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i Harmonic

12.06.2016

Instagram

從日本回港已經兩星期, 除了必須要出席的活動之外, 基本上都是留在工作室製作帽子. 雖然有點辛苦, 但一想到如果連年尾也不忙. NICI HARMONIC 都應該可以閉門大吉了. 所以還是努力地不停工作. 


Photos from Modement.hk

上星期在百忙之中出席了 DETOUR 2016 的開幕禮. 當然遇見了一些老朋友. 老朋友介紹了一位來自 NEW YORK 玩空間藝術很出色的外國朋友給我認識. 老朋友同時也介紹我是一位香港製作帽子的新手. 而且加了一句 "His head pieces are very nice!"

Photos from Modement.hk

NEW YORK 朋友為了示好, 主動要求 FOLLOW 我 INSTAGRAM (原來, 現在識新朋友已經沒有人會再交換名片或 FACEBOOK 了...). 新朋友當然順道在我 IG 看看我的帽子作品. 這時我的面已經紅了. 因為我 IG 最近都是一些生活照. 而且還是剛剛去完日本疏乾的旅行照! (今次真係7到盡頭好唔型...)


我很想說平時我都努力製作帽子! 只是碰巧去了旅行所以充斥著生活照! 你手指頭動多幾下就見到我的作品了! 但我還未來得恰用英文演繹一次的時間. 來自 NEW YORK 的朋友已經收起了他的手指頭... 所以, 我當晚立即就開了一個只屬於 NICI HARMONIC 的 INSTAGRAM!!!


係, 我好懶. 其實一早已經有人叫我咁做. 但我一直覺得我的帽子和生活息息相關. (IDEA 都是來自生活之類的完美解釋) 但有時機會就是這樣沖走了. 別人不會浪費多半秒的時間去關心你的生活 (特別是有功能的人)... 完

11.23.2016

賞葉

上次到日本已經是一年半前的事, 當時去了白川鄉欣賞無窮無盡的雪景. 這次要欣賞的是日本秋天的景色. 紅色的楓葉, 黃色的銀杏, 晚上在燈光底下的葉影. 這些我從未見過的景色都一次過盡收眼簾.


在整個行程中, 最令我難忘的是揸車往北部地區出發的兩天. 第一天天氣很好, 雖然已經揸了二百多公里, 但郊區森林的楓樹比例始終不高, 所以到處還是綠油油一大片. 雖然景色已經算是不錯, 但拍起照來還是覺得和香港的清水灣郊野公園沒有太大分別.


成功到達溫泉區, 晚上開始下起大雨, 氣溫也有明顯下降. 想不到第二朝一早起來, 整個山頭就變成了啡紅色. 大自然的力量實在驚人. 一晚的變化比電影中的快鏡還要誇張. 忽然滿地都是落葉. 雖然雨沒有因為我的興奮而停下來, 但這配搭正正可以把我的心平靜下來. 在寧靜中細看大自然的美.


回到市區之後. 晚上去了六義園的燈會. 日本人做這種事總是特別出色. 由於光線射在葉子上. 葉子和影子成了最大的對比. 令整個畫面變得更豐富. 由於眼前除了葉子就什麼都看不見. 所以比平日更集中觀察葉子在微風中的形態和變化. 這些景象和氣氛都需要身處其中才能夠感受得到. 而照片只是勾起回憶的一種工具.


11.09.2016

好奇心

我由細到大都有一個習慣. 就是如果前面有兩條路. 一條看得見終點, 另一條看不到. 在不死人的情況下, 我通常會選擇行看不到終點的一條. 原因好簡單, 因為看不到終點的路有較多未知數. 可能有別人沒看過的風景, 所以在好奇心軀使下做了這個決定.

All photos from Modement.hk

三十年過去. 有時回頭看看, 不選擇大眾的決定是否真的比別人看得更多得到更多? 正所謂見過鬼都怕黑. 所以在經歷多年之後, 有時也開始不行小路. 和大眾一起看普通的風景. 


正如今天美國總統大選. 我相信希拉里勝出後世界不會有大改變. 雖然 TRUMPS 的未知數真的很吸引. 如果是以前, 我必定希望 TRUMPS 能勝出. 看看他到底有幾癲. 但經歷了香港的狼猪之爭. 坦白說, 我當年對狼是充滿好奇, 不如就看看在他帶領下的香港會去到一個什麼地方.


美國人沒有經歷過香港這幾年的洗禮. 覺得多年來平平無奇不如來個轉變是合情合理. 但我相信他們需要為這次的好奇付出代價. 更嚴重點說, 說不定全球的人類也要為他們這次的決定而付出代價. 一個癲的人勝出了選舉, 他只會為自己夠癲而自豪, 而往後日子將會作更多比之前更癲的行為和決定. 因為他相信夠癲才是勝出的關鍵.

11.02.2016

帽子發佈會 - ELISE

由我開始製作帽子, 我腦內時不時就會出現一些奇奇怪怪的圖案或點子, 而我就嘗試運用我雙手去把腦內的構圖變成實物. 五年來, 超過一百頂大大少少的 FANCY 系列帽子都製作過. 由於數量開始夠多, 我有空的時候會把自己的作品分類.

Name : ELISE
Model : S26/ Weight : 180g  / Color : Black

有些是以帶出 MESSAGE 為主的. 例如 "DO NOT DISTURB". 技巧不需要很高, 但 MEANINGFUL, 可以MAKE NOISE. 有些是無限重複類. 例如有一千個 LAYER 的 "IN BETWEEN". 需要無窮無盡的耐性和細緻手藝. 而其實我一直最想做. 放最多時間去研究的就是今天發佈的 "不規則類作品".

在我眾多的作品中. 比較出色的 "不規則類作品" 有雪狼2.0 和 黑洞. 都是我在工作室經歷了不知多少時間的嘔心瀝血作品. 因為是"不規則"結構, 所以第一筆和最後一筆都是無絕對的. 而且所有彎位也是做到才知"得唔得". 可以是做到九成時才發現其實這件作品"唔係好得" 而需要從頭再來.


就正如今天這件作品. 我原先是在製作另一款設計, 但當完成了八成的時候才覺得唔 WORK, 而且唔靚. 所以我就拿出剪刀把帽子剪碎. 發洩過後沒事好做又拿起釘書機出來釘釘釘. 突然靈感和方向就來了. 之後就拿新物料從頭開始. 就成為了大家現在看到的模樣.

(Left : 黑洞 / Right : 雪狼2.0)

而今次我覺得最成功的地方. 是這些鰓瓣不再只是一種裝飾 (如果看過"黑洞"的真身, 會發現最底層是一頂普通帽子, 鰓瓣只是圍在外面). 而是真的能夠做到透氣散熱的功能. 鰓瓣除了散氣之外, 還扮演了承托整頂帽子的重要角色. 所以, 當你看過這頂帽子, 你會明白我為什麼一直迷戀 LOTUS 的 ELISE, 為什麼見到 YIQING YIN 會俯首稱臣.

10.21.2016

Fishing

上周末晚去了釣魚. 而我們當晚選擇的地方是油錐出沒的聖地. 所以我也帶了專門用來捉油錐的工具去到海邊. 捕錐器放了大概半小時, 我就拿上來看看成功與否. 誰不知油錐一條也沒捉到, 反而捕獲了四五隻蟹. 其實, 我對蟹是一點興趣也沒有的. 但如果不把捕獲的蟹從籠內拿出, 目標魚是不會游進去的.


但由於這個捕捉器經過我特別改良, 進得了去就很難逃走. 加上一隻蟹有八隻腳和兩隻槓. 要從細密的網子裡拿出來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弄了很久連一隻蟹也拿不出來, 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唯有狠狠地把它們的槓弄斷, 再伸手到籠裡續一把它們拿出來. 雖然我知道蟹仔的槓是可以再生長出來的. 但我覺得就算把它們掉下海, 可以生存到換殼的機會也不高.


一直以來, 我對自己都有個要求. 要釣魚或殺生其實沒問題. 但殺了就盡可能一定要吃(除非是害蟲). 所以我最後把當晚所有蟹都帶回家. 第二日由我家大廚製成了美味的蟹粥. 十多隻蟹製成兩碗粥, 味道比我們想像的還要鮮甜美味. 但我的目標始終是油錐, 看來我要在下次出發之前解決一下放生蟹仔的這個問題.


很多人去釣魚的時候, 以為釣了上來, 把小魚從魚勾拉出, 再放到大海就算是放生. 其實大多數的魚到最後都會因為魚勾的傷口受感染而死亡. 而且小魚由被勾中到拉上水面也經歷了無限痛苦. 所以我盡量都是以捕食而不是為了消遣或興趣去釣魚. 雖然結果都是差不多....

10.14.2016

帽子發佈會 - Last Summer

完成這頂帽子的一刻我內心是真的有點高興. 因為我大概沒有想過自己會製作一頂藤織帽子. 特定外型的藤織帽子必定是手功類作品, 而製作藤織作品都必定是極奇複雜和需要精巧手功, 現時市面上買到的藤織帽子大多是機械織成. 人手製作的話, 時間和金錢都不是用常理可以理解的.
Name : Last Summer
Model : C39 / Weight : 70g  / Color : Khaki

藤織帽子的特點當然是輕和透氣. 本來絕對符合 NICI HARMONIC 的原則. 但藤織作品有兩個普遍的問題而令我這五年來都一直卻步. 第一是"藤"本身是曬乾了的植物, 而植物當然會有瑕疵, 製作出來的作品就不夠高貴.

第二個原因其實直接受第一原因影響. 藤織帽子通常出現在海邊, 襯短褲和夏威夷裇盡對是一絕. 而且這些帽已經發展百多年, 所以我的存在是不是要改變夏威夷草帽子的生態. 而曷從"藤織"之中拿取其好處, 再應用在日常的禮帽之上.


所以我最後選擇了較硬的藤, 織成非常整齊的圖案, 保持圓頂禮帽的外型. 通常, 藤織帽子的邊都是比較寬和薄, 為了增加高貴的感覺, 我在構思的時候把帽邊的物料改成 Polyester Fabric. 看上去比較厚身和有質感. 模上手比較柔軟和舒服. 加上這條粗身的黑絲帶, 是不是令大家可以從藤織帽子之中感覺到一點點高貴的感覺.

10.08.2016

命運

上星期和一大班朋友出來吃飯, 其中一個說自己最近進修玄學. 他說人的一生其實一早已經定好. 我們都只是跟著這條 PATH 去成長. 會出現的都總會出現, 而不是我們單單靠努力可以改變.


我本來不太認同, 但我見在坐各位都聽得津津樂道. 所以我就開始在想, 如果這個 "人生行 PATH 論" 是真的, 其實好多事情會簡單得多. 因為人生再不需要強迫自己, 不需要控制自己, 所有事也可以用 "這是我條命要我行的" 來解釋.


正如一個殺人狂. 他有殺人的衝動是與生俱來的. 當然, 他想殺人可能是來自一個吸毒的媽媽, 加上一個愛打老婆的爸爸, 但他在接受教育時知道殺人是不正確的. 如果以正常來說, 他大半生也會生活在痛苦之中. 因為他無時無刻都要壓制自己殺人的慾望.


但根據 "人生行PATH論", 會出現的都會出現, 加上近年大家都愛說要 "忠於自己". 其實他應該努力去計劃殺人計劃. 起碼他日被捉到. 也只會在斷頭台上說無悔這生. 而不是躲在家中後悔一生. 為什麼我拿這樣過份的例子? 你試想想, 一個天生殺人狂, 但一生都不殺人, 痛苦了自己大半生. 在老死之時, 只換來別人一句 "你的人生只是跟 PATH 行, 其實你一出生已經註定你不會殺人". 你聽完這句話會有什麼感受?

相信命運, 其實只是在無視別人付出過的努力.

10.04.2016

帽子發佈會 - HEAD TO TOE

四年前答應了朋友, 為他新開的公司製作一頂帽子. 四年間, 每次見面也問我什麼時候交貨. 我每次也說一有空就做. 最近真的有空了, 所以就開始製作 HEAD TO TOE 這頂帽子. 本來只打算用兩天的時間來完成. 但又是一個開了頭收不了尾的大製作.

Name : Head To Toe
Model : S25 / Weight : 200g  / Color : White

單單是 HEAD TO TOE 這幾個立體字已經玩了好幾天. 時間的長開始覺得有點唔對路. 所以立即把兩年前較近似的帽子出來比較一下, 才發現這次的設計比兩年前又複雜了好多. 證實不是自己做慢了. 心也定下來繼續工作.

(兩年前的作品, 今天還是很不錯)

一星期之後, 帽子終於製作完成. 但考慮到這頂帽子在朋友公司裡應該是擺多過戴 (其實所有東西也是吧...), 所以我這次用了一些時間找一個漂亮的帽子托架. 打算連帽帶托一起送出. 在這次尋找帽子托架的過程裡, 我開始思考買我帽子的朋友, 其實是不是也會把我的帽子當成一件擺設.


其實我 SELL 帽是不是不需要 MODEL 戴, 而是應該把帽子放在一個靚靚的玻璃瓶中再加兩支射燈. 所以這次我還未交貨(反正朋友也等了四年). 等我在網上訂的帽子托架到了. 再認真的拍一個硬照, 看看效果出來好不好. 說不定又是一條很有趣的出路.

9.28.2016

停電

剛過去的星期日下午在家中工作, 忽然全屋停電了. 剛開始當然以為是自己家的 FUSE 跳了. 由於我住在偏遠村屋比較靜, 立刻已經聽到鄰居家也沒有電的消息. 所以同時證明了不是自家FUSE 跳制. 也懶得去再細心檢查了.


 當時只希望盡快回復電力供應. 慢慢也聽到更多村民走出來說家中沒冷氣就快熱死. 而我最擔心的是雪櫃內的幾個蛋糕能否渡過這次斷電危機. 沒事好做當然是拿電話出來玩玩, 而令我開始醒覺的, 是由電話接收到不任何訊號開始.


家中停電, 沒 WIFI 好正常. 但電話連訊號也沒有. 起碼可以證明這不是一次細範圍的停電. 也代表了我和外界斷絕 (因為已經打不到電話, 包括999). 所以我立即拿出家中的收音機. 當所有電台也只剩下統一的"沙沙"聲, 其實當時就算沒有冷氣, 全身都突然感覺到一陣寒意.


因為電台的發射站應該距離我家很遠. 如果連電台發射站也停電, 這代表可能已經有八分一, 或四分一個香港處於沒電的狀態. 這時, 我和我身旁的女人說 : "這應該是最佳的打劫時機...". ( https://zh.wikipedia.org/zh-hk/香港廣播電台列表 )


當然, 我們沒有去打劫, 但我們都立即換了衫, 揸車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如果只是小範圍的停電, 我們可以出去食個飯, 如果是大範圍的大停電, 起碼也去超市買點水, 買點糧食和入點油. 最後在離家五分鐘的車程發現紅綠燈如常運作, 立刻放下了緊張的心情. 但這天, 我卻思考了很多.

9.20.2016

YOHO MAGAZINE SEP 2016 - VOL43

朋友生病了一段時間, 近幾個月轉了醫生, 也換了幾種新藥. 他告訴我其中一隻新藥吃了可以把所有感覺忘記, 包括恨一個人, 愛一個人. 每日只想睡覺, 睡醒了就在放空.


所以不久之後他就自行停了藥, 失去的感覺慢慢就回來了. 但最令他震驚的是原來一粒小小的藥丸, 就可以令他所有要生要死的感覺拿掉. 令一些以前看似很重要的感覺突然變得沒有義意.


就正如我製作帽子, 努力的原因有一大堆. 但如果這些理由可以因為某一個小小的因素, 在一刹那間變得毫無價值. 而當我決定放棄所有製作之後, 製作帽子的衝動, 靈感和熱情就回來了. 我會覺得這是上天的安排.


所以我通常會順著天意做人. 對著一件死物, 當然可以說再開始就開始. 但當對著一個有生命, 有靈魂的人. 一句失去感覺, 話走就走, 也就不好意思回頭. 不竟傷害一次就夠. 反正下一隻藥又不知道把我朋友帶到什麼世界.

9.13.2016

Hong Kong Young Fashion Designers Contest 2016

這已經是我人生第三次看 YOUNG D了, 第一次是看我一位非常重要的朋友參賽, 而且是我第一次看 FASHION SHOW, 所以很緊張. 第二次是我為 MOMENT 製作了四頂帽子給她作賽, 擔心出來的效果不好影響她的成績, 所以也是超級緊張.


今次第三次. 整個比賽終於和自己完全沒有任何關係, 可以輕鬆進場, 細心欣賞每位參賽者的作品. 感受一下別人緊張的氣氛, 不再需要時時刻刻擔心自己作品出來的效果.


但今年的比賽比之前的都要簡化. 由以前分為便服和晚裝和全場總冠軍. 到這次就只有冠亞季. 這樣, 大家當然會集中以高級訂製來作賽吧. 但事前我又是不知道的, 我見一些參賽者好像在做高訂, 一些又像做牛仔布 STREET WEAR 之類, 難為了評審在評分之餘還要分類. 但原來根本沒有這個必要.

計分時間有 MODEMENT 的 FASHION SHOW, 作品又比之前更成熟了.

所以我也不明白為何有參賽者會用STREET WEAR來參賽. 沒有看清楚報名表格嗎? 但最後可以進得了決賽. 最大機會應該是因為有質素的參賽者實在太少. 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唯有也讓 STREET WEAR 的朋友也可以順利入閘. 希望下席的參賽朋友參加前先看清楚細節.

Interviewed by I-Cable (2)

今次 I-CABLE 訪問主要係講有開男士禮帽既由來和歷史, 我都用了不少時間上網搜尋和整理資料, 以下是幾種主要男士禮帽既來歷, 大家有時間可以看看呀!


高帽- 全稱應是高頂絲質禮帽,圓筒狀的外形由絲質材料包裹構成。18 世紀末一位叫做Hetherington 的男士戴著它走過倫敦的大街小巷,所有人都被它吸引了。當年泰晤士報對此評論道:「它改變了男裝的面貌,遲早,所有人都接受這個頭頂上的配飾。」它流行了一個世紀在於其深諳裝飾性與功能性兼備這條男裝設計永恆的公式,帽身深度可以避免騎馬時不被風吹走的尷尬之景,便深受維多利亞時期王公貴族的寵愛,代表了上流社會。


Fedora - 與 Humberg、Trilby 似乎沒有太大區別,而玄機就在帽檐上,Fedora 與 Humberg 帽檐上揚不同,它的帽檐下翻,這點與 Trilby 相似,但較之帽檐更長。螢幕上的硬漢 Indiana Jones就是 Fedora 的擁躉,因80年代《Raiders of the Lost Ark》系列電影的熱播而掀起一陣 Fedora 旋風,隨意的帽檐更顯英氣。而且帽檐設計更加貼合日常生活。已故流行天王 Michael Jackson 在80年代呼風喚雨,自然也推波助瀾,讓 Fedora 成為了眾人皆愛的單品。


爵士帽 - Trilby 被親切地喚作爵士帽是因為後期有很多布魯斯爵士以及靈哥歌手佩戴,它的帽檐比較窄,在「Swinging London」的60年代順勢成為了頭號單品。當時的倫敦 Mod 青年戴Trilby,著 M52 復古軍衣,騎著 Vespa 機車盡情享受青春的經典英倫風造型成為了一代代年輕人的時裝新偶像。如果你說Trilby風格太過局限,那就大錯特錯了,60年代的型男無不戴爵士帽,其中以男裝史上無可爭議的時裝偶像英國的虛擬英雄 James Bond 邦德為代表。


多元化禮帽 - 縱使歷史已經為禮帽下了一個古典的定義,禮帽還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成為了街頭時尚文化,當然不可避免的就是它已然跳脫了原本的框架,變得更加多元化。中生代的好萊塢男星 Johnny Depp 每一次出街無不戴帽,已經成大叔的他依然有型,一靠墨鏡,二靠禮帽,他的穿衣風格在街拍文化中不可或缺。成熟魅力是一方面,現代男裝的演變就在於天馬行空的想像,時裝設計師 John Galliano 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帽子狂,每一次凹的造型都能根據不同主題而變幻禮帽,每一次時裝秀謝幕他總是全場最大的亮點,你要說他是高級時裝設計師,不如說他是一個天生的走秀者。


如果對帽子歷史有興趣既朋友可以上 http://cablenews.i-cable.com/ 睇重播呢!

9.07.2016

Interviewed by I-Cable (1)

在西方的文化中,無論紳士淑女,出席重要場合,例如宴會、婚禮或觀看賽馬的時候,男士或女士都會配戴製作精美的帽子,以示尊重,譬如英女皇每次出席公開場合都要配戴禮帽,而高規格的賽馬活動場上,女士若沒有配戴禮帽會被視為異類。從帽的大小、造型、設計更加可以反映出帽子主人的身分地位,貴族如英女皇、公主、王子、皇妃、諸侯伯爵等,更有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帽子。



係呀~又係我~不過今次唔係講 NICI HARMONIC, 而係同大家分享一下男士禮帽既歷史. 我有認真溫書呀! 今個星期六 (9月10日) 晚上8點, 有線財經資訊台, 拉近文化見!

8.31.2016

年度船河 2016

每年一次的船河在剛過去的周日完滿結束了. 今年少了幾位鐵膽, 來了幾位新朋友. 但由於睡眠不足, 加上藥力影響, 我現在連新朋友的樣子都已經忘記了. (對不起了各位!) 由於鐵膽少了. 活動時間也比去年多. 所以就決定繼三年前過完 WAKE BOARD 之後再次出去玩玩. 幸好 WAKE BOARD 有點像單車, 學會了上水就算過十年八年沒玩也比較容易再次掌握. 所以總算可以站在水面看看風景.


每年去船河, 我都習慣戴當年最新款的透氣帽子, 主要是拿來拍照留為記念. 但今年有點不同, 我竟然戴了一頂三年前的 BIKER 系列. 一頂用單面布車成的極簡單帽子. 而原因是我覺得這頂帽子很舒服, 下水之前收到袋子裡很方便, 而且也襯我當日的造型.


其實這是很有問題的. 這證明了我最新的系列其實不太易襯和方便收藏. 其實是的, 今年為了好賣, 我注入了較多 FASHION 元素, 也加了 NICI HARMONIC 的名字在帽子上 (calvin klein著住印有calvin klein的內褲, 其實自我感覺應該不會太好吧...). 也怕亂掉會被其他人的太陽酒弄髒. 但三年前的作品, 掉到海也沒關係了!


但又坦白說, 我真的好喜歡自己在出門之前有這個取態. 證明對帽子的觸角還未麻木. 下季的帽子又有新的方向. 出門前很高興地戴本季作品當然好. 不想戴就不要戴, 但一定要找出原因. 希望下年去船河我會很自豪地戴著2017年的作品拍照.

8.25.2016

深水埗 SHOPPING

如果你有機會走到我的工作室, 其實你除了看到我早期的作品之外(近期的通常也是賣得出才製作), 真的沒有什麼好看. 沒有大型製帽的機器, 工具都被我整齊收好. 因為我受過廣告界的嚴格訓練, 不收拾好, 如何迎接突如其來的工作挑戰?


早兩日我又去深水埗行了大半天. 昨日終於有時間坐下來把戰利品一一細看. 也將這幾年來收集過的物料版整理一下. 沒錯, 現在大家看到的幾張圖就是我這幾年來在深水埗的戰利品. 九成是網孔物料. 其他都是我路過覺得有趣而拿下.


其實我覺得自己已經算是比較幸運. 每次出發目的大概都是找網孔物料為主. 如果是一般FASHION DESIGNER. 每一季都可能要找不同的物料. 代表每一季都要把深水埗行個稀巴爛才心息 (當然視乎 DESIGNER 的要求, 知道這間店有這類, 但可能其他店又有更好更平更新的進化版物料).


以我自己為例. NICI HARMONIC 已經到了第五年. 但我每一年還是會把整個深水埗由頭到尾行一次. 而不是點對點的 SHOPPING. 過程很痛苦, 很暈, 很熱. 但如果行十次. 有一次找到一樣新的, 比之前更好的, 更輕更透氣更舒適的物料, 我還是覺得有行下去的價值. 將來, 我希望可以去到更遠的地方找我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