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i Harmonic

5.17.2017

請享受得來不易的自由和自主空間

"品牌當時不賺錢,所以 Martin Margiela 與 Jenny Meirens 沒有為品牌賣廣告,也沒有與一眾編輯聯誼。沒有預算聘請專業模特兒;便找來朋友、路人,套上頭套,叫觀眾把焦點放在服飾上;又成為了一個「因為貧窮,所以有創意」的故事…又曾在免費報紙上賣了一小格的時裝騷廣告,在報紙出版那日取了大量印本,繼而用紅筆圈了該一小格的廣告細節,發給一眾嘉賓。" - MING"S


 這是我今天在 MING"S 看到一段有關 MMM 當年未成名之前的玩法. 我不自覺的笑了出來. 因為 NICI HARMONIC "以前" 也是以 FREE MEDIA 去宣傳自己品牌和作品而自豪. 例如在本地 ELLE, BEAUTY EXCHANGE, ZTYLE.COM 等不同的免費網站寫 BLOG. 又例如在外國 TUMBLE, IG, LOOKBOOK 之類的免費網站恆時發佈作品和造型照. 參加所有免費比賽. 不求人, 自己戴著自己的作品影造型照之類的所有行動而自豪.


但最特別的是這一切動作都已經是我"以前"的做法. 原因其實有兩大個. 一是我覺得不夠型, 因為自以為 NICI HARMONIC 已經成立多年. 如果還需要用免費的 MEDIA 來推銷自己, 感覺像有點 CHEAP, 有點不夠專業. 客人幾千元買一頂帽子, 不想給他們還是"很地"的感覺而失去信任. 第二個原因當然是比以前懶了. 時間少了. 有時候應該放在設計或有收入的製作上, 而不是在 FREE MEDIA 中打轉.


但這篇文章卻提醒了我一件很重要的事. 以上說的不夠型,有點 CHEAP, 不夠專業, 令客戶失去信心, 懶了, 時間少了. 其實背後卻是最自由, 最自主, 最充滿創意的一個品牌空間. 而這正正是我當年創立 NICI HARMONIC 的原因. 只不過這幾年剛巧發展得不錯 (但其實也不是什麼好) 就放棄了我一直最引以為傲的創作自由而只為別人 (或客戶) 感覺良好一點. 醒了吧. 將來沒有人會記著你如何為客戶著想. 留下來的, 只會是創意.

5.04.2017

21 安士演唱會給我的回憶

昨晚去了看由五支本地樂隊加許志安的 21 安士演唱會. 如果大家有印象, 其實我以前也是夾BAND 的. 夢想也是可以參與這種類型的演唱會. 所以看得份外投入. 造帽子也快樂, 但還是比不上在舞台上演出的十分一滿足. 我昨晚也再對自己說多了一次. 如果我有台上任何一位主音的聲線, 就算要我訓街我也一定不會放棄音樂. 可惜我無, 所以唯有離開這個圈子.

2012 作品造型照

看著台上的演出單位, 就會想像如果自己也是其中一份子就好了. 如果我的舊 BANDMATES 在台上就好了. 在場應該不少像我一樣的過氣 BAND 友, 一邊為台上終於得到別人認同的 BAND仔而高興, 一邊為自己的夾 BAND 往事而感到唏噓吧. 我常常覺得, 夾過 BAND 的人, 之後做什麼行業都一定比別人更有恆心更有耐性. 因為係人都知道夾 BAND 只有付出, 無收入, 無回報, 日日還要不停練習.

2013 作品造型照

所以造了六年帽子還是一事無成的我依然沒有放棄的念頭. 因為我夾 BAND 比現時更努力, 比現在付出更多. 當時還要應付幾個麻煩的 BANDMATES. 處理 BANDMATES 和女朋友分手後不開心不夾BAND 的鎖雜事宜. 但我還是堅持了八年以上. 每星期最期待也是出來夾 BAND 的這兩天. 說好了夾什麼歌, 寫什麼歌. 到最後成功演奏的喜悅. 都是我到現時為止沒有任何東西可以相題並論的.

2013 作品造型照

台上一邊演奏, 台下的我一邊想著自己的夾BAND史. 真的想到差點哭出來. 唯有想想帽子轉移一下自己的視線. 誰不知又給我非常好彩地想到兩頂很有趣的帽子. 完全和音樂/夾BAND 無關. 我也不明白這 CONCEPT 彈出來的原因. 可能是上天可憐我吧. 命中注定你不是夾BAND的材料, 你就好好地努力製作帽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