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i Harmonic

3.30.2020

帽子發佈會 - 52g (Cream)

只有我自己才知道對這個新的形狀有多渴望. 應該是由 2014-15 年開始. 當時設計了 48g 這頂帽子. 是我 CASUAL 系列中最輕的一頂, 不但輕而且在透氣和防水方面都有極出色的表現. 所以根本問都不用問, 這是我五年來戴得最多的帽子. 沒有之一.
Name : 52g
Model : C55/ Weight : 52g  / Color : Cream

當然, 我沒有對大家說, 其實我對 48g 這頂帽子還有一個不滿意的地方. 就是頂部的摺紋不夠整齊或平復. 我說服自己, 這是性能和外形之間必然的矛盾和取捨. 但其實我每隔一段時間又會嘗試去研發一個全新的紙樣. 多年來, 外形改善了, 但重量也在同時上升. 沒有一次能令我滿意. 所以一直都沒有新 VERSION 發佈.
因為我不想為了發佈而發佈. 特別是 CASUAL 系列. 我不想發佈一頂新帽子, 但原來 SPEC 比之前的 VERSION 差. 這樣舊款式是繼續賣還是不賣好呢? 直至上月我終於忍不住將這個煩惱和團隊分享, 因為我要很努力去解釋我煩惱的位置 (原因是其實很多人覺得這個帽頂是沒問題的)


因為用文字解釋不了. 所以唯有去畫紙樣, 紙樣解釋不了就決定車出來看看. 之後再一齊去討論我想要的效果, 開始去製作初形, 再發現又行不通, 又製作第二個帽型, 再失敗. 等等! 但當我玩著手中失敗的帽形時. 我突然想到了現在大家眼前的帽型. 全個過程剛好一天. 看似好短. 但其實在腦內醞釀了最少四年. 四年時間, 就是等待這結合的一秒. 阿門

3.18.2020

第一屆阿信屋馬拉松

近月由於武漢肺炎輸出多國, 很多不同地方的馬拉松都相繼取消而令跑友失落. 特別是報名參加了初馬的朋友, 辛辛苦苦練了大半年. 在差不多去到最後衝刺才獲知比賽取消. 真的有股想爆但又爆唔出的感覺. 所以在剛過去的星期日. 幾位跑友決定在香港來一個自製馬拉松.


由於發起人原定是去日本"名古屋"作賽. 所以在香港就改成"阿信屋"馬拉松. 朋友在跑步 GROUP SHARE 完她的決定之後, 很多跑友都自薦幫忙, 有些負責帶頭開路擋風, 有些影相, 物資等等. 我也答應陪跑最後10KM. 到了跑前兩天, 有型男應承負責做頒獎嘉賓, 我突然問: 頒獎? 獎牌呢? 好! 我造一個.


如果有跑開馬拉松的人, 一定知道世界上有六大馬拉松, 分別是波士頓、倫敦、柏林、芝加哥、紐約、東京馬拉松. 如果跑得完這六個馬拉松就會得到一個特別的獎牌. 所以我就是以這個故事背景作為藍圖. 搜羅之前去旅行時剩餘下來的硬幣來嘗試製作我人生第一個金牌!!!


剛剛好有七個不同地區的硬幣, 組合一起代表之後可以去不同的地方作賽. 幸好工作室也找到合適的絲帶. 造成一個拿上手也很有份量的獎牌. 粗粗地, 請笑納! 跑步當日十幾廿人. 天氣超好! 氣氛超好! 也達成他們預期的目標時間. 超級強勁! 超級快樂的一個早上! 所以只要肯用腦, 其實好多事情都真係有可能! 恭喜各位~~

3.05.2020

加茂克也先生 改變了我

就連 KARL LAGERFELD 離開後我也沒有寫過任何文章去惦念他. 但今天必須要為了這位前輩發文. 因為我想更多人認識他, 更多人知道這位大師生前為世界貢獻了多少, 想更多人知道這創造者對我有多大影響. 我在得知 加茂克也先生離世的消息之後, 傷心程度是連自己也想像不及. 此刻我用最沉痛的心情去寫以下文章.


在開始製作帽子之後, 即大約9年前, 我才真正開始在 STYLE.COM 追看時裝周 (現已被VOGUE 收購). 每季當我看到最愛的 CDG, JUNYA, UNDERCOVER 等 FASHION SHOW MODEL 頭飾都覺得望塵莫及. 自己當時所謂的 FANCY 系列簡直慘不忍睹. 當時總覺得日本設計師真的很利害, 衣服都已經美極了. 還有閒情逸緻去設計頭飾, 而且也是如此出色. 所以我還是專注自己的 CASUAL 系列好了.


過了不知多久, 我已忘記在什麼 MEDIA 偶然看到加茂克也先生的訪問, 我才知道之前一直看到的, 驚嘆過無數次的, CDG的, JUNYA的, UNDERCOVER的, FENDI的, CHANEL 的 FASHION SHOW HEADPIECES 都! 是! 出! 自! 同! 一! 人! 在報導中介紹他是一位化妝和髮型設計師. 當時我還笑說:"你專心去做化妝和髮型就好了!為什麼還有空閒去做頭飾!? 還做得如此出色! 俾條路別人行可以嗎?"


當然我只是說笑. 之後每季我最期待就是看他又為什麼品牌發揮他的超凡創意. 而他也切切實實的改變了我. 令我更主動去和香港的設計師合作. 希望可以令他們的 COLLECTION 在 FASHION SHOW上更顯光芒. 是加茂克也先生令我更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想做什麼. 他的作品啟發了我. 他令到全世界知道頭飾在 TOTAL LOOK 上的重要性.


他就是如此的低調連過世了也沒有多大的報導. 他在我心目中的時裝地位, 絕對比 KARL LAGERFELD, MARGIELA, MCQUEEN, JUNYA 或川久保玲還要更高. 我會繼續努力, 嘗試去接近你. 而就算將來我有所成就, 我也只想別人看到這篇文章時. 知道加茂克也先生比我厲害無數倍. RIP, 我會想念你. 再看不到你的新作是世人的損失, 儘管世人並不知道. 但我知道你從不介意, 因為我也如是.

帽子發佈會 - Before Sunrise

昨晚我在看有關人類史的書時突然問自己少年時為什麼不好好學習中史和西史. 當然, 第二秒我已經記得當年讀書都是為了考試, 死記一些沒意思的人名地名時間之類. 對我來說完全沒有興趣和重要性.
Name : Before Sunrise
Model : S55/ Weight : 150g  / Color : Black

直到我開始做帽之後, 我明白為什麼讀設計的人也需要讀時裝史. 明明是一個每天都追求新鮮的行業要向後看? 就是因為如果你不清楚自古以來有什麼, 當你做了些自以為超創新的作品, 在全世界面前展現時, 才給別人說你的傑作和廿年前某位設計師的作品神似, 而且都只有別人的七成功力.

抄, 最後被人發現是底死. 自以為原創, 閉關一個月, 想爆了頭, 完成作品後別人說你抄, 還不如原作者的七成. 想想也覺得可憐. 所以我盡可能把世界上所有帽子的設計都記在腦內. 儘量! 最後真的撞款了也問心無愧. 這是我第一次發現熟讀歷史的重要性.


第二個開始令我對歷史有興趣的事情是吸取別人失敗的教訓. 希望可以在別人的歷史中減少自己撞板的次數. 雖然人類總是要犯同樣的錯, 但起碼如果當日歷史老師教我們了解黑死病, 天花, 蘇聯解體, 日本經濟泡沫等內容. 至少令我們明白歷史對我們現在或將來的重要性. 這樣我們就能夠更投入地去學習. 致可惜, 同時可笑的童年

3.04.2020

Im Production

為什麼我常常強調自己是一個PRODUCTION 而不是一位DESIGNER. 其實不是說給別人聽, 而是為自己. 簡單介紹一下. DESIGNER 即是我 DESIGN 完, 交給別人或帽廠進行生產. PRODUCTION, 即別人設計了, 我拿著他的設計圖去變成實物.


而由於NICI HARMONIC一直處於蚊型公司, 所以 FANCY 系列的設計和生產大多是本人一條龍去完成. 我是設計者, 也是製作人. 而我自稱 PRODUCTION 而不是 DESIGNER 是源於兩大原因.
(影我背脊!影我背脊!)

1) 比重 - 我腦內時時刻刻有鬼主意, 但我卻用一個月時間去解決問題和生產. 時間比例是設計:1, 製作:1000  2) 是我背負的經驗和學識 - 未創立 NICI HARMONIC 之前我已經在製作界工作了十年. 年少無知也投資了十萬在製作課程. 這些錯敗的人生經驗都是難能可貴的


PRODUCTION 雖然是負責製作的部份, 但其實需要的創意絕對不比設計同事少. 用最平, 最短的時間, 完成質素最高的作品, 是實實在在的為這個世界貢獻.


相比起想出天馬行空的構思而缺乏實際基礎, 只懂打嘴炮而得到掌聲的人, 我情願留些時間來做多點實事出來. 沒有好的技術, 再好的創意都是紙上談兵. 儘管我知道這個世界充斥著, 也是由他/她們來統治. 所以我要不斷提醒自己. 絕對不可以成為我一直討厭我老 SEAFOOD. 好多時我會覺得是因為我這個思想而令公司變得停滯不前. 但我會反思, 會去想更多的出路. 一位製作人上

重溫訪問 : https://viu.tv/encore/designers-in-hong-kong

2.28.2020

帽子發佈會 - Before Sunset

人生可以和同一個朋友去三次旅行是已經是一件很難得的事. 同樣地, 可以同一個品牌同作三次是一種緣份, 也是對互相品牌的肯定和信任. 來到第三次, 合作依然暢快. 但對自己的要求卻越來越高, 因為知道對方任我發揮, 所以我一定要用盡全力.

Name : Before Sunset
Model : S54/ Weight : 150g  / Color : White

今次落 BRIEF 也是一邊打邊爐一邊討論合作細節. 為免把醬汁彈到珍貴的 SKETCH 上, 未開火之前 ARIES 把她帶來的手稿給我過目. 看完了就開始分享她的要求, BRIEF 好簡單, 就是要好簡單. 一隻顏色, 一款線條, 遮一隻眼, 帶點未來感, 完! 好 ~ 打邊爐.


看完 SKETCH, 聽完 BRIEF, 我腦內就出現了一舊野. 一舊不斷變化的白色液體, 伸展之後再結合又再變化成不同形狀的漫長過程. 對我來說越要求簡單其實越難. 就像之前帽子發佈會 - BLACK CAVE. 這簡單的線條在我腦內醞釀了幾年才製成作品. 現在給我兩星期時間, 又是發揮小宙的機會.

由於要用盡全力, 所以在設計這頂HEADPIECE 的時候決定用一個全新的製作效果, 我用了非常多的時間去進行研發. 但最終失敗了. 也沒在過程中領略到其他可行的辨法, 這次船去到橋頭就沉了...失敗就是失敗, 沒有其他. 唯一得著是證明開發的方向是完全失敗和浪費時間. 期待拍攝出來的效果. 完

2.23.2020

ViuTV - 設計香港 - 頭上好風景

我就係知道達哥和峰哥一定影得好靚! 拍攝當日我已經感覺到! 所以就算要我做幾多次, 俾幾個款動作我都一樣會照做! 今日再次證明自己眼光無錯! 訪問的畫面靚到好似拍戲咁靚!!


多謝 BESS 介紹, 多謝 BARBARA 的訪問, 多謝導演達哥和峰哥專業的拍攝. 多謝 ViuTV. 訪問終於在今日播出. 訪問當日拍攝了九小時, 最後濃縮成15分鐘的片段. 多得達哥鬼斧神工的剪接功力, 令生硬和講野一舊舊的我不至於太過失禮. (平時我講野真係非一般流暢的...)


當我在電視看到自己的樣子, 差點認不得出來. 太廋了吧! 但再想想, 當日是剛剛從日本完成馬拉松的第二天. 無論是脂肪或肌肉都處於過度消耗的狀態, 當時雙腳痛到不得了, 完全未開始回復. 所以大家不用擔心. 現在已經比當日發福了不少. 始終太廋戴帽子也不是太好看. 我要增肥!


我想說的是. 雖然我看似口齒不清, 但其實當日還錄了非常多其他內容. 關於思考, 創作, CASUAL 系列. 只是15分鐘的時間實在太短, 也明白節目需要的統一性和內容不能太跳. 所以有很多方面的話題都未在訪問中播出. 但自我感覺已經非常良好. 比起之前每一次的訪問都更流暢和豐富.


沒播的就不說了. 我很喜歡有一節說到我其實由早上九時至下午五時是去搵錢, 晚上才是做設計. 而不需要考慮金錢或銷售才能保持最大空間的天馬行空創作這一段. 早兩年我以為是因為帽子銷程不理想而作出來安慰自己的想法. 但經歷多年再聽身邊一些設計或品牌創辦人的分享之後, 才發現現在的生活是多麼的難能可貴.

重溫訪問 : https://viu.tv/encore/designers-in-hong-kong

2.14.2020

UPGRADING

昨日繼續思考新系列作品. 有幾款在腦內的影像已接近完成, 只是想將來的效果更好而未開始製作. 但我一直想, 一直把新構思和舊作進行比較. 我就覺得, 其實舊作真的很好. 只要改善一些地方將會是一件更好的作品.

這對時裝界的朋友來說應該是難以理解. 他們會說過季就是過去了, 為新的一季而努力吧. 其實我一開始也是這樣對自己說, 但再想想, 我為什麼要理會別人的思維和運作, NICI HARMONIC 本來就不是什麼 FASHION, 而就算我是什麼 FASHION. 也不需要跟隨同行的必然. 必然對我來根本就不是必然.

我為了這個想法而感到自豪. 所以我把手頭上的所有新系列放下, 立即把塵封多年的舊系列搬出來進行修改. 只是用了半天的時間. 這個舊系列就已經 UPGRADE 完成, 再次戴在我的頭上. 當年覺得不完美而決定收藏起來的系列得到了新的生命.


對別人來說, 從外表是看不出有任何分別. 只有我, 對我一個來說是脫胎換骨. 我當時有這個想法, 幸好當年買這個系列的人不多, 買了回家的朋友應該覺得設計得不夠完善吧. 雖然這句話對很多做生意的朋友來說應該是錯得交關. 但我為自己完善了一個舊系列了開心了一天.

2.10.2020

Mountaineer

本身我在閒時不是跑步就是行山, 遊水, 釣魚. 最近因為肺炎襲港令更多朋友突然相約戶外活動. 由其是現在這種天氣真的非常適合效遊. 所以有朋友邀約通常都樂意加入, 一來可以著多點閒時買回來的戶外服飾, 二來可以去多點未去過的地方增廣見聞.


但問題就來了! (也是解決問題的開始) 原因是平日我都是自己一個去跑山行山. 我都是隨便著 (因為又沒人看...) 現在終於是著給朋友看了! 但幾次聚會之後我開始發現我的裝備需要 UPGRADE . 特別是帽子, 我無可能去四次都戴同一系列吧! (平時跑山可能連帽子也不戴)


而由於帽子戴多了. 在機能上真的還有改善空間, 所以也要加快開發新系列! 第二是去多了一些我從來無去過的境點, 才知道原來香港也有很多隱世的美境. 半年前我還在讚嘆石垣島的瀑布何其壯觀, 原來大帽山對落根本就有一個更高更大的, 只是我一直都懶得去探訪孤陋寡聞.


近年在戶外服裝上大致分了機能系, 輕跑系和全統山系. 我平日自己一個都是著跑步裝去跑山, 同朋友外出多以機能系其實是比較簡單和有型. 但原來去到某些難道較高的山區還是要穿著全統山系作戰. 而我的帽子如果是配搭全統山系, 功能上比起機能系列反而變差因為通常是休閒款. 所以今天起要集中攻勢山系製作. 

2.06.2020

帽子發佈會 - A BLACK CURVE

其實我並沒有為今天的帽子發佈會準備什麼. 但當我剛看完 NICI HARMONIC 最近的發佈之後, 我發現今天的發佈會其實是一個刻意的 SETUP. 這個 SETUP 就是"最大的反差", 在完成了三頂有史以來最複雜的 HEADGEAR 之後, 今天就來個最簡約的.

Name : A BLACK CURVE
Model : W12/ Weight : 40g  / Color : Black

有多簡約? 就一條循環線, 一隻顏色. 沒有其他. 可以是最簡單, 也可以是最難. 為什麼可以最難? 你只要想想, 如果一個畫家只用一筆去完成一幅畫. 如果一個廚師用一種材料完成一道菜, 這個簡約的終極挑戰其實可以比任何組合都還要複雜. 但我喜歡這罪名.

或許你看上去覺得很普通. 但請相信我, 只要你戴在頭上, 卻一點都不簡單, 請等待造型照的發佈! 其實, 事前我並沒有為了製造反差效果而構思這個頭飾. 反而是經歷了CYBERPUNK 之後, 我不自覺繼續去思考未來世界的頭飾是怎麼的呢? 而現代人可接受和未來設計之間的平衡又在那裡.
碰巧我又參加了一個和 CYBERPUNK 有關的 FLUEMARKET. 也想發售一些和 CYBERPUNK 有關的產品. 所以就認真構思起來了. 而當我完成這款頭飾之後, 其實我又心癢癢想設計多幾款簡約的頭飾成為一個系列. 但想還想, 我再想想, 希望在 CYBERPUNK FLUEMARKET 見到大家. (日子之後公佈)

1.31.2020

CNY 2020

萬萬想不到抗爭的日子過了半年還未冷卻, 新型病毒就緊接在中國武漢爆發再向外輸出. 我相信連電視劇都篇不出這種情節. 而每當我想到身邊有朋友是開餐廳或做零售, 這段時間真的是雪上加霜. 我的所謂不幸也瞬間變成微塵, 閉嘴專心工作.

Fashion Show 2016 - Headpiece & Mask by Nici Harmonic

這半年對香港人的影響真的很大. 如果這病毒是在半年前發生, 我相信很多香港人的想法也會和現在不同. 有時, 當我看電視新聞會突然反問自己 "為什麼我會有這個想法?". 不要緊張, 我就知道現在香港有很多人和我一樣想法. 是妳改變了我們的. 而我們這代人亦永遠回不了以前.


本身我近年就不太喜歡外出, 今個新年只是更多時間留在 WORKSHOP工作. 而我之前也講過, 其實留在 WORKSHOP 的時間多少和作品的 OUTPUT 是沒有直接關係的. 反而時間鬆動了, 速度也會同時慢下來. 所以儘管我已經強迫自己坐在工作台前, OUTPUT 還是不多. 當然, 等待帽子乾的時間也是急不了的.


我本身對生活就沒有特別高的要求, 是是旦旦吃得飽沒肚痛就可以了. 我還未開始慢慢去看我塵封在書架多年的書. 一本好書已經可以消磨我好幾天. 所以這個世界是悶不死我的. 新年不快樂, 也沒有快樂的需要. 你想新年快樂嗎? SORRY, 個天都要你陪我地一齊西口西面.

1.22.2020

Just don't give up

在完成三頂 CYBERPUNK 的 HEADGEAR 之後好像很久沒有新帽子發佈了. 先不要以為我在偷懶, 雖然不是每分每秒都在工作, 但現在的帽子也不是一時三刻就能完成. 而且還要等待一些拍攝工作. 希望新帽子可以盡快和大家見面.
在開始製作新帽子的頭一個星期. 其實我腦內的作品還沒有完成 (平日我只是根據腦內的影像來製作), 但由於時間關係, 我不想再浪費時間所以就直接開始製作. 打算在初型完成之後再去想想結尾的方法. 這個方法其實我很常使用, 而且通常都會成功. 正所謂船到橋頭自然直.
但一直做, 一直覺得唔對路. 之後又繼續做又進行了修改, 但又覺得唔對路. 所以我在剛過去的星期六, 在診斷眼前的帽子無藥可救之後, 我便為這頂還未出世的帽子拍了幾張遺照之後就掉了. 浪費了物料, 浪費了時間. 但總好過交一件過不了自己的作品.

你大概是覺得我已經想好了新的製作方法所以才會砍掉重煉吧. 但其實我沒有, 我什麼都沒有, 我連三萬警力都無. 我只是覺得帽子太嘔心所以棄掉. 我拍照不是為了留個美好回憶. 只是將來可以SEND給客人來解釋我遲遲未交貨的理由. 最後, 我想說的是, 儘管我製作帽子已經八年幾九年. 但我還是不斷在失敗中工作. 希望大家也不要輕言放棄.

1.14.2020

CAMPING

和一大班朋友閒談時, 基本上我只有一個話題總是投入不了, 這應該就是電動遊戲. 在讀書時期, 我身邊的同學都是電玩高手, 放學就去機鋪或網吧打 ONLINE GAME. 我當時常常問身邊的朋友, 你現在用這樣多時間在一個遊戲上, 練習, 升LEVEL. 他朝一日這遊戲過時了. 你不覺得浪費了你現在的所有努力嗎?


特別是愛玩打碟機, 結他機或跳舞機的朋友. 根本上用打機的時間和金錢就可以學得一門手藝, 但卻堅持玩這些沒意思的遊戲機, 按沒意思的按鈕. 所以當年我放學只好和別的班級去繼續踢波打藍球. 無他, 我就是喜歡玩些實實在在的東西. 唔通我在中學做過三年童子軍, 打了五年 WAR GAME, 自學了結他, 跟表哥去玩徒手潛水又要話你知嗎?


時光飛逝, 轉眼又十幾廿年. 我已經唔記得對上一次露營是多少年前. 第一年無買營, 第二年都無買營, 第三年, 終於再次踏上野外露宿之路. 當然, 所有事情已經改變. 當年要靠三支火柴起火, 殺雞煮飯. 現在卻是食和牛, 紅酒, 海鮮豪華團. 科技改善生活. 以前露營是考驗, 現在露營完了要減肥. 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 (所有東西經過日本人手都變成生活態度了...)


在露營的過程中, 我慶幸當年自己有這個想法. 所以今天才知道起營時要先看風向, 下次可以去釣魚來加餸, 識起火, 可以彈結他來個大合唱, 平日的操練讓我可以更輕鬆地行得更遠. 雖然我煮野食唔叻但一定唔會餓死. 這都是由細到大實實在在學習回來. 當然大部分都忘記了. 當然任何人上網都立即變成專家. 但這對我來說才是生活. 些啦V

1.07.2020

IQ 題

你喜歡玩 IQ 題嗎? 我是很喜歡玩的. 當我遇到一條設計得好的IQ題, 我不會輕易去看答案, 起碼要思考好幾天才會放棄. 因為一條好的 IQ 題真的非常難得. 而且內含很多實用的喻意和生活智慧. 而如果最後想到答案, 這強大的滿足感是金錢都買不到的.


經歷了多年的解迷遊戲, 我結論得到一個比較大機會可以找到答案的方法是設法將IQ題的內容現實或實體化. 令自己可以真實地切身 IQ 題內的現場情況. 最簡單的例子是三個燈泡的開關IQ題, 只要你能處身現場, 你才能感覺到燈泡的溫暖而去破解疑難.


昨晚我終於能安坐工作室製作新帽子. 又回到極簡約的 CASUAL 款式. 要知道越簡單, 線條越少其實難道反而越高. 都第九年了, 沒什麼好驚訝的, 有些款式在腦內已經醞釀了一段時間但細節位置就是解決不了. 但一直思考也只會浪費更多時間, 所以我今次就在未想好辨法之前就直接開始製作.


在製作過程中去感受問題的核心位置. 物料的重量, 連接, 慢慢一步一步去拆解迷團. 最後, 在找到答案的一刻我好像聽到電影 IRON MAN 2 中, 電腦恭喜 TONY STARK 成功研發出新元素的畫面, 或好像 MR.ROBOT 中 ELLIOT ALDERSON 成功擊敗黑客的孤獨喜悅.

12.27.2019

2019年第一個, 也是最後一個訪問

較早前做了一個超級長的訪問, 由上午十點一直去到晚上差不多七點才完成. (訪問應該會在2020年2月出街) 我只可以用震驚來形容. 當然也很佩服他們的專業態度, 所以記者們的每個要求我都盡力去配合. 訪問內容對我來說都不是什麼新鮮事. 但我不知為何每條問題都好像很難回答.


一開始我以為是因為太久沒有接受訪問所以在對答時過於生疏和緊張. 但慢慢我發現難答的原因是我腦內對每一條簡單的問題都有太多答案. 罪魁禍首竟然是我這九年來寫 BLOG 的習慣. 坦白說, 雖然我知道我的 BLOG 不會太多少人看, 但其實每篇文章我都很用心地去寫. 主要是思考人生, 有時是探索設計概念之類.


所以當經歷了九年, 每個月最少四次的自我深度反省, 即不少於700篇文章之後. 就算你簡單到問我為什麼要堅持製作帽子, 我也可以有十種不同的答法. 而重點是, 我記得一點, 又唔記得一點. 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我在鏡頭前 NG 了無數次. 因為我嘗試在有限的時間把我想表達的事情濃縮. 我甚至在訪問期間拿出手機看自己的 BLOG 去重溫自己當年的觀點, 再在鏡頭前演繹一次.


很變態的對吧? 我也覺. 但我只想將來收看的人, 在這短短的訪問中可以得到些什麼. 可以在我製作帽子的九年裡拿一點有養份的內容來分享. 不單單是看到一個中年阿叔對著鏡頭講些阿媽係女人的事. 浪費大氣電波的訊息和大家寶貴的時間. 儘管最後被剪輯之後能出街的內容又有多少是我想分享的, 但起碼當日我是以這個心態去面對訪問. 多謝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