孝和不知所謂, 或等他過身之後再戴. 不要在他面前出現.
Name : Pass
Model : W11/ Weight : 50g  / Color : Black

我當然沒有生氣. 因為廿多年來都是這樣度過的. 唯一分別是這次我沒有放棄帽子製作. 而是立即租了板間房成立了第一個 NICI HARMONIC 的工作室. 也開始了我不眠不休的帽子製作生活. 所以說, 我大部分的動力都源自於仇怨.


帽子製作不夠一年, 我開始參加一些比賽. 其中一個和時裝有關的比賽, 我的作品入了決賽需要親身演出各類型的 MIX & MATCH. 所以我想到了用我的帽子來點綴一下. 不景我也是為了帽子的曝光才參加比賽呢. 想不到戴上帽子接受訪問時, 卻被主辦的單位說 "你搞什麼呀?正常一點不好嗎?"


原來一個要求你用創意的時裝比賽, 當你的創意不在他們能理解的範圍之內. 這些創意就不再是創意. 而是搞亂. 所以我一直只想快點有成績. 而只要我有成績, 我不是要得到你們的認同, 因為你們的眼光太窄, 智商太少我諒解, 而我只是想你們收聲. 我在寧靜中可以找到慰藉. 謝謝.

5.15.2019

Long Time No See

這個星期外出的次數密得驚人. 不同類型的朋友也有見面. 有新相識也有老朋友. 昨晚被陌生人問起我和屋主是何時何地認識. 我輕鬆地回答只是十多年前的酒肉朋友. 想不到這位陌生人竟然說 "酒肉朋友識了十多年還會出來就不是普通朋友了"


 這時我和屋主互望了一眼, 確實如此. 啱嘴形不會令大家保持聯絡. 珍惜對方才是維繫感情的唯一方法. 所以就算已經是晚上十一點, 累得要死, 而且剛回到了家, 我也再次出發去會一會這位好久不見的老朋友. 因為朋友是要見的, 而不是只在 FB 互 LIKE.

上星期跑步之後有幸坐相識十多年的舊同事車回家. 在路上說起我當年突然上台自彈自唱的表演. 其實我已經完全忘記了當晚的整個過程. 想不到朋友卻說這對他來說印象非常深刻. 因為我當時像鬼上身, 完全變了另外一個人在高歌. 他補充地問了一句 "其實當時你返工壓力係唔係好大?"

剛過去的周末又和一名七年無見的朋友出來. 一問之下才知道上次見面時她只有17歲. 現在已經是一位美貌與智慧並重的成熟女子. 交談中感覺到大家在這些年來的轉變都很大. 時間過得太快. 說不定下次見面時她已經是31歲. 而我已經是4......

5.07.2019

帽子發佈會 - Black Brick Lane

為何到了今時今日才會出現這頂帽子我也覺得很好奇. 話說本來我正在做其他 CASUAL 系列時, 突然腦內出現了這頂帽子的外型, 我當時心想, 這些年來我都我應該有製作過類似的帽子吧.
Name : Black Brick Lane
Model : C50/ Weight : 80g  / Color : Black

但在好奇心的推使下, 我決定放下手頭上的工作, 在自己的帽中尋找這頂認為是已經完成過的帽子. 在看遍了由2011年到現在為止的帽子才發現原來一直也沒有出現過這個款式, 所以就在連草圖也沒有的情況下就立即開始製作這頂帽子.


用了不夠一天就把帽子完成了. 有一種說不出的解脫感. 解脫一是我終於製作出一頂可以取代 2015 年的作品. 令我可以在今個夏天有全新的造型. 解脫二是這頂不再需要由我雙手去進行大量生產. 可以找合適的工廠幫忙.

而更重要的是這個款式可以在顏色上有很大的可塑性. 雖然今天發佈的是全黑色帽子. 但我已經可以想像到將來會推出不同顏色的組合. 而我需要做的就只是有型地選擇出想要的效果. 非常感恩. 謝謝.

4.30.2019

繼續探討人生

最近看了幾套電影, 網劇. 其中有 NETFILX 的 AFTER LIFE 和 ALEXANDER MCQUEEN 電影. 兩套都令我思考了很多. 例如 AFTER LIFE 的男主角在他太太過身之後變得無人無物, 可以選擇在任何時候死去, 也同時可以隨心所欲地做任何事. 而因為"可以做任何事", 幽默的男主角就說自己如同擁有超能力.


而 ALEXANDER MCQUEEN 的電影, 一步一步地告訴大家他如何由什麼都沒有變成什麼都擁有. 再從擁有中慢慢失去身邊的一切而步去死亡. 而令人心痛的原因不是他最後選擇了自我了斷. 而是就算他在自殺前在大家面前再說一次將要自殺的原因, 大家也說不出叫他留下的理由. "沒有可以再令我開心的事情發生" 

最近晚上一個人坐車回家時又會再想, 其實自己人生是為了什麼? 帽? 開心嗎? 有意義嗎? 家人嗎? 下一代? 時代進步? 可以留下什麼? 值得嗎? 還有關係嗎? 每件事可以很正面, 也可以無任何需要. 正如 THANOS 彈指間就有一半生物消失了之後, 另一半生物真的生不如死嗎? 定還是當每個人面對共同遭遇時變得公平, 反而可以更快地 MOVE ON.


正如我不會每天哭訴自己的翅膀消失了所以不能在天空飛翔. 身邊的人會說 "沒問題呀! 大家也沒有!" 但什麼是大家也沒有? 我們原本是有的! 現在也應該要有, 一定有方法找回我們的翅膀之類的思考. 還是跟大隊去做一個"普通"人呢? 而如果要做一個普通人, 又為了什麼而活呢? (又上返第一段無限LOOP)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