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i Harmonic

10.16.2017

致可愛的思考

朋友離開了剛好七年. 我人生第一頂帽子也是七年前這一天完成. 七年好像一段很長的時間, 但如果我七年前看到昨天剛完成的作品, 我應該還是會覺得這七年來沒有白廢. 對, 我不是要七年前的自己看看今天的月售記錄, 不是看一共得了多少個獎, 不是看和多少明人明星的合照(請對號入座), 而是看今天的作品.

但這刻我也想看看七年後的作品, 到底和今天的作品又可以有多大分別. 鑽研帽子這個學問真的太有趣, 其實我到這刻為止也不明白過了七年, 為什麼帽子世界還可以停留在這個階段. 可能是我還不夠強大, 還未有能力吸引到更多人的目光. 製作帽子已經七年, 但還是連少少的改變也沒有. 對不起....


當然, 我也明白影響力, 改變之類的東西都不是靠努力就可以操控的. 所以只需要做好自己, 其他事就由其他人去決定好了. 反正我根本控制不了. 也不應該把心思放在控制不了的東西上. 但口講容易, 在別人眼中也看似容易, 但當自己是第一身. 思想總是不由自己來控制.


七年前你是誰, 現在你是誰, 七年後你又會是誰. 這些問題本來就不值得用時間去想. 但還是控制不了. 我的思想可能就是不屬於我, 你想行前, 也決定了行前. 但思想卻以每分鐘六十次的 REMIND 要你向後行. 所以有時我會選擇和思想現遊戲, 我沒退路了. 要不一齊死去, 要不陪我向前行好了. 致可愛的思考

10.12.2017

帽子發佈會 - Magic Master

上次也說過, DISNEYLAND HONG KONG 特別喜歡我的 LET IT SNOW 系列. 所以第二頂的特別訂製帽子也是以亂網作為基礎. 但由於表演的人員多是外國人. 所以他們想我做一頂 FEDORA HAT.
Name : Magic Master
Model : S33/ Weight : 80g  / Color : Blue & Black

FEDORA HAT 對任何一個人來說也不會陌生吧. 但其實我自從在2015年跟 JAYCOW 老師之後也沒有再製作過. 這也只是我人生第二頂親手製作的 FEDORA HAT. 對一個製作了六年男裝帽子的人來說只製作過兩頂 FEDORA HAT, 的確很難令人相信.


坦白說, 做這頂 FEDORA HAT 難度真的不高, 但想不到出來的效果比我想像的要好很多. 就算未交貨已經感覺到將來戴到表演人員頭上的效果一定好好. 交貨的時間, 其實這頂帽子的驚喜對 DISNEYLAND 來說比 GANDELF 更大. 也許是因為 GANDELF 的外形比較容易想像吧.

這次和 DISNEY 的合作相當愉快, 在製作新帽子的同時也學會了很多製作 HAT BLOCK 的技巧. 在將來的製作大大增加了可能性. 也因為這次的合作認識到一些尊重創意的新朋友. 希望將來繼續有機會和你們合作! 謝謝支持!!!

10.04.2017

評分標準

這一年, 我覺得自己學得最多的不是什麼製作技巧, 而是更了解自己的品牌. 一年前, 我以為以我的工作經驗, 加上這些年來的訪問, 而且還有我朋友圈的指點和各方面的成績, 應該沒有什麼難題可以考得到我. 所以就算要我在什麼人面前 PRESENT, 基本上我都是充滿信心. (信心和輸羸沒直接關係)


但經歷了這一年眾多的 INTERVIEW 之後. 同時也經歷了好幾次的失敗. 我開始慢慢領會到這個行頭和我一向認知的世界有很大出入, 他們可能在定義成功這話題上和我生活的世界很不同. 如果你答不中他們心目中的答案, 就算你的往績有多雄厚, 構思有多精彩絕倫, 他們也只會覺得你還沒有想得夠通透.


我完全沒有怪他/她們. 因為我沒有受過正統的時裝教學, 我的答案在他們耳中就像一個行外人. 就好像你無接觸過空中服務員的圈子, 但你也可以去投考空中小姐. 當考官問你為什麼想做空姐, 如果你的答案是"因為喜歡去不同的地方", 你就已經立即被 OUT. 其實這個答案沒問題, 喜歡去不同的地方不代表會不熱心工作和解決問題, 也不代表沒有應變能力.


考官就是沒有時間再去了解, 考官就是想聽他們預設好的答案. 因為他們也是打份工, 考空姐用這準則當然沒問題, 但創意工業就不知道了. 他們有需要去深究你的創意是否大到容不下標準答案嗎? 定還是, 他們根本追不上你的思想而只覺你走得太遠. 明明就是一件好事. 但在他們眼中卻是不知如何評分. 不知如何評分的結果一定不會是滿分. 所以需要學的是如何達到他們的評分標準. 

9.22.2017

帽子發佈會 - Gandelf

雖然萬聖誕是下月31號. 但香港迪士尼樂園的萬聖誕活動已經開始了! 今年很榮幸可以和香港迪士尼合作, 製作出各種適合香港氣候的萬聖誕表演人員造型. 如果大家今年會入場玩, 記得留意表演人員的帽子, 說不定會找到由我親手製作的作品!

Name : Gandelf
Model : S32/ Weight : 80g  / Color : Black

迪士尼特別喜歡 NICI HARMONIC "LET IT SNOW" 的設計, 因為他們一直覺得藝員在表演時如果還要戴著又厚又重的帽子真的有點不自然, 加上香港的特色氣候(又熱又潮濕), 用歐美服飾似乎不太適合. 所以就希望我可以用LET IT SNOW 的技術製作巫師帽.


我聽完之後真的又開心又緊張, 開心是因為我的透氣散熱設計終於都可以大派用場. 緊張是因為 "LET IT SNOW" 的製作方法其實有它的限制. 巫師帽我從來沒有做過. 還要用有限制的做法來製作, 想了一晚, 想好了製作方法, 便答應了這次的挑戰.


如果對帽子有少量認識, 也應該知道要做這頂帽子首先要起兩個木模, 再在木模上拉出需要的形狀. 其實首兩個模子是失敗的. 幸好最後還是順利完成, 也開了一道新的模具製作之門. 將來在製作奇怪的外型時也有更好的掌握.

9.18.2017

My previous project

自從 NICI HARMONIC 開了 INSTAGRAM 之後, 為了不令 FOLLOW 的朋友覺得太悶, 我時不時就找一些有趣的照片來分享. 但我們這些常常躲在 WORKSHOP 工作的人, 真的不是時時刻刻都正在做有趣的 PROJECT. 所以我有一日就打開自己的電腦, 看看有什麼關於 NICI HARMONIC 的照片可以分享.


一找之下發現原來很多 PROJECT 都是完成了就算. 可能是因為我由 PRODUCTION 出身. 在過程中其實沒有多大樂趣, 只希望把事情做到最好, 不要令人失望. 完成了之後還要擔心出街的反應和效果. 當一切都完成之後, 我已經在忙著其他事情. 所以 "慶祝" 在我的生命裡其實近乎沒有出現過.


可能在別人眼中, 這都是一些很有趣的 PROJECT. 過程中都應該充滿樂趣. 但在我記憶中都是一些當時做得不夠好的地方, 如果再做有什麼可以改善, 有什麼不應該再犯錯, 有什麼準備功夫可以做得更足. 以上的結論都和樂趣相距甚遠, 令我想起別人說過的一句話. "你必須非常努力,才能看起來毫不費力"


這代表了我在成為全能的帽子設計師之前, 我都會繼續在這種狀態下工作. 好聽一點就是因為我求知和探險精神比別人強吧. 什麼也想嘗試, 什麼也覺得不是沒有可能, 每次也不想只是單純的重複. 結果好多時最後都是 "搞到一獲粥". 我舊老闆 CANDY TAM 講過 "幾難得有個客人相信你的專業, 俾幾十萬你試新的效果, 你不會不去好好珍惜吧?"

9.11.2017

帽子發佈會 - Love Forever

已經有好幾個周末留是在家中, 做帽子由朝做到晚. 幸運是一點也不覺得辛苦, 只是覺得時間不夠, 還要計算好帽子的乾燥時間來安排製作帽子的先後次序, 在製作新帽子的時候, 突然又有新概念在腦內出現, 一頂帽子還未完成, 第二頂新帽子又要開始了. 這應該是自做帽以為最有衝勁的一段時間了.
Name : Forever Love
Model : W01/ Weight : 50g  / Color : Red

在這些年來, 除了客人的特定要求, 基本上我都集中在男士帽子(或中性帽子)方面. 但在2018年, NICI HARMONIC 將會推出第一季的女裝系列, 而我將會把我的女裝系列帶到 PARIS. 大家現在見到的就是系列的第一頂. 我希望 NICI HARMONIC 的女裝系列是極容易CARRY的. 就像一條頸鏈, 一副太陽眼鏡, 落街食口煙也可以隨便戴上的帽子.

FOREVER LOVE 這頂帽子的外型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創作, 在腦內也出現了好幾年. 但一直沒有製作出來的原因是解決不了技術上的問題. 也正正是因為最近找到了新物料, 所以一些以前看似不可能的帽子都可以誕生了. 就好像世界上未出玻璃之前, 其實人類一早已希望有種物料是透明的.

只不過是我在世界上未有玻璃之前已經寫好了一百種玻璃可以應用的地方. 所以當我找到玻璃之後, 就忍不住不停把自己之前的想法實行, 雖然現在還算是沒有什麼成果, 但我已經感到前所未有的滿足, 令我有不斷向前和生存下去的動力. 因為我知道找到是一種幸運, 找不到也不是不幸, 真正的不幸是在年老的時候, 找尋已久的東西才突然在眼前出現.

9.06.2017

正常生活

終於回到正常的工作時間. 在過去一年, 我的上班時間是每兩星期飛一次美國. 意思就是每兩星期需要在通宵工作, 之後兩星期又返回正常工作時間. 不斷輪迴. 熟我少少的人也知道我是有嚴重 JET LAG的人. 平均要用2-3日時間才能適應到新的作息時間, 所以當我開始習慣了通宵生活, 我又是時候要回到日班工作.


 同事時常問我這樣的生活辛苦嗎? 我想說, 要是我生活之中只有這份工作是沒問題的. 因為我這一年可以拿所有工作以外的時間來休息. 原本我也是這樣打算的, 有留意我 BLOG 的朋友也知道我和 NICI HARMONIC 會休息一年. 但賤骨頭就是停不下來, 盡管我這一年沒有什麼特別活動. 但我還是不斷為將來而準備.


所以, 我這一年就變成一日睡3-4小時的生活. 不是我強迫自己要起身工作 (當然有時的 MEETING 是需要我睡兩小時就起身出發) 而是好多時我根本睡不著. 當中包括了樓上裝修, 樓下有人大聲聊天, 陽光, JET LAG 等等原因. 睡不著就不要浪費時間, 所以又起身開始工作.


當然, 我也覺得這一年有些不錯的地方. 例如外出的時間永遠不塞車, 任何日子都可以出發到深水埗購物, 交收或出貨的時間變得非常輕鬆, 到沙灘游水的時候別人以為我發了達不用上班. 當然我也以為別人發了達. (當你在平日去沙灘或休閒地區, 你才知道香港其實真的很多人都不用工作...) 而以上這一切方便, 也是我用每日極差的睡眠質素換回來的, 阿門.

8.25.2017

Boat Trip 2017

一年一度的船河活動在剛過去的周末結束了. 今年參與的人數非常多, 也見到很多一年才見一次的朋友. 不經不覺這些朋友都見了九年, 由陌生人成為朋友, 但在街上碰到應該還是不會認得. 因為腦內都有各位沒化妝的泳裝造型.


早十時上船, 下午六時才下船. 在船上一共八小時, 但快樂的時光好像轉眼就過了. 也不太記得在船上其實做了什麼. 可能近來都比較少和一大班朋友出去, 有一刻突然在想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各人都在熱烈起舞的同時, 我卻不知道如何是好. 想起了 EASON 的 CRY IN THE PARTY.


如果大家有印象, 其實我上年是戴了一頂早年的作品, 因為真的沒有什麼帽子好戴. 所以今年答應了自己, 一定要造一頂全新的帽子去船河來拍照. 果然, 在去船河之前一星期終於給我想到好玩的設計, 也強迫自己要在船河之前把作品完成.


完成當日是很滿意的. 但當我戴著這頂新帽子的時候, 總覺得還是差了一點點. 我說不出這一點點是什麼. 但就是知道只要再進行一點點的改動, 就可以成為一頂偉大的作品. 但可惜的是我到現時為止也未想到要改動的地方.

8.22.2017

帽子發佈會 - Talking to myself

由六年前製作帽子開始, 我腦內時不時都會出現一些奇怪的形狀. 每出現一個新形狀, 我就會想方法去令腦內的圖案成為實物. 所以我一直說自己不是設計師, 而是解決問題的人. 這六年內解決了的問題也不少. 

Name : Talking to myself
Model : S31/ Weight : 100g  / Color : Grey

當然, 解決不了的我會先畫下來, 再時不時拿出來看看在我現有的技術可否解決得了. 而今天發佈的帽子起碼在我的腦內出現了五年以上. 今年終於得到解決. 一件充滿了立體, 層次, 結構, 抽象的作品. 終於都由我雙手製作出來.


第二條創作路線, 就是我會不停開發新物料. 而每當找到一種有趣的新物料, 我就會開始思考這種物料的可塑性和極限. 而這次找到的材料, 是我有史以來找到最大可塑性的. 它給的我開了很多道以往我一直開不的門. 很多以前覺得在現有技術下做不了的帽子一下子就能完成.


TALKING TO MYSELF 這名字是對自己的了解. 到底我在做什麼? 我到底想做什麼? 我能夠做到什麼? 這些問題我不停在問自己. 同時也很討厭自己, 因為答案一直在改變. 有一刻好羨慕一成不變的人, 思想和決定永遠不變, 也從不後悔. 但同時也慶幸自己有一個奇怪的腦袋, 不用在沉悶中死去. 

8.10.2017

無私分享

上星期在網上看到有外國人在分享她的自家立體作品, 還附上影片一條. 我不小心開了來看, 只見她拿著三個空的可口可樂膠樽, 這刻我已經心知不妙, 三個可口可樂膠樽難道和之後完成的自家立體作品有關嗎? 原來這真的是一切的開始...


由畢業, 做廣告和印刷十多年, 帽子也製作了六年, 大大少少的作品也算見過. 想不到我還可以看到一條令我嘩嘩聲和重複看了五次的自家手作 MAKING OF. 震撼的原因, 是一件絕對可以在任何高級家品店買到的產品, 卻是由三個可口可樂膠樽開始...


我做不到. 我不是說自己做不到這件作品, 而是我就算做到這件作品, 我也做不到把整個製作過程拍片上網. 這...這種感覺就像我發明了一粒比鑽石更閃, 加上比黃金更高貴的手飾. 但我卻在網上拍片教大家用杯麵的盒子來製作一樣. 朋友你在說笑嗎...留條後路給別人走走好嗎...搵食姐...


這種無私分享我真的很佩服. 當然也學了很多新知識, 也啟發了無數的新作品. 佩服到有點想喊. 因為這世界上實在有太多強勁的人. 他們其實也可能只是隨便分享一下. 而我已經覺得他們是神. 看完他們的製作片段, 會覺得自己平時高超的立體製帽過程是零. 就正如我自家研發單車, 但別人分享的卻是用汽水推動的自家超級跑車... 我輸了十條街...但卻推了我一大把. 謝謝

7.25.2017

暗黑能量 (二)

在我剛進大公司的時候. 有一次和高層吃飯, 高層也知道我在製作帽子. 便神氣地對我說, 當年他有個同學, 畢業之後"竟然"去了流浪. 窮遊了差不多整個世界兩年之後才回港找工作. "聽說"他現在的生活也比較"平淡". 高層這樣說, 當然就是覺得自己一畢業就進了這公司, 一打就打了二十年, 現在月入八萬是非常的"不平淡". 最後高層還為了令人覺得他很 OPEN MINDED, 還一邊苦笑一邊加了句 "不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 我當時的拳頭真的很硬.


我可以很有信心的說. 大部份人當到了某一個時期 (真的和年齡無關, 所以我用了時期) 開始就很難接受自己認知以外的事情. 而為免自己在別人面前有任何一刻無知的表現. 他們會事先把世上所有事情都規範好. 以做到世上所有事都逃不過他們法眼為目標.


例如有一次和一大班朋友吃飯, 當中一定有幾位不是很熟. 在吹水時被問恰我平時做什麼, 我就認真地說自己是做帽子的. 他用0.1秒就以"興趣"來幫我畫上句號. 而熟我的朋友卻衝出來說"他的帽子做得很好, 又拿獎又賣到去日本之類". 這位0.1秒的朋友再次以0.1秒回應 "O我! 是PERSONAL ACHIEVEMENT!". 我當時只希望這個的飯局快點結束, 就是我當晚的 ACHIEVEMENT.


在吃完飯之後, 我們一行人就一起步行去MTR. 這時又有另一個不太熟的走近我, 一班人走路當然要吹吹水, 要不然就會像去劈友. 朋友這次問我帽子的生意如何? 我當然是敷衍地答 "一般啦". 誰不知他還可以單刀直入 "一般嗎? 會不會是 CASHFOLW 出了問題?" 我當時真的呆了. 放棄回答, 我行路回家先! 不再見!

7.20.2017

帽子發佈會 - Woodland 2.0

在完成了 CROWN 之後, 我當然也會嘗試用其他物料製作這個款式. 因為WOODLAND 是我很喜歡的帽子, 水松物料的特性也是我覺得可以有更好的發揮, 所以我這次就選擇了用水松木料來製作這頂帽子.
Name : Woodland 2.0
Model : C45 / Weight : 100g  / Color : Brown

但其實也不難想像, 由之前 SEE THROUGH 物料轉成不再 SEE THROUGH 物料, 在同一 DESIGN上就會有很大的分別. 原本很有層次的 LAYER 和立體感就會因為失去了 SEE THROUGH 效果而變得苯重.


所以在 DESIGN 上也需要進行修改. 令帽子變得輕和簡單一點. 這次我最喜歡的是左右兩個入風位. 如果是前些年, 這些入風位也只是裝飾的作用, 對整頂帽子的散熱效果是完全沒有幫助. 但現在的款式已經經過深思熟慮才面世. 確保每一個剪裁都有其特定作用.


我還在考慮這一季印不印東西在這帽子上. 不印東西好像沒有主題, 但我又想刻意令別人留意帽子的細節. 正如 JUNYA 複雜的剪裁, YIQING TIN 的 LAYER 也不需要印上任何東西也足以擊敗全世界. 所以不理了. 先發佈, 後看反應才決定吧.

7.07.2017

暗黑能量 (一)

每個人都有令自己有不斷向前的方法. 有些是為了令家人有更好的生活而努力. 有些是為了自身的權力慾, 控制慾, 或達成自己兒時的目標/理想之類. 當然我在訪問時也會用"令世界變得更美好" 而作為自己的其中一種推動力.


以上都是一些比較正面(或正氣)的推動力. 但其實我覺得黑暗面和負能量的動力才是最有效, 持續和可怕的. 以游水來舉個簡單的例子. 你覺得為了令家人, 隊友, 教練開心而爭取冠軍會游得較快. 還是被教練踢走而單單為了報仇而游得較快呢? 我覺得一定是後者, 當然大眾會覺得前者比較快樂. 但歷史只會記著拿冠軍而不是快樂的人. (其實又無人關心歷史囉~~)


我由細到大都是習慣打逆境波. 直到這幾年開始做到點成績, 終於比較少被人睇死. (因為要睇死我首先要做的事情也不少) 所以近兩年在製作帽子上都可以算是快快樂樂地度過. 但休息不過一陣. 身邊又開始有人不知是有心定無意對我和我的帽子評頭論足. ("E, 最近無料到喎!", "你應該都係打份工算啦呵?", "喂, 你D興趣最近玩成點?")


想也不用想, 大家都應該會叫我不用理會這些不善生產的廢話. 但我就是想說, 這些冷言冷語就是我的暗黑能量. 我由少開始就是靠這些負能量來維持生命. 每次當我發佈新成果的時候, 除了因為得到朋友和伙伴之支持而感到開心之外, 其實還會因為感受到一些躲在暗處看著我的成就而暗暗感到不爽的人而快樂. 因為你們所定立的成功標準管不了我, 你們覺得"人生一定係咁"只是因為你們甘願活在地獄. 而希望不跟你們路線的人總有一日會失敗和投降, 令你們可以高傲地在下一代前拿我作為反面教材. 不好意思! 我的存在就是要打敗你!

6.30.2017

帽子發佈會 - Crown

構思和完成的作品往往是完全不同的事. 就像這頂帽子. 我在構思的時候是想以三角形來組成帽子. 紙樣的效果也出奇地滿意, 但在用實際物料製作完成之後, 感覺卻有點令人失望.
Name : Crown
Model : C44 / Weight : 100g  / Color : Black

我把帽子放在工作室最當眼的位置一個星期. 正想宣佈失敗和掉進垃圾桶之前, 再次把地上的垃圾放在帽子上翻來覆去. 意想不到的效果就出來了. 所以就再拿新的物料出來製作, 就成為了現在大家看到的效果.
這就是我不清理工作室垃圾的原因! (哈哈~~). 我總會在無意之間化腐朽為神奇. 而且, 根本不用擔心浪費了時間在一頂發佈不了的帽子身上. 因為新作品總是從失敗當中演變出來的. 每當我想不出事情, 就會開始製作帽子. 而在製作中總會有所得著.
原本, 我是在製作 CASUAL 系列的帽子. 但由於重量和製作時間. 這已經是一帽 FANCY 系列的帽子了. 這就是我這一年不是為了去 PARIS 而製作 CASUAL 系列. 而只是為了製作最好的帽子作為出發點.

6.23.2017

舊戰衣

大家有執衣櫃的習慣嗎? 其實我是有的. 我相信大家也會因為衣櫃的空間有限而間唔中也需要整理一下. 而執出來的衣服當中. 一定有些是想也不用想就可以直接捐去衣物回收或拿來做地布.

Paris - Pharmacie

但最痛苦就是有一部份是只著了幾次. 但可能因為 SIZE 有少少大/細, 顏色太鮮艷, 太重, 太難CARRY 而放在衣櫃好一段長時間了. 而更重要的是這些都可能是早前在各大SELECTED SHOP 減價時辛辛苦苦"搶"回來的名牌戰利品.

Paris - Labyrinthe du Jardin des Plantes

這些件件原價動員幾千至萬以上的衣服雖然真係十年都唔著一次. 但隨隨便便"捐"出去真的對不起自己. 所以在每次的衣櫃大清洗的時候也可以幸存下來. 有時會期待如果有朋友突然開一個 WALTER VAN BEIRENDONCK 的 PARTY, 我這件鮮粉色的外套就可以大派用場了! (雖然我知道沒有這個可能)

Paris - Roches et de pivoines Garden

以前我可能還會因為需要拍攝造型照而用上鮮艷的衣服, 但現在我拍攝造型照都習慣裸體上陣了. 所以我上星期就恨下決心. 將這些年來都沒穿但又充滿價值的戰衣拍照, 再放上二手網站進行拍賣. 希望有心人可以將我的陳年戰衣再次發光發亮. 完

6.14.2017

帽子發佈會 - 48g (Black)

有黑就有白, 48G 出了一頂米色, 自然也會出現一頂黑色. 而今年這兩款帽子, 不單比上年的設計輕了20G, 而更重要的是頂部的防水透氣布料.
Name : 48g (Black)
Model : C43 / Weight : 48g  / Color : Black

原本我對這種布料是完全沒有任何期待的. 但有一次我在試戴的過程中下起了大雨. 回到家的時候基本上整個人都濕透了, 神奇的事卻出現.


當我把頭上的帽子除下的時候. 我見到帽子上是一粒粒的水珠. 而當我用毛巾輕輕抹去帽上的水珠之後, 帽子已經是全乾的了. 而出乎意料之外的是我的頭髮也是全乾的.
越是平平無奇的帽子越是難做. 可能你開始覺得這款帽子和市面買到的帽子差不多. 但如果你在夏天有戴開帽子的習慣, 再試試 NICI HARMONIC 的產品. 你會發現在你心中的帽子世界已經不再一樣了.

6.07.2017

尋找我的伙伴

自從上次決定回歸大自然之後, 我也開始了我的造型照拍攝活動. 很久很久沒有認真地去為拍攝造型照而去構思造型, 想不到出來我效果比我預期的要好很多. 這次新開始的統一習慣是根據了M小姐的不見眼和以肢體方式去表達造型為主. 希望這系列會有新的突破吧.


最近我暗地裡開始了兩個 PROJECT. 其實兩個 PROJECT 也不是破天方的大計劃, 只是我分別找了兩位我非常信任的朋友幫手. 而兩位朋友也只用了秒速的時間已經答應了我的請求並立即開展工作. 認真態度比我想像的還要強勁. 盡管未有任何東西可以發佈, 但我已經想在這裡先謝謝這兩位朋友的專業.


我一直很少求朋友的幫忙. 一來怕朋友忙, 二來怕朋友覺得我的 PROJECT 太悶太細雞太沒趣但又用上人家的專業. 三來我現階層的 PROJECT 真的沒什麼錢, 好像在浪費朋友的時間. 因為我身邊盡是一些努力工作的專業人事. 所以每個朋友基本上都不可能會有空出來的時間. 幫我就等同他/她放棄了做其他要事的時間.


一句講哂. 就是怕. 就是怕打搞了別人. 但不知是什麼水星火星的運行影響. 我最近這方面的大門打開了. 有種 "其實很有趣的!不如一起玩吧!". 我沒有看ONE PIECE 的習慣. 但我最近真的有叫朋友上船一起出海的感覺. 來吧! 外面的風景很美! 我獨自走了好幾年. 是時候一起出去玩玩了! 一起出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