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i Harmonic

12.06.2018

Exhibition at IFS Changsha


本來, 我到長沙是為了交貨和 WORKSHOP 的兩場表演. 想不到參與遠比想像的多. 例如這次的展覽, 因為場地佈置和預期時間有出入 (在此強調和 SAGE HOUSE, NICI HARMONIC無關) 所以我由到達現場當晚就開始不停地把帽子搬來搬去. 展出場地也由一個地方變成兩個地方.


在離開長沙回香港的早上, 即是第三天, 我們又再一次把帽子搬到展出場地進行安裝和拍照. 帽子放好之後效果比想像的要好很多, 也很有氣勢. 也慶幸自己有能力做出這二十多頂作品, 放在這個充滿格調和高貴的場地一點也不遜色或被比下去. 襯托出來的感覺非常協調一致. 豐富和流動著節日氣息.


因為這二十多頂帽子也被 IFS 全買下了. 所以在離開展覽區時, 我輕輕地對著眼前的帽子說了聲再見. 想不到身邊的朋友也聽到, 但他們沒有笑我, 還說明白我的感受. 謝謝妳們. 因為每一頂也是由我一針一線製作出來. 在過去幾年, 每次搬屋, 每次清潔, 其實我也問自己這些帽子存在的原因. 今天, 她們告訴了我.


她們告訴了我, 她們值得被放在一個更華麗的地方展出. 她們有價有市. 她們帶給不只我一個人的快樂. 還有將會到來的每一位遊客. 她們是 IFS 最好的投資. 她們沒有因為時間或潮流的沖洗而變得失去特色.


有不只一位 IFS 的 VIP 在看展覽時問主辦單位. 展覽完了之後帽子到底會何去何從. 我雖然也不知道, 但我希望這批作品會留在一個值得的地方. 再次帶給別人靈感和快樂. 謝謝妳們. 謝謝我這雙手和奇怪的腦袋, 妳令很多不應該會在我人生發生的事都變成事實. 我唯一可以答謝的就是繼續製作更多奇形怪狀的帽子.

12.04.2018

SPARKLING WONDERLAND AT IFS CHANGSHA

童話從來不僅僅因為孩子們而存在,成年人的世界也需要治愈,保持孩子氣的天真是我們對這個世界充滿熱愛最好的證明我們為你準備了一個如同愛麗絲夢遊仙境般的奇幻樂園:


你可以在“聖”裝衣櫥用知名設計師 Nick Leung 的作品盡情裝扮;在光之拱門,聖誕球海洋記錄專屬奇幻時刻;並在聲之木馬與心願郵局傳遞愛與快樂,奇幻世界的大門為你而開!


長沙IFS聯合芒果V基金,開啟2019系列年度公益合作,隨我們一起傳播快樂,分享關愛,共同度過溫暖而閃耀的聖誕季!現場首次啟動長沙IFS與芒果V基金造夢師計劃,給孩子們更加優質的學習環境。大家可以在長沙IFS的各服務台了解此項計劃詳情以及進行愛心捐贈。


隨著嘉賓們共同點亮代表希望與美好的長沙IFS魔力愛星,正式開啟2018長沙IFS聖誕奇幻之旅!我們聯合香港新銳帽子設計師 Nick Leung,首次在中國大陸呈現20頂高級訂製禮帽,其中包括長沙IFS量身定制款。戴上聖誕裝備拍照打卡後,正式開啟奇幻之旅。


聲之木馬裡有各式旋轉的奇幻帽子,帽子裡藏著來自12個國家不同的聖誕祝福語言,期待大家告訴我們你都聽到哪些國家的語言,雖然強大的科技讓我們可以實時視頻聊天,可是手寫卡片的美好從來沒有消減過半分,快來將聖誕奇幻能量傳遞給遠方的親友吧。


11.30.2018

帽子發佈會 - DO NOT DISTURB (COLORED VERSION)

如果五年前的 DO NOT DISTURB 是很 COOL 的告訴別人不要打擾. 今天的作品必定是超大聲的大叫 "不! 要! 煩! 我!". 雖然, 客人希望今次展出的帽子充滿色彩來形合 SPARKLING WONDERLAND 的主題. 但也不一定要照單全收.


在製作這頂帽子之前, 我是真考慮過每背後的意思, 改成色彩繽紛又會帶出什麼效果? 如果沒有令帽子出來效果更好, 意義更深的話就不要自討沒趣. 所以有幾頂我還是堅持用原本單調的顏色好了. 正如之前發佈的 LINER. 重疊組成的漸變色. 層次遠比初型豐富得多, 這就值得製作新 VERSION.


經歷了五年之後再次製作舊有的帽子, 在製作過程中會回想很多往事. 例如當年張繼聰先生戴著這頂帽子做節目, 之後又有客人突然買了, 還要第二天立即送去一個想像不到的地方. DO NOT DISTURB 帶給我的一切遠比其他帽子多. 而在當年製作時是完全估計不到的.


DO NOT DISTURB 給的的啟發是, 你永遠無法知道每生一頂帽子出來, 這頂帽子之後會帶給你什麼故事. 有些用上十倍時間來製作的帽子卻無人問津. 有些不用腦的作品卻得人歡心. 所以只需要不斷做好自己的帽子. 想到的就做出來, 因為只有做了出來才能激發別人的思考. 可能這些做法在當今 FAST FASHION 中是非常錯的規劃方案. 但這是我的選擇 .至少我知道自己選擇了什麼.

11.27.2018

WORKSHOP AT 長沙 IFS MALL

今次的 WORKSHOP 可以進行得如此成功, 我想在這裡特別多謝 SAGE HOUSE 的 MAVIS MAK. 只看這幾張照片, 相信大家都覺得整件事好順利, 但如果沒有 MAVIS 背後付出的一切, 沒有她通宵達旦的工作, 沒有在零晨時段發出最後通碟. 這件事已經無法完成. 也沒有現在大家看到的畫面.


 WORKSHOP 一共分了兩堂, 第一堂是 FOR MEDIA, 第二堂是 FOR VIP. MEDIA 主要是年青人, 而 VIP 就由5至50歲也有. 我很高興這次設計的頭飾可以滿足到不同年齡層的參加者. 雖然每一場的WORKSHOP 都由原本的半小時挺長到一個多小時. 但當我看到連小朋友都可以製作出一頂令大家也嘩然的頭飾時. 這滿足感比自己製作帽子還要大.


完成這次 WORKSHOP 之後, 我還是比較喜歡躲在巢穴裡專心製作帽子. 這個答案雖然我一早知道, 但我這次選擇去面對這個挑戰. 當然也由構思,購物,外觀或包裝等各方面賺來了深刻和寶貴的經驗. 在面對困難時有同伴和我一起去分析眼前的情況和作出成熟的回應. 因為 NICI HARMONIC 再不是我一個人, 而是一個團隊. 謝謝我的團隊.


由我收到 CONFIRMATION 到出發去長沙. 前後也只有三個星期, 除了 WORKSHOP 之外, 最精彩當然還有 NICI HARMONIC 你作品展. 其中一頂更是為了這個 SPARKLING WONDERLAND 而製作. 開幕禮將於本月29日在 長沙 IFS 舉行. 我現在可以說的. 是這個活動比你想像的都要大! 請留意日後的發佈. 無限感激.

11.20.2018

帽子發佈會 - WORKSHOP BY NICI HARMONIC

今次長沙 WORKSHOP 要做的頭飾, 除了要切合主題之外, 最令我需要思考的是"不插電演唱會". 意思參加者在整個製作帽子過程都不需要用電. 在音樂世界通常會用 ACOUSTIC 這字眼, 我本身就很喜歡玩和聽 ACOUSTIC VERSION. 所以一聽見不用電就會不自覺說出"不插電演唱會".


不插電當然不是場地的要求, 而是我們考慮過參加者的能力, 在安全情況下都是不要接觸電源比較好. 但說真的, 要做一頂像樣的頭飾而又不使用任何電器真的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加上, 在不知道二十個參加者的年齡和性別之下, 針線也許對他們來說已經是一大挑戰. 所以針線也不會出現在這次 WORKSHOP 中.

Name : Sparkling Silver
Model : S44/ Weight : 80g  / Color : Silver

那你可能會問, 在沒有衣車, 沒有針線, 沒有熱溶膠和電鑽等工具的情況下, 其實又如何完成一頂出得廳堂的帽子呢? 而答案就是你現在看到的 SPARKLING HEADPIECE 就是在以上條件下製作出來的帽子. 而重點是你可以發揮你的創意, 選擇任何不同顏色, 不同材料去製作一頂充滿個人特色的帽子.

Name : Colorful Christmas
Model : S45/ Weight : 80g  / Color : Mix

我相信只要你戴起這頂頭飾, 無論你在今年的聖誕節去到什麼 PARTY 都一定會成為焦點. 我已經為了各位參加者準備了各式各樣, 包羅萬有, 五光十色的素材. 一齊來發揮你們的創意吧! 看看誰造出來的頭飾比我這兩頂樣板更有艷麗吧! 11月22日長沙 IFS 國金中心見!

11.19.2018

帽子作品展 @ 長沙 IFS 國金中心

兩個月前, 我還在忙於準備 NICI HARMONIC 第一個作品展. 其實認真製作並不是為了什麼原因, 一心只想和相識已久的朋友和記者找個機會喝一杯, 希望他們山長水遠來到看展覽時不會太失望. 展覽順利完成, 兩個月轉眼就過去, 想不到接著就是我人生第二個作品展.
不過這次展覽不再是香港. 而是長沙 IFS 國金中心. 這次很榮幸可以和 SAGE HOUSE 合作. 在 IFS 展出二十多頂作品. 其中一頂更是特別為了這次展覽而製作的藝術帽子. 主題是 SPARKLING WONDERLAND. 一聽到這主題已經可以聯想到一個閃爍爍泡泡的聖誕節.


而這次長沙之旅最令我興奮的. 將會是獻出我人生第一個 WORKSHOP. 其實我一直也沒有做 WORKSHOP 的準備, 因為我的帽子不是一時三刻可以製作出來. 但如果只是為了一個節日或是一個主題就另作別論. 也難得我想到一個非法好玩的提案, 客人連樣版都沒看過就 APPROVE 了這個 IDEA.
通常越易過, 越沒有什麼附帶問題的 IDEA 反而令我越緊張和擔心. 因為這代表了客戶對 NICI HARMONIC 的信任. 所以我必須要做得更好去令他們相信早前的信任是正確的. 但這無形的壓力其實真的幾大. 不想令人失望比單單跟足客人的要求真的是高兩馬子的事. 不去想太多了! 11月22日 長沙見!

11.13.2018

帽子發佈會 - Liner

有些 CONCEPT 一直在腦內好幾年. 但因為種種原因令這些構思未能成為實物. 例如這不是最新又爆的款. 例如已經有初型, 又何必整多一件差不多的在工作室呢? 又例如手頭上一直有其他帽子在製作中, 又又例如未想到最好的製作方法, 而最簡單的原因是 - 懶.
Name : Liner
Model : S43/ Weight : 200g  / Color : Blue

難得有機會可以一次過將我的作品以極鮮艷的顏色展現於人前, 當然不能放過這次機會將一直在腦內的概念來個大爆發. 唔怕你話悶, 最怕你到時又被我的作品搶盡你們的風頭. 誇張對我來說一直都不是難道. 只怕別人接受不了.

今天就發佈這頂屬於2013年 FANCY 系列 WAVE 的彩色款. 到底在五年之後再次製作同款但不同色的帽子會有什麼變化呢? 在開始製作之前, 我拿起五年前的作品, 看看當時自己的手藝, 有什麼地方可以改善. 又有什麼方法可以更快完成呢?
2013 Fancy Collection - Wave

因為顏色的關係, 最後我還是需要在時間不多的情況下抽出兩天把這頂帽子完成. 完成一刻沒什麼感覺, 但當放下來好好欣賞才發現美得說不出話來, 之前已製作好的帽子立即被比下去. 但沒時間放鬆, 最重要的帽子立即又要開始製作, 加油吧!

11.06.2018

MY MUSIC WEEK

上星期對我來說是一個音樂 WEEK, 我不但去了中環的 WINE & DINE 一邊飲酒一邊聽歌, 星期四看了 SUPPER MOMENT 的演唱會, 還在周末兩日分別看了 BOHEMIAN RHAPSODY - QUEEN 和 LADY GAGA 的 A STAR IS BORN.

Photo from tout à coup

 在去看 SUPPER MOMENT 之前我在 WHATSAPP GROUP 問問有沒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去看. 朋友對於我會付錢去看 SUPPER MOMENT 表示驚訝. 其實一點都不出奇, 因為他們真的很努力, 而且成功了, 我也想到現場替別人高興. 我整晚看著他們的表演, 唯一可惜就是覺得自己當年不夠努力不夠堅持, 這是他們應得的.

Photo from tout à coup

以前最常聽是說在香港玩樂隊沒前途. 現在他們會說這樣多年才出了一隊 SUPPER MOMENT. 一隊還不夠嗎? 每一個有夾過 BAND 的朋友都覺得自己就是這一隊吧? 如果連自己都覺得自己是二,三線. 應該可以一早拆夥了. 因為音樂本身就沒有名次之分. 所以有一隊彈出, 即是人們接受了.

Photo from tout à coup

BOHEMIAN RHAPSODY - QUEEN 和 LADY GAGA 的 A STAR IS BORN 其實分別是兩套叫人戒毒的宣傳影片. 總之一吸毒就會失敗, 就會病, 就會不停飲酒和性懢交. 但只要一戒毒, 所有朋友, 事業就會回來. 或, 靜靜雞走左去自殺, 完.

10.30.2018

上海考察團

剛參加了上海考察團, 對上一次去上海已經是大概八年前的事. 雖然這次行程緊密得可怕, 外灘也只是剎那間經過, 但也可以感覺到上海在這八年間有多大轉變. 八年前上過當時最高的大樓看盡上海的夜景, 今天路經時都差點被新建的高樓遮擋而看不見昨日的大樓了.

在中國用大型機器切青瓜是常識吧

每個人都應該看過不少展覽了吧. 我對上一次看同類展覽是十多年前的事, 同樣是在上海同一地點. 要不是同事們的提醒, 我已經完全忘記了十多年前這些無關重要的記憶. 每個人看展覽都有自己的步驟吧? 而我每次都很清晰 - 請給我看最新的, 或我所未知的事情.

在中國, 參觀的時間停電是常識吧

非常失望地沒有太多新的東西令我留步. 反而這次我留意到很多別的事情, 謝謝團友都細心的一一解答, 令這次行程雖然沒有硬件的知識增長, 但竟然可以在短短幾天內了解這行業的十多年大轉變, 也算是上了一堂行業進化精讀班. 這些資料比硬件或新技術更難能可貴, 謝謝各位的無私分享.

唔是講笑, 台機器真係有成公里咁長

在回香港前一天, 我們一團人坐了四個多小時車由上海到鎮江進行考察.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世界級的大型機器, 長度應該有兩艘鐵達尼號吧. 我們由機器頭行到尾起碼也走了十五分鐘. 他們一間廠就有三台這樣的機器, 我忍不住說了句...就算在太空也應該可以看到這三台機器了吧? 全場沒人俾反應...老尷...

10.23.2018

帽子發佈會 - 小燈泡

出發上海之前才發現這個月還有兩編文章未發佈, 坐下來想想寫什麼好, 才發現有很多題目也想寫寫 (都是和帽子無關的). 例如上星期做了好朋友的結婚兄弟, 由早上7點一直玩到晚上12點. 很完整的一天, 很圓滿的一對新人. 很多感受想說出來.
Name : 小燈泡
Model : S42/ Weight : 60g  / Color : Red

又例如我看了延禧攻略. 我又是一是不看, 但一開始就停不下來, 70集很快就看完, 相當不錯的鬧劇. 看完之後的一星期會有回家不知道可以做什麼的失落感. 又又例如我想說最近在圖書館和書店看了幾本林燕尼的書, 原因是我在某個星期日的早上聽了"讀賣Sunday".

王貽興介紹的"寂寂燕子樓"實在太吸引. 令我在過去一個月中, 一有空就上圖書館或書店註足觀看. 可能你會問, "你係唔係窮到咁連本書都買唔起回家慢慢睇?". 但我家中其實有一本李天命的思考藝術, 當時我在書店看了三分一決定買下來看. 點知買回家幾年,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其實有一本想買但未買的書是一件幸福的事. 這段時間如果朋友遲到, 我可以到圖書館看半小時書, 朋友到了我還覺得時間不夠想看多頁. 因為哥哥的關係, 我很少已經看很多林震強的書. 想不到大了就看他家姐的書. 林燕尼小姐的文字, 有種在你耳邊說故事的感覺. 不快不慢, 不間不斷, 令人靜心沈澱.

10.12.2018

動力來源

間唔中和朋友聊得興起, 就會想出一些較新潮的玩意. 我通常不是吹吹水就算. 緊隨其後就開始進行網上調查工作. 看看有沒有獨具惠眼的朋友已經把我的構思實踐中. 有時會見到一些比我想法更高明的朋友, 我就會為他們鼓掌, 希望他們在這個範疇上將來會有更大發展. 而我當然收得皮.


當然也會見到些比我想法差的, 這時我就會想是不是可以在這方面發展. 因為連這樣的公司也可以運作的情況下, 應該只要比他們做得好就有生存空間. 就正如我當日其實只是買不到想要的帽子, 所以就上網找, 才知道這個世界根本沒有我想要的帽子, 所以才決定自己去做.


話說上星期又有些好玩的主意想了出來就和朋友分享一下. 一路說著, 整個畫面和可能性都開始變得越來越清晰了. 事實上當時就可以決定開始行動. 想不到朋友卻在這時問了一句:"為什麼不把你剛剛想出來的點子應用在你帽子的事業上?". 我當刻都呆了一下, 其實我真的沒有這樣想過...


可能是帽子這事業已經運作了七八年. 好像很多方法已經試過但都不見得成功. 潛意識就開始想做其他事情去逃避這個不知如何 GROW UP 下去的狀況 (強調不是運作下去, 運作下去一點難道都沒有, GROW UP 才是要思考的問題.) 所以我很多謝朋友問了這個問題, 令我又尋回一些在帽子世界向前推進的動力.

10.08.2018

帽子發佈會 - 小立人

小金人製作完藝術系列, 大力人的男裝帽子, 來到第三撃也是最後一擊當然是女裝系列. 頭箍依然是我最喜歡的女性頭上飾物. 雖然只是一個小立人, 但只要是戴在頭上無論去到什麼都會立即成為全場焦點.

Name : 小立人
Model : S41/ Weight : 30g  / Color : Black

一踏入十月就過了一個不見天日的星期. 我的生理時鐘又被瞬間打亂了. 每日睡不多過四小時就自己彈了起床, 在濛濛濃濃的情況下唯有繼續工作. 製作我每一年最重要的 CASUAL 系列. 在製作過程中, 每天也覺得 CASUAL 系列真的一點都不討好.


原因是藝術系列放了幾多時間就有一頂幾多時間的作品. 但 CASUAL 系列可以是放了二十小時之後而覺得行錯了路需要推倒從來. 而這二十小時就好像水蒸汽般蒸發了. 而就算我這季的 CASUAL 系列是多精彩, 但我也可以確認在世人眼中這季的作品和以往的其實沒分別.


當然有分別啦! 比之前輕了, 更透氣了, 外型比之前前衛. 而當我在工作室完成了這季的初型時, 我真的忍不住起身為自己鼓掌了十五秒. 最開心的原因當然是我已經期待著有新帽子戴出街了! YEAH~~

9.24.2018

Before Our New Collection

既然展覽之後是一個新開始. 所以在這幾個星期就開始了吸收天地靈氣的生活. 看幾套一直未看的藝術電影, 上網看看現正進行中的 FASHION SHOW, 到各大名店摸摸最新的時裝, 到圖書館和書店打書釘之類等活動.


而最近我出街戴少了帽. 原因竟然是我覺得自己的帽子不好看, 當然同時也買不到好看的帽子. 想不到做了這樣多年, 還會回到這個階段. 真的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 但這可能是因為我近來的衣著風格有輕微轉變.


也可能是年齡的問題, 也有機會是大圍的轉變吧. 以前我必須要 JUST FIT OR 更甚是細一個碼 OR 女裝男著之類. 但現在就不同了. 衣服不再是 SLIM CUT, 取而代之是鬆身一點, HEA一點, 顏色不再鮮艷, 全身大至灰和黑, 間中一個顏色帶出主題.


所以在戴上以前的帽子之後就顯得格格不入. 就正如現在買鞋也想買大一個碼之類. 當然, 帽子就不是放大一個碼這樣簡單, 而是由物料再到剪裁都需要有一個大改變. 而這樣的帽子在市面上是否已經存在呢? NICI HARMONIC 又可以擔當什麼角色? 這就是我在製作新系列前需要思考的事情.

9.17.2018

帽子發佈會 - A SILENT MAN

由2017年開始, 在製作完藝術帽子之後, 我就會嘗試將它的概念應用在其他帽子上. 今次也不例外, 在完成 PEOPLE 之後, 就構思出 A SILENT MAN 的念頭. 只得一個男人的帽子就會變得不夠霸氣嗎? 但一個頂天立地, 開山劈石的男人又如何?
Name : A Silent Man
Model : S40/ Weight : 100g  / Color : Black

你可能會說, 帽子開了這樣大的洞, 戴上之後就直接看到額頭了. 不是正正遺背了 NICI HARMONIC 嗎? 放心, 其實我在未製作這頂帽子之前已考慮了很久. 甚至我也有想過在洞內加一層黑布. 但最後我還是很想突顯這個男子氣魄, 所以就依照了現在的做法.


而我也相信戴得起這頂帽子的人應該能夠理解帽子背後的意義. 就正如你不會說 VIVIENNE WESTWOOD 的衣服只用扣針來連接, 不會說 THOM BROWNE 的衣服像縮了水的童裝. 不會說 RICK OWENS 的衣服剛好露出男性的生植器官.


這頂帽子其實在兩星期前還未發佈之前已經在展覽中展出. 我當時沒有加任何注解, 也只是隨便放在一角. 想不到也會有記者和朋友特意走來問我這頂帽子的意思, 也出乎意料地讚美和說出我大概的想法. 一頂帽子佔領的空間真的很有限. 但其實帽子帶出的意思和信念可以是無限大, 而且可以傳播到不同人的心. 謝謝

9.07.2018

NICI HARMONIC HEADGEAR EXHIBITION

在展覽前的幾天, 我不停為這次展覽做準備, 當日包括 POSTER, POSTCARD, SIGNAGE 的 QR CODE, 帽子簡介, 飲品, 食物, 帽 STAND 等等...由於我住三樓, 到樓下再去到馬路最近也要幾分鐘的距離, 由我執帽子, PACK箱的時候開始, 我內心不停問自己, 為什麼拿自己來搞? 為什麼拿自己來搞?


星期四總算把需要帶去的東西 PACK 好, 總共是十大袋. 即是說就算我每一轉拿兩袋, 我最少也要行五轉, 還未計算在車尾箱的酒水和小食. 而最令人沮喪的, 是這十多大袋東西, 有八袋在展覽過後需要拿回家. 我有一刻閃出不如展覽完了就把所有帽子棄掉的念頭. 為什麼拿自己來搞? 為什麼拿自己來搞?


我一直在想, 時間總會過去, 時間總會過去, 星期六我就可以安坐家中休息, 頂住! 加油! 星期五終於到, 早上九時半出發, 多謝上天暫時停雨, 令我在搬運時不至於太狼狽. 而我到了展覽當日的早上, 我才醒覺一直沒有考慮如何展出作品. 四十多頂帽子, 四十多支STAND, 應該如何散落在畫廊的不同位置才可以令到來的朋友以最好的形態示人.


最後我以最有氣勢的兵馬俑排列法. 效果好到連我自己也被這場面震懾了一會. 多謝各位記者, 長輩, 朋友和同事到來支持, 感謝當中參與過的各位, 謝謝 BROKEN LIGHTER 各成員留到最後幫我收拾帽子, 有你們幫忙, 將原本一小時的工作變成十分鐘. 我其實當時已經醉到扑街. 感謝當日幫忙的 HELPER SALLY. 由接受邀請到展出只是兩星期的事, 當中經歷了不少. 只能說這是一個階段結束, 又是一個新開始.

9.05.2018

展覽的主題

作為 NICI HARMONIC 第一個藝術帽子作品展. 除了一張 INVITATION CARD 之外, 當然就是 POSTER 和 LEAFLET 了. 所以我上個星期五,六就乖乖躲在家中工作. 但不知怎樣的總是做不出想要的東西出來. 真的! 兩日, 什麼都做不出來, 因為我不想拿舊照片來用, 很悶, 很沒意思, 很想為這個展覽來個主題.


我想為了這個展覽做點新的東西出來. 一些新的, 吸引你想來這個展覽的東西! 一個金髮妹妹戴著我最新的藝術作品系列的大頭照! (我在自己WORKSHOP叫了出來) 所以我立即打電話問朋友 "喂, 你手頭上有金髮妹妹好可以外借嗎? 答案是 "當然沒有!!" 我灰了半秒, 我再問 "那你知道香港那裡有最多金髮妹妹嗎?" 答案是"赤柱"


所以我星期日就帶者這頂帽子直入赤柱. 在小巴的路上, 我才開始覺得自己有多白痴, 1)其實清水灣都好多外國人 2)其實無人會想戴我的帽子 3)其實現在的外國人不再友善 4)其實街上的金髮妹妹不是MODEL, 就算她的家人願意幫忙, 戴上帽子之後也不會太高興, 而我也沒理由要小妹妹跟著我的意思去做.


所以我在小巴上後悔到不得了. 我竟然天真到以為隨便在赤柱街上便有很多金髮家庭, 隨便和他們家人說兩句就願意戴上帽子和開心的對著鏡頭微笑. 終於到達赤柱, 下了車, 行出了赤柱廣場, 眼前真的出現了一家外國人, 我立馬箭步去問了金髮妹妹的爸爸, 爸爸聽完後說 "WHY NOT?" 我拿起相機, 拍下了這張照片, 由落車到完成工作, 前後不到五分鐘. 神蹟, 感謝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