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i Harmonic

6.14.2019

穿 JUNYA 的男人

話說我每日食 LUNCH 都需要行一段十分鐘的路程, 一星期五日風雨不改. 而每個星期至少有一至兩日會在路上遇上一位穿 JUNYA 的中年男人. 這樣的關係已經維持了兩至三年. 這男人的衣著主打必然是JUNYA, 有時 TOTAL LOOK, 間中會夾雜著一些 VINTAGE. 每季也見他買入不少 JUNYA 新貨, 絕不手軟. 而且穿得也很好看. 也從未見他失過手 (雖然穿 JUNYA 既 TOTAL真係想失手都難).


昨天又再遇見他, 依舊完美. 令我想起兩年前自己寫過, 是時候集中某幾個喜歡的品牌來整合衣櫃. 風格就是來自不斷的重複. 所以他應該是我的朋友或前輩. 我心裡本應該充滿著欣賞和認同, 但口中卻不少心吐出了兩個字-好悶. 其實我好怕聽見自己說這兩個字. 因為這個悶字充滿著膚淺和無知. 劉德華在賭俠1999 也說過"你想悶悶地嬴, 定還是好精彩地輸?" 正如你都不會說一個有車有樓有老婆, 兩個細佬加隻貓的人打份安安定定的工是"好悶". 你可能會說, 就算悶, 但他也是嬴了.


因為人生太短. 只有年青人, 或未成熟了的人才有資格或需要去不斷找尋自己的目標和風格. 不是說不可以, 但如果到了40歲, 有人說他想學整甜品, 同時想學木工和設計, 目的是為了創業. 這就比較難成功. 又不是說一定不會成功. KFC 也是到了80歲才創業. 但他起碼沒有一邊做雞, 一邊研究相對論和整理自己的後花園. 但我突然又會諗, 著衫多變化/怕悶其實又不是罪, 唔通 YY 晚晚專注填詞又要話你知?


結論是, 我不想成為這個中年阿伯. 因為我已經有足夠需要專注的地方. 我不需要永恆安全的衣著風格. 我寧願犯錯, 寧願發生平民界的時裝車禍, 也不希望自己每日著上一套又一套完美的 JUNYA WATANABE. 又或者我的生活已經有足夠的"悶", 所以我需要得到其他的膚淺和非專業來平衡自己. 反正完美從來沒有接近過我. 開心就好. 而現在需要做的就是搵多點錢, 租個大點的房子, 再次開放我家的衣櫃. 穿我覺得不合身, 但帶給我靈感和好玩的衣服.

6.11.2019

帽子發佈會 - 52g

我覺得好奇怪. 奇怪一些和我政治立場不同的人. 今天就先不說我的政治立場是那一邊 (雖然要估都完全沒有難道) 但我想用另外一個方法去探索這個話題. 原因是我上一篇文章最後一段提到維園阿伯.
Name : 52g
Model : C51/ Weight : 52g  / Color : Black

維園阿伯, 一群無禮貌, 似老賣老, 拜權貴, 拜金, 智商大約只有室溫高, 自私, 眼光狹窄得可憐的一群阿伯. 每日就圍住幾十人活在自己的世界. 你可有想想, 如果你的想法, 價值觀或政治立場和他們相同, 這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 你真的不覺得有需要思考一下嗎? 真的覺得沒問題嗎? 定還是你認同自己有以上特徵?


換一個世界去看, 如果我喜歡聽一個外國歌手的歌, 我沒有時間追看他的周邊新聞, 單純聽歌 ONLY. 有日他來香港開演唱會. 我當然入場支持. 誰知道入場之後發現身邊所有觀眾都像是長期吸毒者. 滿身發臭, 粗口橫飛. 我像不經意進入了他們的世界.

維園 + 我係阿伯

我看完演唱會之後應該也會認真去 SEARCH 下一這位歌手的背景吧? 應該也會預計到有些地方不對徑吧? 管他的音樂多好聽, 雖然我未知 SEARCH 出來的結果, 但我也不想變成他的歌迷呀! 回到現實世界, 我真的不明白為何和我一起長大的朋友, 他們可以接受自己和維園阿伯一樣的思維, 還理直氣壯地罵我們這些"搞事"的同輩.

他們的共通語言是 "我唔理你什麼什麼什麼什麼原因, 總之 XX 就係唔啱." <- 萬能KEY

5.25.2019

佈滿蛙的世界

有些人常會覺得美麗是一件很主觀的事. 他/她覺得係靚就係靚, 佢覺得唔靚就一定係唔靚. 無得解同時唔需要俾解釋. 這樣思考的人很難和我成為朋友. 因為我喜歡去分析所有事情. 當中包括愛情和任何難以解釋的事.


所以我需要很多思考空間. 要是我解釋不了一件事有多唔靚, 我絕對不會就此界定這是一件醜的事. 而我會說 "我暫時不懂得欣賞". 但同時我也很嫉妒他們這種單向和自我的思考模式. 因為這使得他們的行為變得直接和統一.


在他們這無知的世界中充滿自信地以為自己已掌握一切. 當遇上任何未知的事情時, 先套用自己窄得可憐的價值觀, 要不就簡單地否定眼前的新事物. (他們共通點是認為押韻的句子充滿智慧, 常聽到"叻人出口, 苯人出手", "一樣米養xxx")來加強自己無知.


而我卻傻得每分每刻在挑戰自己的想法. 自問自答嘗試去找了一個解釋和平衡點. 這種思考上的圓滑可能反而令決定變得失去特色. 或大家最常聽到的選擇困難症. 所以我說的羨慕是出自真心. 不信你去維園阿伯"女人是什麼?" 他們大多用零點一秒就能回答你"女人是雞!" 這充滿自信和直接的反應是來自那裡.

5.21.2019

帽子發佈會 - Pass

製作帽子已經有八年了. 在製作第一批帽子的時候借用了媽媽的衣車. 因為要輕和透氣所以選用了拉菲草網布. 爸爸看到我戴起由自己製作的第一頂帽子首樣. 以他豐富的知識認定這頂帽子是麻布, 覺得很不吉利, 不孝和不知所謂, 或等他過身之後再戴. 不要在他面前出現.
Name : Pass
Model : S45/ Weight : 50g  / Color : Black

我當然沒有生氣. 因為廿多年來都是這樣度過的. 唯一分別是這次我沒有放棄帽子製作. 而是立即租了板間房成立了第一個 NICI HARMONIC 的工作室. 也開始了我不眠不休的帽子製作生活. 所以說, 我大部分的動力都源自於仇怨.


帽子製作不夠一年, 我開始參加一些比賽. 其中一個和時裝有關的比賽, 我的作品入了決賽需要親身演出各類型的 MIX & MATCH. 所以我想到了用我的帽子來點綴一下. 不景我也是為了帽子的曝光才參加比賽呢. 想不到戴上帽子接受訪問時, 卻被主辦的單位說 "你搞什麼呀?正常一點不好嗎?"


原來一個要求你用創意的時裝比賽, 當你的創意不在他們能理解的範圍之內. 這些創意就不再是創意. 而是搞亂. 所以我一直只想快點有成績. 而只要我有成績, 我不是要得到你們的認同, 因為你們的眼光太窄, 智商太少我諒解, 而我只是想你們收聲. 我在寧靜中可以找到慰藉. 謝謝.

5.15.2019

Long Time No See

這個星期外出的次數密得驚人. 不同類型的朋友也有見面. 有新相識也有老朋友. 昨晚被陌生人問起我和屋主是何時何地認識. 我輕鬆地回答只是十多年前的酒肉朋友. 想不到這位陌生人竟然說 "酒肉朋友識了十多年還會出來就不是普通朋友了"


 這時我和屋主互望了一眼, 確實如此. 啱嘴形不會令大家保持聯絡. 珍惜對方才是維繫感情的唯一方法. 所以就算已經是晚上十一點, 累得要死, 而且剛回到了家, 我也再次出發去會一會這位好久不見的老朋友. 因為朋友是要見的, 而不是只在 FB 互 LIKE.

上星期跑步之後有幸坐相識十多年的舊同事車回家. 在路上說起我當年突然上台自彈自唱的表演. 其實我已經完全忘記了當晚的整個過程. 想不到朋友卻說這對他來說印象非常深刻. 因為我當時像鬼上身, 完全變了另外一個人在高歌. 他補充地問了一句 "其實當時你返工壓力係唔係好大?"

剛過去的周末又和一名七年無見的朋友出來. 一問之下才知道上次見面時她只有17歲. 現在已經是一位美貌與智慧並重的成熟女子. 交談中感覺到大家在這些年來的轉變都很大. 時間過得太快. 說不定下次見面時她已經是31歲. 而我已經是4......

5.07.2019

帽子發佈會 - Black Brick Lane

為何到了今時今日才會出現這頂帽子我也覺得很好奇. 話說本來我正在做其他 CASUAL 系列時, 突然腦內出現了這頂帽子的外型, 我當時心想, 這些年來我都我應該有製作過類似的帽子吧.
Name : Black Brick Lane
Model : C50/ Weight : 80g  / Color : Black

但在好奇心的推使下, 我決定放下手頭上的工作, 在自己的帽中尋找這頂認為是已經完成過的帽子. 在看遍了由2011年到現在為止的帽子才發現原來一直也沒有出現過這個款式, 所以就在連草圖也沒有的情況下就立即開始製作這頂帽子.


用了不夠一天就把帽子完成了. 有一種說不出的解脫感. 解脫一是我終於製作出一頂可以取代 2015 年的作品. 令我可以在今個夏天有全新的造型. 解脫二是這頂不再需要由我雙手去進行大量生產. 可以找合適的工廠幫忙.

而更重要的是這個款式可以在顏色上有很大的可塑性. 雖然今天發佈的是全黑色帽子. 但我已經可以想像到將來會推出不同顏色的組合. 而我需要做的就只是有型地選擇出想要的效果. 非常感恩. 謝謝.

4.30.2019

繼續探討人生

最近看了幾套電影, 網劇. 其中有 NETFILX 的 AFTER LIFE 和 ALEXANDER MCQUEEN 電影. 兩套都令我思考了很多. 例如 AFTER LIFE 的男主角在他太太過身之後變得無人無物, 可以選擇在任何時候死去, 也同時可以隨心所欲地做任何事. 而因為"可以做任何事", 幽默的男主角就說自己如同擁有超能力.


而 ALEXANDER MCQUEEN 的電影, 一步一步地告訴大家他如何由什麼都沒有變成什麼都擁有. 再從擁有中慢慢失去身邊的一切而步去死亡. 而令人心痛的原因不是他最後選擇了自我了斷. 而是就算他在自殺前在大家面前再說一次將要自殺的原因, 大家也說不出叫他留下的理由. "沒有可以再令我開心的事情發生" 

最近晚上一個人坐車回家時又會再想, 其實自己人生是為了什麼? 帽? 開心嗎? 有意義嗎? 家人嗎? 下一代? 時代進步? 可以留下什麼? 值得嗎? 還有關係嗎? 每件事可以很正面, 也可以無任何需要. 正如 THANOS 彈指間就有一半生物消失了之後, 另一半生物真的生不如死嗎? 定還是當每個人面對共同遭遇時變得公平, 反而可以更快地 MOVE ON.


正如我不會每天哭訴自己的翅膀消失了所以不能在天空飛翔. 身邊的人會說 "沒問題呀! 大家也沒有!" 但什麼是大家也沒有? 我們原本是有的! 現在也應該要有, 一定有方法找回我們的翅膀之類的思考. 還是跟大隊去做一個"普通"人呢? 而如果要做一個普通人, 又為了什麼而活呢? (又上返第一段無限LOOP) 完.

4.24.2019

帽子發佈會 - A Black Cage

每當我做完一陣子雜亂無章或是天馬行空的創作之後, 我又會心思思想做回一些地正方圓, 整整齊齊的作品. 早年的原因是不想被界定為某一個範疇的帽子設計人. 初出道應該要嘗試各式各樣的設計而不只是局限於自己舒適的空間.
Name : A Black Cage
Model : S49/ Weight : 300g  / Color : Black

一直以來, 3D PRINTING 都是給人硬班班的感覺. 所以在構思 TA1 的時候是故意製作出不規則的線條, 令出來的效果較為人性化. 而當我完成 TA1之後, 我又心痕痕不如又製作一頂很工整很平滑的帽子. 因為電腦能夠輕易計算和打印出極完美的弧線和圖案.


幸好我在讀書年代有學過 3D STUDIO MAX. 雖然已經忘記得八八九九. 但又幸好當今網上世界實在有太多方便的免費軟件可以繪畫出立體圖案. 所以我又開始自學 3D 繪圖的技巧. 有時去 YOUTUBE 看教學片段. 有時問問朋友. 最後就繪畫出現在大家看到的型態.
唯一可惜的是現時坊間的 3D PRINTING 物料還是有一定的重量. 如果是用來製作日常配戴的 CASUAL 系列還是有點重. 所以我選擇用在 FANCY 系列上. 希望有生之年可以等到輕身又有彈性的3D 印刷物料的普及. 這樣就能夠進行大量生產.

4.16.2019

CASUAL 系列 2019 製作中

香港由上星期開始就瞬間變回又熱又潮濕的夏季. 而這種天氣又立即刺激了我製作 CASUAL 系列的思維. 所以當我剛完成了帽子-鉛筆 之後就立即開展了新工作. 而新製作最大的賣點之一就是我終於夠錢買 GORE-TEX 作為帽子的材料.


昨天有朋友上來我工作室參觀和喝酒. 他隨便拿起工作枱上的新帽子問我這頂帽子真的是由我親手車出來的嗎? 我不以為然地指著他身旁的衣車回答這是當然的了. 他嘗試摸仿在車衣工作的動作再問一次 "真的是你車的嗎? 真的不敢相信!"


之後就一起笑了起來. 一來我也明白這是難以相信 (特別是當我看到第二個男人在摸仿我車衣的動作). 二來我也很感激我擁有的這雙手. 要是我可以在夏季真的來臨之前製作出一系列全新的 CASUAL 系列帽子, 說不定我又有股傻勁去 PARIS 擺展覽.


希望在五月前可以製作出多幾款見得下人的 CASUAL 系列. 因為最近兩年也好像沒有推出較完整的 CASUAL 系列. 只有零碎的一頂半頂. 想在重要的第八年來個全新的局面. 加油加油!

4.05.2019

帽子發佈會 - 鉛筆

每個人對別人的致敬方式都有所不同. 而我選擇了用製作帽子來對 KARL LAGERFELD 進行致敬. 話說上年在 PMQ 看過 CHANEL 的展覽, 其中一件高級訂製連身裙的配件竟然用上木碎片. 當日被他創意和幽默所觸動, 也忍不住邊看邊笑了好幾次.
Name : 鉛筆
Model : S48/ Weight : 200g  / Color : B/W

想不到事隔了一年多, 這個回憶還是在腦內揮之不去, 直到我上月看到 KARL LAGERFELD 離世的報導, 我決定要造點東西來向這位時裝界巨人致敬. 所以就構想到用木碎來製作高級訂製帽子這個念頭.


好不容易找來黑芯鉛筆, 為的只是不需要上色而把木紋給遮蓋掉. 80支鉛筆買回來, 之後要做的就是如何刨出完美的木片花材料. 原本是打算買兩台小時很希望擁有的刨鉛筆機來瘋狂搞拌.


但可能太耐無用鉛筆機. 原來刨鉛筆機刨出來的不是木片花, 而是木碎. 和我想要的實在距離太遠. 剩下可以使用的工具就只有最傳統的全人力鉛筆刨. 我試過刨一支鉛筆所需要的時間是兩分鐘, 手腕轉動一百多次. 我估計, 我未刨完這80支鉛筆之前, 左右手已經可以作廢.
經過我細心思索一分鐘. 我拿出電鑽, 將鉛筆轉成鑽咀, 用固定器把鉛筆刨定在工作台上. 現在刨一支鉛筆, 只需10秒的時間, 科技改變命運! 帽子用了50小時來完成, 內部承托完全是靠木片本身, 不單只輕巧而且還登上了最易爛帽子第一位. 希望 KARL LAGERFELD 看過後也會忍不住笑.

3.29.2019

試鞋

除了日常的帽子製作之外, 其實我這一年最恆常做的事情就是跑步, 不要以為我在發佈中少了跑步照就代表熱情不再, 其實一星期還總有一兩晚在訓練. 只是懶得上載. 上星期著了新鞋在一條很久沒去的跑道上試腳. 一跑就十公里.

louis vuitton at Tai Kwun

而重點是當我經過以前較為辛苦的上斜路段時, 突然有種非常輕鬆的感覺, 還有閒情來看看風景. 當刻應該是我學跑步一年來最開心的時刻. 因為一直以來, 每次訓練也把我操得死去活來. 說真的, 在數據上是沒有明顯的分別, 沒有一次是輕鬆地回家.

louis vuitton at Tai Kwun

所以從來也覺得自己沒有進步過. 其實應該沒有太多人知道和相信我對跑步的時間和速度一點也不著緊, 只是自從跑步以來好像比以前少病少痛就當作是養身的一部份. 就正如我吃菜也不會在意它的味道或質感一樣, 對我來說就只是平價的整腸丸.

louis vuitton at Tai Kwun

直到這次, 當我不是太慢地將要完成這試鞋的十公里之前. 上一段不是太斜但也不是太平的路段而感到輕鬆, 我終於知道自己進步了. 也同時感受到自己面上的笑容.  跑跑跑~~

3.20.2019

VISA . EASON . 我的帽店

當我和身邊幾位朋友說, 我的帽子終於有機會和 EASON 合作了. 我身邊的朋友都作出相同的回應 "不是已經合作過了嗎?". 不是, 這是第一次. 也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什麼叫做大型製作. 有多大? BUILD UP 一間帽子店, 有 EASON CHAN, 有VISA 還有... nici harmonic 這樣大.


我送貨的地點是上環一間空置的吉鋪, 但當我第二日再去到拍攝現場, 已經變成了一間充滿格調的帽店, 如果不是我早一日去過同一個地方, 我會堅信這是一間已運作多時的店子. 而不是臨時搭建的佈景. 我看見我的帽子已經被放在帽架上. 那一刻我呆了. 因為這比我幻想 NICI HARMONIC 的店更美百倍.


不要問我有沒有拍下當日店內的景況或和 EASON 的合照. 現場隨時有一百幾十人, 店的大門用白布圍封, 出入要有專人帶路, 每個人也在專心工作. 入片場一刻已被告知不得自行拍照. 我這個 LITTLE 得沒有更 LITTLE 的角色當然乖乖地集中照顧自己的帽子就好了.


介紹我的時候說我是帽子設計師, 其實我更想說這店是我開的. 但我當時選擇忙於照顧自己的帽子, 為的只是想拍出來的畫面不太令人失望. 幸好我也是廣告出身的. 所以我當日在場也能理解和分辨出那幾位是 VISA 的人, AGENCY 的人, 拍攝團隊, EASON自己的團隊, 化妝和STYLIST 等等.

背景是帽子 IN BETWEEN

這間帽子店在拍攝完後一小時已被拆清, 但那個畫面將會永遠在我腦內, 期望有朝一日成為我的第一間帽店. 最後我想在這裡多謝 POINT STUDIO 的 IP SIU 和 VICTOR. 多謝您們讓我參與這次的製作, 能夠成為其中一份子是我的榮幸. 多謝 VISA, 多謝陳奕迅先生, 多謝 AGENCY, 多謝麥子. NICI HARMONIC 成立剛好 8 年, 多謝這份得來不易的禮物. LET'S CELEBRATE!!!

3.18.2019

帽子發佈會 - 黑米

有黑就有白, 很久沒有說這句話. 事原我做了卡其色之後真的非常喜歡, 但又一直找不到戴出街的機會, 所以決定造多一頂黑色出來. 希望可以盡快達成心願. 而由於我想在日常生活中配戴, 所以在製作第二頂帽子的時候我改善了很多 STEP.
Name : 黑米
Model : M30/ Weight : 120g  / Color : Black

完成品的外型雖然和第一頂卡其完全相同, 但重量只有卡其色的四分三. 昨天在等帽子乾的期間出去逛街. 遇見了一位非常建談的 SALES, 當他知道我是帽子製作人之後就開始說他對帽子的看法而我也相當認同.


他說其實我們間中也想做一些較浮誇的配搭或某種單一顏色的 OUTFIT. 但不是每個人身邊也有位 HAIR STYLIST. 也通常不會只為了一個 OUTFIT 而去 SALON 整頭. 這時帽子就發揮很大的作用來完成這個 TOTAL LOOK.

因為大部份香港人其實都是黑色頭髮吧. 就算會染會電都不可能日日不同. 聽完他的解說之後, 我忍不住說了將來如果有機會開店, 真的很希望能請到這位充滿熱誠的人. 也突然覺得自己的工作變得更有意義. 可以方便別人本身就是設計最有價值的存在.

3.11.2019

獨處

不知道由何時開始, 我享受獨處的時間. 又可能是現在工作室的環境比過往都舒適吧. 我總覺得躲在自己的角落比去到外面任何地方都更覺得自在. 就像剛過去的周六, 我由早上八點半起床就一直待在工作室直至晚上十點多.


 當然不是無時無刻都在工作, 洗洗衫, 聽聽歌, 打掃一下, 整理帽子, 上網找找 REFERENCE, 自製傢俱, 之後終於決定了新帽子的外型, 開始製作. 原來一轉眼已經是晚上十點. 對, 你沒有看錯, 就是有一樣事情是全日也沒有做的 - 沒有吃飯.


我獨處的時候都不習慣吃東西. 我當然知道這是非常不健康的. 但這樣一氣呵成地完成工作之後才出發去吃餐飽真的有莫大滿足感. 因為這樣吃飯時才可以放下所有事情, 不用記掛著還有那些工序要做. 明天又要抽多少時間來完成之類的煩瑣問題.


如果大家有些少手作經歷, 也應該知道"開了壇"但做到一半要收壇, 明天又再開一陣是件非常痛苦的事. 其實大家也不用太擔心, 我一個月也只不過有一日會這樣地投入工作, 就好像當上好朋友結婚的兄弟姐妹一樣, 全日也在興奮狀態, 不是不去吃飯, 只是太專注工作.

2.28.2019

完美不完美

最近在不同地方搜羅各類帽子回工作堂. 嘗試在不同款式的帽子上學習新知識或尋找創作靈感. 在長時間觀察不同帽子之後, 我發現一樣有趣的事情. 就是沒有一款帽子是完美的. 每一款帽子都有某些缺憾. 


而這些缺憾是可以在第二款帽子上找到解決方案. 但又會同一時間產生出其他問題, 如此類推. 所以我又會思考, 其實世上根本沒有一頂完美的帽子. 也不需要完美. 因為不完美也可以是款式的一種. 視乎你如何看待眼前的這個不完美.


我也會想, 所有事情是不是也是如此. 只是我對帽子的細微比其他事情都要深, 說不定平時我以為一些完美的東西其實還有很多缺憾. 只是我沒有這個深度去了解個中原因. 所以如果你最近上到我的工作室. 你會發現很多不是我的作品. 因為我正在努力學習中.


昨晚我又回到工作室, 今次出問題的不是帽子, 而是新買的桌子. 因為想桌子變得更完美, 所以我對著桌子在發呆, 試著想出解決方案. 其實解決的方法真的有很多, 只是我想要一個最簡單, 外觀最好, 最平, 最快的方案. 半小時之後突然想到了. 不是完美的, 但開心. 

2.20.2019

帽子發佈會 - Smasual

應該是 FANCY SERIES 吧? 雖然不是很複雜很誇張, 但不是輕便的我都一概當作是 FANCY 系列好了. 大概在8年前, FANCY 系列當成是 MAKE NOISE, 試物料, 藝術方面的作品. 去到4,5 年前. FANCY 系列通常是為了拍廣告, FASHION SHOW 而製作.

Name : Smasual
Model : M29/ Weight : 130g  / Color : Black

而最近一年, FANCY 系列開始轉為可以在某些重要場合配戴的高級訂製作品. 每次轉變也在無聲無色中進行. 直到過了一段好長時間回望才看到原來是帶著某種流動. 所以有時真的不需要去想太多. 因為好多事情都是過去了才組合結論.


說到這裡, 是不是又是時候開多一個系列. 對上一次應該是2017年開了一個女裝系列. 不是不是! 不是開一個新系列, 而是開一個 CAT 去把帽子分類. 最簡單就例如...."觀賞系"(即是這是一頂帽, 但不建議戴上), 或是"藝術系"(即係賣唔出, 亦無打算再生產)

還是說回這頂帽子吧. 別以為我又隨便把透明膠帶掉到帽上就完成了. 其實我真的試了十多次, 每次也拍好照片, 之後想想又折開, 又再用第二種排法, 之後又放在WORKSHOP中間看看. 又唔滿意又再折. 之後又覺得透明膠太多太粗太密太薄來來回回數十次之後, 終於決定了現在這個"仿似"隨意的外型. 所以說 "隨便" 其實一點也不隨便, 其實好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