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i Harmonic

10.30.2018

上海考察團

剛參加了上海考察團, 對上一次去上海已經是大概八年前的事. 雖然這次行程緊密得可怕, 外灘也只是剎那間經過, 但也可以感覺到上海在這八年間有多大轉變. 八年前上過當時最高的大樓看盡上海的夜景, 今天路經時都差點被新建的高樓遮擋而看不見昨日的大樓了.

在中國用大型機器切青瓜是常識吧

每個人都應該看過不少展覽了吧. 我對上一次看同類展覽是十多年前的事, 同樣是在上海同一地點. 要不是同事們的提醒, 我已經完全忘記了十多年前這些無關重要的記憶. 每個人看展覽都有自己的步驟吧? 而我每次都很清晰 - 請給我看最新的, 或我所未知的事情.

在中國, 參觀的時間停電是常識吧

非常失望地沒有太多新的東西令我留步. 反而這次我留意到很多別的事情, 謝謝團友都細心的一一解答, 令這次行程雖然沒有硬件的知識增長, 但竟然可以在短短幾天內了解這行業的十多年大轉變, 也算是上了一堂行業進化精讀班. 這些資料比硬件或新技術更難能可貴, 謝謝各位的無私分享.

唔是講笑, 台機器真係有成公里咁長

在回香港前一天, 我們一團人坐了四個多小時車由上海到鎮江進行考察.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世界級的大型機器, 長度應該有兩艘鐵達尼號吧. 我們由機器頭行到尾起碼也走了十五分鐘. 他們一間廠就有三台這樣的機器, 我忍不住說了句...就算在太空也應該可以看到這三台機器了吧? 全場沒人俾反應...老尷...

10.23.2018

帽子發佈會 - 小燈泡

出發上海之前才發現這個月還有兩編文章未發佈, 坐下來想想寫什麼好, 才發現有很多題目也想寫寫 (都是和帽子無關的). 例如上星期做了好朋友的結婚兄弟, 由早上7點一直玩到晚上12點. 很完整的一天, 很圓滿的一對新人. 很多感受想說出來.
Name : 小燈泡
Model : S42/ Weight : 60g  / Color : Red

又例如我看了延禧攻略. 我又是一是不看, 但一開始就停不下來, 70集很快就看完, 相當不錯的鬧劇. 看完之後的一星期會有回家不知道可以做什麼的失落感. 又又例如我想說最近在圖書館和書店看了幾本林燕尼的書, 原因是我在某個星期日的早上聽了"讀賣Sunday".

王貽興介紹的"寂寂燕子樓"實在太吸引. 令我在過去一個月中, 一有空就上圖書館或書店註足觀看. 可能你會問, "你係唔係窮到咁連本書都買唔起回家慢慢睇?". 但我家中其實有一本李天命的思考藝術, 當時我在書店看了三分一決定買下來看. 點知買回家幾年,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其實有一本想買但未買的書是一件幸福的事. 這段時間如果朋友遲到, 我可以到圖書館看半小時書, 朋友到了我還覺得時間不夠想看多頁. 因為哥哥的關係, 我很少已經看很多林震強的書. 想不到大了就看他家姐的書. 林燕尼小姐的文字, 有種在你耳邊說故事的感覺. 不快不慢, 不間不斷, 令人靜心沈澱.

10.12.2018

動力來源

間唔中和朋友聊得興起, 就會想出一些較新潮的玩意. 我通常不是吹吹水就算. 緊隨其後就開始進行網上調查工作. 看看有沒有獨具惠眼的朋友已經把我的構思實踐中. 有時會見到一些比我想法更高明的朋友, 我就會為他們鼓掌, 希望他們在這個範疇上將來會有更大發展. 而我當然收得皮.


當然也會見到些比我想法差的, 這時我就會想是不是可以在這方面發展. 因為連這樣的公司也可以運作的情況下, 應該只要比他們做得好就有生存空間. 就正如我當日其實只是買不到想要的帽子, 所以就上網找, 才知道這個世界根本沒有我想要的帽子, 所以才決定自己去做.


話說上星期又有些好玩的主意想了出來就和朋友分享一下. 一路說著, 整個畫面和可能性都開始變得越來越清晰了. 事實上當時就可以決定開始行動. 想不到朋友卻在這時問了一句:"為什麼不把你剛剛想出來的點子應用在你帽子的事業上?". 我當刻都呆了一下, 其實我真的沒有這樣想過...


可能是帽子這事業已經運作了七八年. 好像很多方法已經試過但都不見得成功. 潛意識就開始想做其他事情去逃避這個不知如何 GROW UP 下去的狀況 (強調不是運作下去, 運作下去一點難道都沒有, GROW UP 才是要思考的問題.) 所以我很多謝朋友問了這個問題, 令我又尋回一些在帽子世界向前推進的動力.

10.08.2018

帽子發佈會 - 小立人

小金人製作完藝術系列, 大力人的男裝帽子, 來到第三撃也是最後一擊當然是女裝系列. 頭箍依然是我最喜歡的女性頭上飾物. 雖然只是一個小立人, 但只要是戴在頭上無論去到什麼都會立即成為全場焦點.

Name : 小立人
Model : S41/ Weight : 30g  / Color : Black

一踏入十月就過了一個不見天日的星期. 我的生理時鐘又被瞬間打亂了. 每日睡不多過四小時就自己彈了起床, 在濛濛濃濃的情況下唯有繼續工作. 製作我每一年最重要的 CASUAL 系列. 在製作過程中, 每天也覺得 CASUAL 系列真的一點都不討好.


原因是藝術系列放了幾多時間就有一頂幾多時間的作品. 但 CASUAL 系列可以是放了二十小時之後而覺得行錯了路需要推倒從來. 而這二十小時就好像水蒸汽般蒸發了. 而就算我這季的 CASUAL 系列是多精彩, 但我也可以確認在世人眼中這季的作品和以往的其實沒分別.


當然有分別啦! 比之前輕了, 更透氣了, 外型比之前前衛. 而當我在工作室完成了這季的初型時, 我真的忍不住起身為自己鼓掌了十五秒. 最開心的原因當然是我已經期待著有新帽子戴出街了! YEAH~~